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lie Chan
Leslie Chan
Leslie Chan
三歲的時候,住在渡船街,每天經過上海街的巴士專線上學,從此,與巴士結下不解之緣... 那個時候,渡船街是避風塘,打風時會有人掛風球,新年時可從樓群之間看見煙花邊... --- 為香港運輸物流學會(CILTHK)特許會員(Chartered Member),並為該會的運輸政策小組委員,同時為保育團體「尖碼之聲」的主席,一直致力爭取完整保留尖沙咀碼頭巴士總站而努力。 近年愛上台灣,最瘋狂一年去了四次,每天都會看台灣的新聞,希望可透過文章及照片跟大家分享台灣的美麗及好味。

當青沙隧道通車後,運輸署及九巴以節省行車時間為由,就開始在沙田區內找路線改行青沙,結果在云云路線中,看上了行大埔道86B及行獅子山隧道的87A(博康-旺角柏景灣),希望將之改行青沙,以交叉(X)型走線讓乘客在青沙轉車站轉乘。背後的原因,就是想削取消由沙田到南昌街一段幾乎同87A同路的86A(沙田圍-長沙灣)及陰乾87B(新田圍-大角咀維景灣)。路線重疊,就是取消86A的借口嗎?

從旅遊角度,是次改線,不單減少了較有文化氣息的路段 (如中西區山城路段會改短),更把開蓬巴士帶入較繁忙的路段(如軒尼詩道及海底隧道),空氣質素之差可想而知 (要遊客體驗香港隧道的污煙瘴氣),又沒有特別的景點可看。還有的是,遊客如果要由中環、灣仔去銅鑼灣,竟然先要經過九龍的尖沙咀才可抵達,就是這一路段,隨時比現時多40-60分鐘!相信到時又會有一批遊客中伏!

屏東蛋糕, 原來是指位於屏東潮州鎮的心之和烘焙屋,筆者從網上的BLOG得知,這店以CHESS CAKE著名,不過據知先食尚玩家介紹過後,假日都幾多人去排隊,還會出現賣完的情況~

在不增加資源的情況下,要維持藍地一帶有合理出九龍的巴士服務,63X改行西九龍走廊而避行太子至荔枝角的長沙灣道以減少班次受影響,已比取消63X而68A加車方案好(近年分併的路線,新線的派車數大都少過原本兩線的總車數)。如不想轉車,乘客仍可選擇全程行走青山公路的元朗(經荃灣,荔枝角,長沙灣,深水埗)往返旺角/佐敦道的紅VAN。

這次,我們就用哥哥在《今夜不設防》的訪問中提及,1977年由北角的家到廣播道參加歌唱比賽的路線,用富有香港特色的交通工具- 「叮叮」電車、天星小輪及巴士,尋找一些沿途有關他的地方。

4年前,即2010年的時候,當時地球之友向傳媒宣稱「歐盟二期(巴士)殺人空氣」(明報 / 東方日報),指繁忙路段的40%空氣污染物由專利巴士排放,當中主要污染源為2600架歐盟二期巴士。當時他們更要求提早淘汰歐盟二期專利巴士,但又沒考慮提早淘汰巴士會增加巴士公司經營成本從而之有加價壓力使市民「搭巴士貴過搭港鐵」而更改出行模式,還有提早退役帶來廢車處理業及建造新車所產生的碳排放及污染。4年後,這個組織卻又自打咀巴,指私家車佔65%繁忙路面車流,香港路面過多私家車導致擠塞和污染。

如何從香港前往金門?

自從早前一篇提及往金門遊玩的文章,香港不少身邊的朋友都問我,金門怎麼去?有甚麼證件要準備?其實,這很視乎你想怎麼走。從香港到金門,有兩條主要路線可以走,這分別是 1)香港飛台灣轉內陸機到金門,而另一個較新的方法是 2)香港經廈門到金門,當中又可細分坐巴士、高鐵或飛機。

90年代,鐵路網未有現在般發達,不少家住新界西北往港島上班上學的人都會先坐巴士到九龍(如旺角)轉車過海,而地鐵荃灣線又是迫爆,結果是,運輸署當時向九巴要求開辦與鐵路平行的過海特快路線300號,由太子開往中環(後來延伸至上環),而此路線也比其他過海巴士路線收費為低及不停中間一些車站(如紅隧口)作「大站快車」形式把以吸引乘客,運輸署更為方便巴士,在交通燈號作出調校,使300號的巴士基本上都可以「順燈直去」,最快25-33分鐘抵達中環。至於紅隧口的乘客,就以繁忙時間才開行的301線作支援。

環保斗問題

運輸署的網頁也只有一份所謂的環保斗外觀及放置指引,內裡的指示,卻十分離地,例如要求所有環保斗都用黃色作主色,晚間在旁邊放置雪榚筒或閃燈。首先,不同公司因公司形象、防盜等理由,斗身掃上不同顏色是很正常及普遍的事,而環保斗本身沒有儲電裝置,要提供電力給閃燈是不可能,只可靠閃燈內的電池作供電,電量有限,而且閃燈的光線也影響到附近民居內的居民休息。

回收廢木,談何容易?

年初四,Now TV及無綫新聞分別報導有關香港木材回收業經營困難的狀況,貨櫃碼頭及機場等港口倉庫區大批木卡板等可循環再用的木材,每天被當垃圾送去堆填區棄置。昔日筆者工作上涉足過廢物處理及回收的行業,當中更包括貨櫃碼頭等地方,每天就眼見大批載滿木卡板的環保斗貨車出入貨櫃碼頭一帶,但不是前往將軍澳堆填區,而是附近的西九龍廢物轉運站當作一般廢物處理。

維園年宵攻略

嚟緊新一年喺係馬年,一眾檔口不少都同馬字扯上關係的名字(不過唔知點解, 就是沒有檔叫「馬英九」?) 。其實呢,我覺得都幾爛下,個個都有個馬字,又點鶴立雞群?

由於阿兵哥操練完後來得晚了,又餓又累,想食個宵夜,但不少熱食如麵條等都賣完,那怎麼辦?當時店內只有泡麵(即食麵),於是由泡麵再加入肉絲,青菜拌起來吃,再演化成後來的抄泡麵,而材料也加入不斷改進。

在台中的巴士上開餐

在台中坐台鐵去附近玩蠻方便,半個小時內已可到達旁邊的彰化市 –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過的女孩」拍攝地,但近一點,由台中車站坐10分鐘台鐵已可去到我今次要介紹,位於台中潭子巴士餐廳 – Island Bus。那天中午,我人還在台南,在Island Bus的Facebook專頁查詢訂當晚檯,很快就得到回覆有檯,之後我就相約住在台中的朋友一同到餐廳用餐。

對呀,只有照片~

這類白牌車的出現, 其實元兇可說是環保署及運輸署的石油氣的士政策。 或許大家都知道, 現時市面上有6輛可以上落輪椅的「鑽的」,但大家又是否知道, 為甚麼使用「鑽的」大都需要預約,並且要以包車形式支付比一般的士高昂的車資?

同樣是經營專利巴士業務,同樣面對所謂「高油價,高人工,鐵路競爭」,以港島及將軍澳為基地的新巴及城巴,自2008年後均五年無加價,城巴更賺突連續三年提供優惠回饋乘客,如果在一家正常的企業,一個最高決策人多年來都未能轉虧為盈,早就應該被拉下台了,但遍遍九巴就是與別不同 - 歐陽先生的上司,九巴董事總經理何達文先生,自2008年上任以來,九巴加了3次車費,但九巴仍未使收支平衡,按道理,早就要問責離場,但為何到今時今日此君仍高高在上?無他,因為懂得財技,幫載通賺大錢也…九巴?只是載通的提款機罷了!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