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無待堂
盧斯達@無待堂
盧斯達@無待堂

這個基金的成立誓詞有特別鳴謝一系列組織,包括民陣、文化監暴、傘下爸媽、被捕者同盟等等,全是一個派系;而有份成立基金的方敏生,是民主派網媒立場新聞的董事之一。民陣二月一號的遊行人數大跌,但去的全是有閒錢的有閒階級,當日也籌了十萬以上;這個雨傘援助基金,是民陣、天主教和平正義聯盟的業務擴張,好像味千拉麵和札幌拉麵是一間公司但唔同line一樣。

點樣可以令你女朋友留下深刻回憶?梗係儲錢買樓然後啪啪啪啦。我計你一個月賺一萬蚊,只要你死慳死抵、努力上進、行路返工、餐風飲露………再加埋你老豆俾你既二百萬首期,你就可以買到樓,情人節就可以浪漫一番之後啪啪啪,做哂成套儀式喇﹗

究竟周澄自己都是叶璐珊那一類人,所以感同身受,還是對「殺傷力」的標準異於常人,連共產黨的外圍組織也覺得是無殺傷力?世界那麼大?所以太陽之下無新事,好學生一定是共青團、共青團滲透香港大學,統統也不是甚麼神奇事,都應該包容。

夫人我發現,香港地唔少女仔都同有婦之夫有過插曲。我覺得呢個唔係道德問題,而是供求問題。香港既女仔真係好desperate,一街男人,但係扣除老既、肥既、醜既、性無能既、悶既,終於俾你搵到個思想溝通到、外型接受到既,吖原來最後發現佢係基既,好似所有正常、有品味、未放棄自己既男人,都係基既。

有大大個左閃右避、本土立場不明的共青團不去關心,社運賊、左翼圈卻在捕風捉影,熱烈關注有候選人幫黃毓民打過工、誰誰誰外公是黨員。他們搖頭晃腦,說甚麼有人滲透是很正常,避都避不了。這是甚麼中國邏輯啊?共青團好普遍,避都避不到;貪污也好正常,避都避不到;強姦也好普遍,接受它吧!

阿女,你戇鳩既咩﹗男人睇AV,同愛唔愛你,係完全無關既。男人睇AV,只係證明佢係一個心理健康既正常男人。男人睇AV,等於你睇《來自星星的你》,你係咪覺得都敏俊係咪好靚仔,好溫柔、體貼、無所不能?呢樣野咪等於你男朋友鍾意AV裡面啲女優大波、腰幼、長腿、白滑、樣靚之嘛,沒有誰比誰更高尚架。

一邊做藥房生意,一邊說為服務人民,騙得了誰?妓院老闆心血來潮要宣揚守貞、肉商勸人食素、甚至地產財閥立佛寺、建佛像,也可能是有幾分善心的,都好過一邊發境外財,一邊做本地人的政治生意。

令到公民覺醒、散播民主種子,係啲政治戲子呃人既說話黎既者,係春成果咩?就好似你女朋友同你講,今日我地係相識一星期紀念日長征去半島食野,已經得到階段性勝利,你心裡面都屌一聲啦。你係想上床丫嘛,你係要埋牙肉搏先係目的呀嘛。如果你好鍾意個女仔,咁你要記住自己既目標,努力面前,向著標竿直跑,唔好扮扮下情聖,扮到連自己都入埋戲。

小弟今年16歲,咁我就平時有補習既,家庭上門果種。Miss大學畢業無耐,25歲,補左兩三個月架喇。有一次咁岩屋企無人,佢上黎補習,補補下就…….果次啪啪啪左。

小妹今年二十歲,同男朋友拍左一排拖,尋晚第一次去佢屋企過夜,點知一落左妝,佢塊面就硬左;果晚佢竟然冇同我做﹗到依家佢都無搵過我呀,佢係咪俾我個素顏嚇親?男人係咪真係接受唔到?我好唔開心﹗佢對我都唔係真愛黎既﹗依家點算好?

如果你個胸俾佢摸超過兩分鐘,你懷孕既機會率就會高達九成。生仔就梗係要地方,買唔起樓,學咩人咁早熟摸胸呀?陣間有左,臨急臨忙先去排居屋,你知唔知幾多人排呀?早排有個男仔排唔到呀,佢同記者講,呢次仆街喇,返屋企唔知點同女朋友交代﹗

幫內容農場寫東西的,是freelancer。Freelance會收錢,只是不固定,金額也少,但終究是有的。但DemandMedia上市之後,這班提供內容的作者,不會收到任何花紅,寫來寫去,就是為他人作了嫁衣。于為暢之後再舉一個例子,就是HuffingtonPost以 3.15億美元賣給AOL,創辦人AriannaHuffington一夜之間成為富婆,旗下作者一個仙花紅分成都沒有收到。

六四的時候,他們昐望中國在所謂「開明派」趙紫陽的帶領下可以改革開放,中港同享民主自由。當年的愛國反殖大學生,好傻好天真地寫信去問趙老,香港「回歸」後會有民主嗎?這就是反殖、愛國、民主回歸,導致香港萬劫不復的沉痛國史。將它們連繫在一起的,是中國式奴民情結。無論怎樣,總在等待明君、明夷待訪,有一天,趙紫陽、青天大老爺,會來主持公道,幫我們解決一切問題。

這些話,我們一向聽得多,黃絲也會看似很明白事理地反駁。但只要被批評對像變成他們的泛民、學聯、學民,就全露出真心的愚昧。劉山青瘋言瘋語,前文後理沒有任何邏輯關係,總之就沒來沒由的指控退聯,謂「中共策劃港大退出學聯」,證據呢,沒有;論述和合理懷疑?沒有。總之中共存在,令濫權、無能、反民主的學聯變得合理,變得必要。

唔帶錢去蒲

聽說蘭桂坊的文化是這樣的:男人去,請飲酒,是合該的事,女人是俾人請的,不用消費的,去玩好輕便,搭車有錢就行,飲酒以至其他消費,都是現場新認識的男人俾。蘭桂坊的女人說得像聖旨:佢地知道規矩架啦,這個規矩的根源很深,是整個社會的文化,蘭桂坊只是一個最極端、最能體現這個文化的地方。

我們當然有這常識。持久不代表快感。男人神迷讀和寫這類「壯陽學」文章,背後有一個很複雜的心理。最近杜雷斯有一個安全套廣告,以黑膠唱盤機的播放速度不一,來比喻男女攀登巫山的速度不一。男人來得快去得快,女人卻是耐力賽——而且恐怕還沒那麼簡單。那個安全套產品的賣點,就是可以令男人「遲泄」繼續抽插,女方就可以繼續上路,朝頂進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