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鵝鑾鼻燈塔
鵝鑾鼻燈塔
鵝鑾鼻燈塔
前高登講故人。現為廢中。努力抵抗中年危機中。FB PAGE:https://www.facebook.com/Ellan.Ou/

唔好話我阻住你返工

你班香港人咁鍾意返工呀嘛,之前幾日有人阻住地鐵,你地係度力屌佢地,話政治唔關你事,你好鍾意返工呀嘛。拿,咁你就唔好理我一陣係大家OFFICE附近搞風搞雨啦,我呢D都係勾結外國勢力架渣,你咪外交部又出信屌我囉。

張建宗係政務司司長又點。就算警隊通例有講明政務司司長官階之高,所有警務人員都要時刻見到佢敬禮,但因為警隊通例已經係用黎打破唔係用黎遵守既,所以張建宗都一樣照屌無情講。你唔好講你自己一段香港市民啦,賤個地底泥更加係。

做咩要香港大好青年為你一個個送死?你點解要令到我地都愛護既香港,染上一片鮮紅色?呢個就係你當初參選話愛香港,愛年青人,想同佢地同行既創下既所謂豐功偉績?

你唔好諗住同佢地講咩大是大非,話依家既情況有幾危急存亡之秋,因為係無用既。雖然我地都當大部份文宣都只不過係動搖軍心既策略,背後係咪真係老母寫既我地都好懷疑,但係無可否認,就算有一個咁樣既CASE,是真是假,都會引起佢地既共鳴。佢地既講法就係就算世界末日,希特拉毛澤東史太林一齊返生,只要自己個仔無穿無爛,佢地都唔想去理。

你地班友貢獻左D乜撚?你地真係階段勝利撚,一方面就叫人繼續反對,一方面就話要撤回星期一罷課罷工罷市。喂大佬,你都學埋政府彈弓手,忽悠民眾呀?你問自己D立場,同政府一樣左搖右擺,有咩撚分別?

好仔唔當差

你依家咪唔單止向全香港七百萬人直播宣傳自己囉,唔單止咁,全世界各地都唔會睇到你地點樣開槍對付無辜既市民架。好既聲譽,需要長年累月去一點一滴累積,但係唔好既惡名,一野就可以打殘你所有野。呢D就係好事不出門,醜事傳千里。你地係都要靠攏強權呀嘛,要與廣大市民為敵呀嘛,仲覺得自己只係執法者同埋正義使者呀嘛。只要此風一長,你地注定永遠活係自己世界架啦。翻唔到轉頭架啦。

警察既抱負係「使香港繼續是世界上其中一個最安全及穩定的社會」,我相信你地真係做得非常好,用左咩手段,我都唔敢去質疑;你地既目標如網頁所寫,係「確保社會安穩」,所以一定要「維護法紀」,「維持治安」,我亦非常理解。而且呢度的確無話要咩正義先行,甚至良心行事。呢樣唔係你地既考量。不過之後幾點,我就相信你地自己都唔覺得自己做到喇?

作為一個現代社會既人黎講,我以為好多人應該已經好清楚知道,知識係接近無限既,更重要既係知識既傳授方法,即係教育,究竟有無用岩方法。唔識唔緊要,個問題係最後佢地長大之後係咪知所善惡。而唔係單純佢唔知XXX,就走去恥笑佢地。佢地對歷史真相一無所知,更加應該鞭策既,其實係咪已經係成個社會已經變質、事事都自我審查既白色恐怖呢?

係佢地眼中,未來仍然充滿希望,小朋友入到名校,就算幾十萬一年,都係得到極其優質既教育,仲有好好既國情教育配套,一年唔單止參加校際音樂比賽會拎到總冠軍,仲可以去一帶一路交流團,或者去新彊地方睇下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點樣多元種族文明融和互相開心共處,對國家又充滿幾分了解,終於認定過往香港人對上面種種不信任都係多餘的。國家既發展真係同上水屠場又要做清潔一樣,發展一日千里。

國明綠帽,訪問老母

你呀仔好似出左事喎?佢得唔得架仲?會唔會自殺架?我地唔係好SURE喎,不如你身為阿媽代佢講幾句吖,好嘛?

泛民的發臭底橫

今時今日,在香港,難得仍看到甚麼遊行,真心令人驚嘆,因為穿國王新衣的,竟已不只一人,而是前者呼,後者應的,通通恬不知恥,還在惺惺作態。雨傘事敗,和平表達訴求,已成絕路,政府偏聽,對遊行示威,早已不聞不問,視若透明。稍有衝突,則大肆搜捕,羅織罪名,無所不用其極,動輒以萬鈞之力,對付一介草民。明知事不可挽,大難臨頭,仍要走出來,純粹是發揮阿Q精神,任人魚肉之前,總得無力的擺弄一下身體,輕聲說不,好歹也是表過態。誤墮紅塵,仍痴心妄想有一日大爺會突然改邪歸正,為你贖身,然後HAPPY EVER AFTER。

太耐無好消息喇真係,係咪連高興都唔俾呢

「雖然我們做了那檔事,但不能算做愛。那只不過是我們身體互相摩擦,罷了。甚至不是心靈上的迎頭相撞。」

一年一度。謝師宴。

「屌你,死肥仔,嚇撚死我。幾驚俾人捉。」「細膽得你。依家又唔係返學。」「係姐。」

發哥為自己而活,18歲入藝員訓練班,開始了自己的演藝生涯。他拍第N部片子《驕陽歲月》時,他和黃德斌打打殺殺,因為太過入戲,他不小心被打到,頭立即受傷,血如泉湧。

「咩呀,依家兩老為我地製造機會,我地梗係唔好錯失機會,黎過新年第一炮啦!」我然後已經好急色咁,好純熟咁樣呵一口氣落去Sabrina既耳仔同頸之間,若有若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