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無待堂
盧斯達@無待堂
盧斯達@無待堂

夫人睇呢一對男女,唔係咁膚淺剩係睇到扑野,夫人睇到既係一場針對體制、矛頭對准資本主義既抗爭,Makelove,noCapitalism。佢地係發出緊革命訊息,鼓勵緊我地唔好再做資本既奴隸,要齊齊上街扑野,用體液佔領街頭,癱瘓城市既資本主義秩序,將人既靈魂從工具化、異化既生活空間解放出黎﹗大家仲係度營營役役做咩?要命運自主,就要革命喇。

舒服的黃絲

如果在通識卷見到雨傘革命,代表甚麼?代表民主已經戰勝歸來?代表民主聲音已經散播到出卷的教育界建制?通識卷若有雨傘革命這一題,肯定又會引起一番辯論,究竟出題出得好不好,有沒有失實,有沒有自我審查……蘋果日報又會訪問那些學生,其中一個會說:「雖然好驚改卷既人係藍絲,但我身為一個黃絲,我係會憑良心答。」好感動,俾個like先。

到三十歲都冇人主動approach,咁妳就好應該反省下喇。唔係話個市場一定岩哂,可能真係佢地唔識欣賞妳,不過市場都一定程度反映左某啲野既。雖然妳無J既,但係打飛機都搵第二樣丫?係個市場無人問津,就算係非戰之罪,都唔係一樣值得引以為榮既事黎架嘛。

香港文藝界被人批評為文化綜援,不是因為綜援養懶人,而是養了惡人出來。有些香港文化人拿了資助,越食越肥,不是埋首文藝創作好作品,開始擺起文壇前輩的款,用公家的資助,糾結一班學養品德俱無的狐朋狗黨,為了長期壟斷「文壇」,壟斷資助,就千方百計打壓異己和後來者。

張國榮若果被一班土豪肯定,是羞耻來的。中國人說《左右手》不紅,我甘之如飴,最好說香港歌手全部是垃圾。因為中國人眼中的紅眼中的好,是G.E.M爆肺到宇宙、韓紅昇天的那種千人一面「歌唱藝術」。

黃之鋒與蔡東豪

《立場》無人問津,是因為蔡東豪臨陣逃脫、首鼠兩端,用財技包裝再上市,仍然是散播矯情。臨陣逃脫,是為死罪,沒人看得起你,自然連讀立場都覺得有失斯文;借屍還魂之後繼續播毒,文字思想空洞,是為不知廉恥。有些事不是有錢就做得到。蔡東豪的錢,買不到香港網民的尊重。

幾年前cookingmama同埋依家既手機遊戲,都唔少女人沉迷,可能多少少理解啦,但女人係唔使講邏輯既,女仔會認為,佢鍾意玩game係佢既事,「人地女仔咋嘛」係天大既理由,威力僅次於「好人卡」,但你係男人,男人係應該強,應該聰明,應該格局大,所以男人打機點都係死罪——呢個就係女人既思考模式喇。

一個人老了,就變得嘮嘮叨叨;藝人的藝術生命老了,也自然如此。像何韻詩,說話寫字很響,在同志議題和雨傘革命(他們叫「雨傘運動」)時時現身,話題多多,但不是音樂或者創作。一個藝人到這個地步,也只能如此。關心社會是個很美的詞語,一個創作力開始枯竭的創作人,只能靠嘴將話說白,不停擺出「我是特立獨行」的模樣,販賣的是形象、包裝、自戀,而不是技藝。

原來女神都要屙屎,仲有時會屙唔到屎。但係每一位女神都唔會主動同你講,佢會屙屎,仲會屙唔到屎;無一個男神會同你講,佢鍾意咩J圖、咩AV女優,因為咁係影響形象既。其實「神」同「人」既界線,只係個形像經營得好唔好。你以為社會上班政客、班企係「大台」上面既人,真係三頭六臂、學富五車咩?

人可以專情,可以多情。咁岩多情既大多數係男人,所以你以為呢個係男人先有。實際上呢,多情即係薄情,你咩都愛,咩都可以動到感情,其實即係你對咩都薄情。

泛民對那塊破玻璃以及三跑議題的不同反應,你就知道議席的利害在哪裡。泛民的一切行動,都是為了議席,為了議席所附帶的建制利益。一個立法會議員一年粗略可以得到超過三百萬。泛民主派,為甚麼不是建制派?在立法會裡的,哪個不是建制一部份?

以前果代有啲小朋友好聽父母話既,中學果時,父母會同佢講,唔好拍拖呀,呢啲野等你升到大學大把機會,依家只要專心讀書就好;到大學時父母又話,等你有事業先……咁之後咪搞到唔識溝女囉,溝女唔使練架?獅子老虎細個都要學打獵啦。你咁專注係一樣野,咪即係忽略其他發展囉。

高貴的蒼蠅

一個淫婦被浸豬籠,榮耀就歸於那些告發淫婦的道學先生。三貞九烈的女人,尚且不知能否拿到個貞節牌坊;做道德批判的人,卻個個都立即是聖人,這盤數好計得多。一個城邦或現代國家的「公民」,理應是榮辱與共、義利共同。真正的道德是義利兼取;道德的政治,決不會是犧牲人民的利益,來成就一小撮偽君子冠冕堂皇的形象。

怎樣避免過激場面?問鄭松泰,有甚麼用呢?你問任何一個香港人,都控制不到。他們好像以為熱血公民可以做到葉寶琳、卓佳佳之類的角色。民陣、政黨搞的遊行,是遊行。警民關係科的人預先就會跟遊行的領袖溝通,看怎樣把事情做得好好睇睇。光復素人卻沒有這個角色,他們是互聯網這個動員模式走出來的,是佔領旺角的遺產,一種無秩序的組織模式,一股難以收拾和對話的力量,是「無」、是「虛」。

那些活在光環掌聲裡,以為理想就是真實世界的學生政客,執一而廢百,保衛家園、擔起現實的骯髒活,他們根本想都沒想過。當然啊,一切現實的東西都有父母代勞,他們又怎會想,香港全線關防崩潰、民不聊生、天怒人怨,是天下興亡,匹夫有責的事?

夫人出入都係港島地方,中環淺水灣赤柱、一路飲AfternoonTea一路回信,唔需要去旺角、上水、元朗呢啲鬼地方,我真心唔明點解班人會咁嬲、咁火滾架,食件蛋糕,飲淡茶咪算囉。搞到兇神惡煞咁輸掉香港人素質,唉﹗嘈住哂夫人既靜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