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鵝鑾鼻燈塔
鵝鑾鼻燈塔
鵝鑾鼻燈塔
前高登講故人。現為廢中。努力抵抗中年危機中。FB PAGE:https://www.facebook.com/Ellan.Ou/

覺得很懷念,當然第一點的是它們好看,有趣,好笑,但更重要的也許是那時那刻的無牽無掛,閑情逸致。

如果以大交合九八年數據顯示,過去二十年,計埋今日,都係得果二十一次!

一開始有的是時間,當然要玩過痛快,把所有東西都要求到極致,但你玩人的同時,人也可以玩你。情場如賭場,你虞我詐,偷天換日,無分對錯,不知人間何世,有享過最好的福,但也會嘗過最痛的苦。但不用怕,輸了,喝一口酒,再來!有賭未為輸。紫醉金迷以後,山上一日,世上千年,猛然醒悟,噢老天,原來已經這麼晚了,正欲收手,淡泊人生,怎料原來輕舟已過。

有不死之身,真係好

咩叫特權?咩叫包庇?其實睇社會點睇。社會縱容,咪係常態——但咪住,你係打工仔做得唔好,一樣會即刻俾人炒。總有些人先會永遠錯又永遠無事既。

香港成日都話要搞高科技,搞IT,搞R&D,要超越新加坡。但係一出事,第一班要遭殃既,永遠就係IT department。今次因航仲絕,一CUT,隨時可能成個managerial_grade都唔要。

依家李慧琼子仲係今屆政府行會成員,鼎爺作為禮義廉第二梯隊,大有可能咁樣慢慢步入政治權力核心,雖然689即將卸任,但人地假假地都仲係國家領導人添,換句話說,一日未改朝換代,鼎爺一定當左689仍然係最大既老細(選民至係老闆?唔好傻啦!出糧果個先係呀),人地話要改,點會唔俾人改先?

那顆珠峰上的黃星

仔細放眼去看,那襲鮮紅的火舞雲燒之上,赫然發現,那顆象徵著至高無上的黃星,光芒萬丈自不必說,而緊緊地抓牢了的,不就是「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珠峰嗎?而且星星兩顆三顆四顆……一直曉有深意的蜿蜒而下,不由分說,肯定是通往到西非野性三角大草原。

細路仔講第一個大話,多數就係因為佢驚俾老豆老母先生罰,所以講,呢種就係意識到危險底下既安全保護機制。如果溝通做得好,你或者可能真係可以令佢講少D大話,(如689一樣既大話精例外),先可以不斷灌輸佢知咩為人忠直先係古人先哲既所謂核心價值,之後甚麼仁義禮智信,做個君子好過做小人,做人要做好人,先可以慢慢好似高樓一樣,從地而起。。。

有一種港媽,叫黃蓉

黃蓉在神鵰中的演出不多,但卻左右大局,而且經常擺著武林盟主的姿態,就旁人(後輩)之事,說三道四,甚以詐道相待,又不想想自己腹大便便,即使未踏入更年期也可能會內分泌失調影響情緒以及判斷--所以現今世代有Maternity_Leave是對的--姑勿論黃蓉的想法是否繼續一片苦心,輔助靖哥哥抵禦外敵,但她把楊康的仇恨轉嫁至楊過,是事實。結果楊過在郭家,根本沒有好過。和小龍女一起,又要受百般阻撓,多次離別,徘徊生死,鬧個肝腸寸斷。

喂今次真係十萬火急。幫我湊番Vien同個女返屋企先得唔得。

「樂兒尋晚開始好似病左,今朝仲發高燒。俾左屋企退燒藥同埋退熱貼都無用呀。咁點算呀……我唔知佢有無事呀……」Vien 語帶哭音,聽落去的而且確係六神無主。如果俾著係第二個,我真係睬佢都傻。依家D怪獸家長,識生又唔識湊,病左有幾閒?咪帶去睇醫生囉,唔通真係會突然日本腦炎咩!

上到去Office,我當然唔見Barnes,問佢果堆手下,佢地個個都拎晒頭,話唔知老闆去左邊。我心念一動,如果唔係辦公室,咁即係應該係私竇喇掛。我一邊打電話,繼續無人聽,一邊就坐的士出發去果度。

「樂兒唔舒服,我都唔會有胃口架啦。」「咁又係,咁又係。」我摸一摸下巴,「咁不如我車你返屋企休息一下?」Vien都係好客氣地不斷想拒絕我,之但係我又一直堅持,佢又拗我唔過,終於俾我半推半就咁捉番上車。VIen一臉唔好意思咁既樣:「咁多年黎你都係咁幫我地既。Wallace。」

「Barnes,岩岩係食飯果陣,向我求婚呀。」「求婚?」我即刻故作驚訝咁樣提高聲線,「喂,Vien,今次我真係恭喜你呀!」其實Barnes係部署求婚之前,一早就已經同左我講啦。不過令到我覺得奇怪既係收到電話果陣,點解Vien反而會唔同Barnes 一齊,走左過黎我呢邊架呢?

「我知你同Barnes好老友鬼鬼,而且,好多時候你都會幫佢暪住我,但係,咁樣過左咁多年,我開始覺得,真係無咁既必要。」

有一種好濃厚既睡意係我身上襲來。我覺得自己既精魂,係身軀升起,成個人一陣輕飄飄之後,終於眼前一黑。金翅仆街鳥。以後訓一陣,都應該無所謂既。但我太天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