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緣
隨緣
八十後公關公司小卒一名,渴望有一天,只是有人按讚,我就會飽。

好明顯,是直接用平日的法律樣版文件去交差,叫所有家長或監護人簽完之後,就當冇件事,冇法律責任。

泛民的從政者,態度都比建制派差,隨緣還在做政治公關的時候,略有所聞。因為他們從小都知道,幾乎所有傳媒都會幫他們,所以他們做錯很多事,做很多蠢事,都不會有人知道。直至CY上場之後,傳媒生態有所改變,他們才發現原來自己做錯事,都不會有人再不問情由的去幫他們,就令他們的態度變得更差。本以為,傘兵、素人等人態度會比傳統泛民好一點。畢竟他們都是看不起泛民,才走出來的。但只要你多看一點,你不難發現,不少所謂傘兵,不過跟泛民一模一樣。

信中介,就會輸

黃絲KOL 很喜歡「潔淨化」抗爭人士,什麼「學生」、「細路」之類的。我會不會說「我是前線抗爭的學生」?前線就是前線,有人說,前線被捕者有上市公司的董事,也有飛機師,為什麼一定要叫自己「學生」?好明顯,這些故事的杜撰成份很高。呃like,有操作的去令前線更少人,說「是時候埋檯傾」。今天《蘋果》(對,黃絲很愛的蘋果)又說公務員想請司長對話。哦?要對話了?對什麼話?對話的前設是他們有後退的空間。五大訴求都不去處理,有什麼好傾?傾,就是想息事寧人。

石鏡泉先生,本人身為《晨光第一線》你聽眾,從小就聽你的「晨光大舊石」,請問你做了傳媒這麼多年,為什麼你覺得直播的片段,都可以是「有剪輯」?而請問,你的孩子,有沒有經過你的教誨,你有沒有「打仔」?

吉野家獅子狗越描越黑?

現在情況也很清楚了:政協老闆接受文匯及大公訪問,說自己有參加撐警遊行,解僱出post 的那個「小編」。現在聲明說,marketing 沒有炒人。而吉野家專頁的管理公司就再次出文章澄清,沒有炒人,而且還在請人。

連登有很多高手,歐美的廣告,都做得非常有特色。雖然,如果要挑剔一定有事可以挑剔,但各地的負責人,都不會像香港眾志一樣出來說「這廣告是我們做的!」,去吸光環拎支持。現在連登眾人都覺得「日本版」是做得最衰的,那他們是不是又要出來道歉,而不是刪除comment呢?

如果不是義士的輕生,星期日的200萬人都不會出來。然後,今天看到很多人說「民陣割蓆可恥」。有什麼可恥?他們的生活,就是要永續社運

忽然洗版既,係Chanel J12 的廣告。好多人睇完條廣告之後,都有好大反應。有人話要即刻扔晒啲J12。有人就話,點解會搵陳偉霆。更有人話,陳偉霆簡直係香港既奇蹟,一個平凡都不能,才缺藝窮的人,可以成為中國最紅的男明星,呢個唔係夢想係咩。

給親愛的Mi

婚姻是兩個人的事,他對不起的,也只有鄭秀文一個人。跟香港別的人,都沒有關係。至於馬氏或黃氏的事情,也不需要再談論什麼。你今天才知道大電視台是一個會把員工當機器的公司嗎?你今天才知道他不會顧及人的感受嗎?吃這口飯,香港人最接受「份糧包埋」,也沒什麼可以怨。

隨緣有好多朋友都做記者。佢地都盡心盡力。好多屋企都有個錢,如果唔係,點做落去?最近有個記者朋友話,佢做左二十年,原來月薪都係一萬五千幾。係香港,而家雲吞麵都40蚊碗啦。點生活呢?

對站在道德高地的香港人而言,你可以知道「鬥慘大賽」,現在應是半斤八兩了。「唔死果個,就會係最慘」、「現在被傳媒審判了你說可不可憐」?只要現在校長會或辦學團體再找幾個KOL輕輕一撥,指「校長你估好易做?」、「你有冇見過老屎忽老師?」,再加一句:「我其實都係打工!如果不是辦學團體迫我交數,我好想叫老師操tsa?」那就到時風向就可以180逆轉。

而最搞笑的,竟然有網民找到這張回歸的時候拍的照片。時點是2017年的「習容握」,之後就就,中美貿易戰開打,引發了2018年的美國301報告。

行內,不少行家都會「扮討論廣告」,從而幫人賣廣告。情況就好像特首選舉的時候,有些攝影網站,不知道為什麼忽然對政治很有興趣,去分析「曾俊華的選舉辦照片的構圖」,從而令本來對政治沒有太多興趣的香港人,都會看到曾俊華的樣子。當然,文案怎會是踩曾先生的呢?錢收了,就要做事。這就是廣告行業。說得再風光,也只是幫人塗脂抹粉。所以,隨緣從來都不明白,為什麼有行家會以「廣告人自居」。不少廣告人滿手骯髒,生仔隨時沒有屁股。這個身份都搶著要,也真奇怪。

找 Deanie 姐這位黃絲德高望重的歌手去做政府宣傳,大有曾俊華「重返龍和道」之勢,要你香港人把所有黃絲、雨傘的底氣消失剩盡的一招,這麼狠這麼毒,我隨緣愛香港,參加過雨傘,就怎麼做也想不出。想起自己吃的飯是賺這種錢而換回來,放進口都有人血饅頭的血腥味。再者,更危險的是,Deanie 姐在短片中,也真的是「擇軟而噬」。

輪椅組取消左,之後仲用輪椅選手既相黎做廣告。呢啲根本擺到明係侮辱傷殘運動員,平時有好多野講既運動員KOL,點解唔出聲既呢?搵下 #metoo 女神出黎講兩句?再唔係跳高女神丫?果啲人去晒邊?點解唔講?

呢啲加油仲難聽過粗口

有網民發起不同的運動,說如果「政府叫我們交稅,我們拍片交差」可以嗎?更有人說,為什麼政府可如此肆無忌憚的做事?非常簡單,因為他們看穿了,市民對醫護人員,是不會很同情的。他們有優厚的收入,有穩定的工作,畢竟專業人士,大多是有樓之人。在香港,有樓之人,又有幾個敢反老闆的檯?

頁 1 / 4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