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仔
左仔
左仔
左仔一名,讀緊鯨大政治系,最憎人唔識政治又亂咁講政治。

日本人不再完美嗎?

日本人一向給予我們超有禮貌、超親切可愛,但日本人「奇怪」的反應,引起了網民的熱烈討論,有網民開帖討論一下日本人的黑暗面,有回覆指日本人奴性重、大男人主義、在公司過份重視規條和層級,以及殘忍地捕殺海豚和鯨魚。

今次真係車尾燈都見唔到

打開Facebook,嘗試更新一下自己對中小學同學的資料,才發現,原來有很多同學已經考了車牌,而且女比男多;有曾經是TB的,已經變成喜歡男性,而且有個非常登對的男朋友;有已經成為了港大現屆學生會候選內閣的成員;有小學同學入了娛樂圈,為自己的理想奮鬥;亦有另外一個小學同學,成為了摩門教徒之餘,更到了澳洲傳道。

今日日本,明日香港

日本第47屆眾議院選舉早前完結,如外界所料,執政聯盟自民黨和公明黨共拿下超過總數2/3的325席,首相安倍晉三所屬的自民黨更單獨獲得290席,地位持續穩固。今次選舉結果,其實沒有太大討論價值,然而,今次選舉的投票率卻值得一看。根據讀賣新聞引述總務省公佈,這次大選的投票率52.66%,可能創下新低,比上次於2012年舉行的眾議院大選還要低6.66%,刷新二次大戰後的最低紀錄。

作為公大的學生,我強烈反對公開大學作出自我審查。首先,從新舊版本片段來看,兩者分別就只有是否有撐黃傘的場面,我不認為撐黃傘會影響校方拍攝片段的原意,新版本並沒有優化的作用,校方的回應是完全沒有理據,只屬空話。

警察是否「殺紅了眼」,在眾多證據下,我就不逐一證明了。至於警察眼紅「係因為佢地太攰」,我就不敢苟同了。在我看來,警察眼紅,不是他們太攰,而是他們真的「眼紅」示威者。

港人經常去度假及旅遊的泰國,在2010至2011年間,就有993個潛在人口販賣受害者;在泰國,性剝削的受害者佔大多數,單單在2010年,在122個受警方保護的人口販賣受害者中,就有73個是屬於性剝削;而無線電視節目《星期日檔案》於2013年1月27日播出的一集《亞洲性奴》中,就記錄了泰國性奴買賣、交易實況及芭堤雅充斥著雛妓的「紅燈區」,以及訪問了受害人、警方及嘗試幫助他們的人。

11月25日,警方開始對旺角佔領區進行清場,其中有不少證據都顯示警察使用了過份的武力,有朋友傷心地說:「我都唔明警察點解要咁對手無寸鐵的示威者,大家都係人啫。」,其實馬克思主義與心理學都曾經分析過警察行為的原因,以下將簡略介紹一下

人是求生、不是求死,但當人面對不能救治的病症,只能在醫院以藥物及機器去維持虛弱的生命,在痛苦下慢慢等待死亡,而他又自願選擇自殺,我們又有何資格去禁止他安樂死呢?

這群港人失去了熱血,換來的就是庸俗、「多幾個臭錢」的生活,持著自己所謂的人生經驗,以「食盬多過你食米」的語氣,對年輕人說三道四,其實自己就不願意接受新事物,不願承認自己思想守舊。他們不會想想,年輕人不聽意見,不是因為他們故步自封,而是因為自己的意見已經落後。

TVB直播結婚的詛咒

五次婚禮的主角們的下場都不太好,因而流傳TVB直播結婚都「冇乜好收場」。周潤發與余安安的閃婚維持了9個月便閃離了;鍾鎮濤與章小蕙於1999年,因為陳曜旻介入緣故而離婚;1997年「新馬師曾」鄧永祥去世,洪金梅與四子女捲入了鄧家爭產事件,就遺產分配問題而對簿公堂;呂良偉與鄺美雲的婚姻則於年多時間便告終,二人其後更證實從沒註冊;萬梓良與恬妞的婚姻只維持了四年,二人因性格不合而在1996年離婚。

耶穌的生平我就不多說,簡單來說就是神的兒子。話說有一次,耶穌進入耶路撒冷的聖殿,竟然「趕出殿裡作買賣的人、推倒兌換銀錢之人的桌子、和賣鴿子之人的凳子.也不許人拿著器具從殿裡經過。」(馬可福音11:15~16),實在太暴力了,作為神的兒子,居然公然擾亂社會秩序,危害公眾安全,即使是神的兒子,亦不能這樣吧,那會「讓無宗教背景人士誤以為基督徒想法激烈」呀,所以大家千萬不要學習耶穌。

在香港,很多人對左翼都有誤解,他們覺得我們必定是愛國,並且會盲目支持中共及協助中共維穩,早前工黨副主席譚駿賢就指責過左翼報刊《跨時》是「一班離地偽裝的左翼份子,以馬克思主義者為名,為中共維穩打壓為實。正一死仆街冚家鏟!」其實,真正的左翼,非但不會避免討論中國,更是會不停指出中國的問題,除了是你們只著重的民主、人權問題外,我們更會批判中共的官僚貪腐問題,以及著重於研究社會主義公有經濟的發展及勞動階級的生活環境。

為何總是怪責受害者們?

在涉及性罪行的案件,尤其是強姦案,對屬於女方的受害者的指責是較多,而且大多批評是出自女性口中。例如昨日有一宗關於「大專女生稱遭前學長強姦」的報導,就有網民指責當時人「好鬼隨便」。此現象就是心理學的「責怪受害者」現象,意思是當有罪行發生時,我們會傾向於責怪不幸的受害者。此現象出現的原因是我們為了減低自己可能成為下一個受害者的感覺。例如女性會傾向責怪被施暴的女性,指責她身穿性感衣裳或喜歡到夜店,從而控制自己不穿性感衣裳及到夜店,去避免自己成為下一個受害者。

「伏明霞老公」這個印象沒有問題,盡其量亦只是主婦們茶餘飯後的話題,前者才是對梁錦松的重大打擊。「偷步買車」是指2003年梁錦松在財政預算案中宣布加汽車首次登記稅前,在1月18日購入一輛凌志房車,卻沒有申報利益。事件曝光後,公眾嘩然,並指責他以權謀私,其後他向時任特首的董建華請辭,但被其挽留,並向公眾道歉。「偷步買車」成為梁錦松政治生涯的一大醜聞,其後他亦沒有任何「將功贖罪」的機會,因為「SARS事件」及「廿三條立法」伴隨著「偷步買車」事件出現,而梁錦松亦由於隨時可能被廉政公署起訴,為免出現在位高官被起訴的尷尬情況,而再次向董建華請辭並被接納,財政司司長一職由唐英年擔任。

前日梁振英出發往北京出席亞太經合組織會議,並獲國家主席習近平接見。公開拍攝期間,習近平未有提及支持特首及特區政府施政。有人將此解讀為中央對梁振英的信任下降,從而推論梁振英的地位正在動搖,原因是過往行政長官與國家領導人會面時,領導人都會表示充分支持特首及特區政府,例如前國家主席江澤民與董建華會面時就曾經說:「特首工作很好,我們對他的評價很高。」; 前特首曾蔭權最後一次到北京述職時,時任國家主席胡錦濤就對他說:「總之吧,中央對你和特區政府管治團隊的工作是充分肯定的。」而自梁振英上任後與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期間,習近平亦多次明確肯定特首及特區政府施政,例如「將繼續堅定的支持你們依法施政」,今次習主席卻沒有公開支持梁振英,令人質疑中央對梁振英的信任度。

有網友表示對Facebook實名制存在著不少疑問,在此,我將網友們的疑問概括成五個問題,並逐一回應,希望可以解答到你們。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