@劉劍玲
劉劍玲
劉劍玲
CNVC非暴力溝通培訓師候選人

無挫敗學習包剪揼

廳中一角,我和一位四歲小孩阿B玩包剪揼(兒童猜拳遊戲「布、剪刀、石頭」)。小孩常常「出揼」,我很容易勝出。大人看到,有一位笑說:「阿B你成日出揼,係人都估到啦」,然後微笑,其他大人也笑,我更是哈哈大笑。接著,我看到身旁的阿B垂頭喪氣,說:「我不玩了」。

在辦公室做一隻恐龍

同樣是保持沉默,是如一隻小兔般戰戰兢兢,還是像恐龍般散發著強大的內心力量?甚至強大到,可以在照顧了自己之後,再猜想同事可能的需要?或者同事想再次確認,彼此之間文件交接的程序?或者同事想有威望,得到其他同事的尊重和肯定?

一旦內心想批評或指責別人,關係會受損,細細碎碎的磨擦累積起來,久而久之衝突漸加劇烈。如此溝通須由平日的小磨擦開始做起,而小磨擦起源在哪裏?在我們的內心。我在做家務,看到伴侶玩手遊,內心一句:「他就是這麼懶惰了。」假如心裏已有定見,便無法有足夠的內心空間,去理解對方行為背後的原因;之後不論是衝口而出的責備,或是內心堆積不滿直至爆發,磨擦便生。

分開感受和想法,讓我們進一步觸碰自己的內心。當我們重新感受到,那一刻流過身上的羞恥感時,反而會感到釋放。因為,我們對自己誠實。人前,或即時反擊,或輕描淡寫帶過,是為了保護自己;夜深人靜、獨處之時,我們渴望對自己誠實。

被自閉小孩

某天下午,我隨著同學到特殊學校,接文仔放學。記憶已經模糊,只記得文仔媽媽很喜歡在我面前講文仔的情況,她記得很仔細,又很詳盡的解釋。一看到我的學生,文仔媽媽就告訴我,文仔喜歡哥哥多於姐姐,所以一定是牽男學生的手;經過紅綠燈,她說文仔特別敏感聲音,有好一段時間文仔一聽到紅綠燈「的的搭搭」的提示聲,就得雙手掩著耳朵過馬路,還會大叫大嚷。文仔媽媽還講到,文仔試過與同學爭吵,憤怒時把同學的書包扔向窗外。

碼頭工人和我的爸爸

跟碼頭工人陳伯聊天,他跟我說兒子考上了警察又不做,這次考到海關又不做,真拿他沒有辦法:「由得佢囉,佢大個仔識諗架啦」我爸爸也是這樣的。選哪間中學,高中選文、理還是商科,大學修甚麼系,畢業後找甚麼工作,全都是我自己決定,爸爸從不過問。做行政那年我最痛苦,幾乎是今天返工明天便知道同事間如何評價我的衣著,爸爸同樣受不了這些「辦公室政治」:他在大公司任保安,閉路電視拍攝到他倚著欄杆,爸爸被「三柴」上司罵有損公司形象而獲發警告信一封,兩父女在飯桌上互吐苦水。後來爸爸受不了辭職,我又受不了辭職,媽媽半笑半罵:「車,個個都咁有性格,唔使搵食的」。碼頭工人、苦力、保安、行政人員,就是這麼遇上了,因為我們都是打工仔女。

今天有不少基督徒,因為以色列是聖經所指的「上帝選民」,就無條件支持現代以色列國的成立、軍事擴張,甚至認同對巴勒斯坦人的暴行和侵略。其實只要將故事的「以色列」遮蓋,人人的良心都知應該幫忙那一邊。耶穌的教導,讓我們認清誰才是我們的鄰舍:那些會憐憫人的、貧窮的、受欺壓的;同樣我們不能忘記,耶穌正正是死在殖民帝國,死在人們的殘暴不仁之下。於是今天的基督徒,同樣要想清楚,誰才是你的鄰舍,是軍事擴張打壓平民的以色列政權,是受欺壓的巴勒斯坦平民,是願意伸出援手和憐憫的任何種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