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鵝鑾鼻燈塔
鵝鑾鼻燈塔
鵝鑾鼻燈塔
前高登講故人。現為廢中。努力抵抗中年危機中。FB PAGE:https://www.facebook.com/Ellan.Ou/

跪玻璃攻略

以下並唔係從男女角度出發,只係單純表達事實。大家係FB某個PAGE都會知道,女人並唔係時常都會講道理,甚至邏輯既動物。當你上次發出A而得到B回應,但下一次再出A,可能會得到C回應。今次無激嬲,並不代表下一次唔會激嬲既。而同一屋簷下,當你同佢嗌交,到最後就只得兩個可能。一,一拍兩散;二,重修舊好。

好多香港人當然唔會咁做/咁諗。平時俾likes 已經夠晒孤寒,更何況要俾錢?等於一開始都話TVB係霸權黎架啦,但係依家ViuTV開左,係咪真係個個轉晒去99台?(雖然ViuTV依輪D質素都真係認真麻麻,希望遲D會好番D),呢個又係去到一個老問題:公司管理不善,但係出到好野,大眾有無需要一齊「道義」上幫幫手等佢渡過難關,生存到落去?

試諗下,一個人唱歌出身,單線solo獨步天下,突然北上,成為公司老闆(應改稱ML鋒),腰纏萬貫之後,竟然突然唔理旁人批評,自己打造自己成為新一代國產Gordon_Ramsay 既廚神形象,呢種成和敗努力嘗試既態度,係幾咁令人欽敬莫名。

早年在金融界打滾時,就知道投行招聘不成文規例:請人首看英文字頭,拼Yeung的,打折;拼Yang的,立即加分。有內地背景,熟知政經金融人脈,絕無被Decline_Offer的可能。至於土炮大學和美國長春藤英國牛津劍橋的分別,更是無用多說。小妮子Resume如同鑲金,足教HR雙腿發軟,年薪過百萬絕對不成問題。現在反而願意先投身689當研究助理,再在背後出力發功替奶媽助選,可謂有鴻鵠之志,目光絕非短淺之徒啊。

償還這首歌,不單止說的是愛情的Give_and_take(或者愛情的「借」與「還」:終須都歸還無謂多貪),還包括了Timing,即時間,又或者再廣義一點說,時空。

結左婚咁耐,其實塔嫂係無係呢個戶口到提取過一分一毫,而我亦都曾經提議過,我可以俾番咁上下數目既家用,但係佢一口就拒絕左:
我唔知要你D錢黎做乜,我自己都有份人工啦。

唔講政治。不如真係實務D,「為左香港好」,講下係我眼中香港經濟發展既困局吧。以下並無艱深經濟理論。一切都係按常理推斷。

以前總是在想,自己給狠飛了,是不是真的有甚麼做得不妥善的地方,拚命去找一條罪名加諸自己身上,彷彿有得解,自己會好過一點。但現在回首再望,可能真的老了,想法不同了,才發現當初分的手,也許只是時間不對,或者是別人的優點,變成另一個人眼中的缺點之類,誰也沒錯,所以誰亦不能怪責誰。

讀金融既朋友認為:係聯繫匯率自從1983年一直幫香港維持經濟平穩,渡過幾次既金融風暴。從來財政司都入屋過政務司/布政司,自曾蔭權之後,JT一直就係渣鎖匙人,佢既HEA造雖然令一部份人民不聊生,但係維護金融穩定同埋匯率穩定亦係負碌底下既結果。所以大家都對佢印象較佳。

隨住特首選戰臨近,坊間既評論愈黎愈多,亦都變得愈黎愈另類同光怪陸離,如同武俠小說連載,無法唔教人為之嘖嘖稱奇。在下咁岩今日無返工,不如再同大家再一次重覆幾個阿媽係女人既道理。然後你就發覺果堆百分之九十五既政論,都係馬報預測,大可置之不理。

一段關係甚麼時候突然開始,誰也意料不出。從眉來眼去,你進我退,互相猜度,我打你一下,你又取笑一番,如探戈舞曲,神秘而旖旎,正所謂朋友以上,戀人則未滿。那道界線,若隱若現,突然抹去又似過份輕率,大家相敬而賓,又似乎過於隔膜,想再進一步,又怕進取失據。這就是曖昧。

固步自封,最後必然會引發災難。可能舊時呢套係work,甚至係絕世好橋,但到左今日,你仲用陳舊既橋,觀眾梗係笑都唔笑啦。最慘係佢連去問下自己都唔問下。包圍住既人又全部真心膠,或唔敢問。

搞左咁多個月,事已至此,自己又無得選之餘,原來曾生既『謝絕欽點』,係define_squarely_as「我係謝絕欽點既,不過,其實我都係可以唔任命任何一個人囉。至於其實選委會又好,你七百萬人經唔經遴選委員會都好,其實到最後,都係無關係既,影響唔到結果。我唔欽點,但亦唔任命,直至我覺得真係心滿意足果個先say_yes囉。」

我從來相信,高樓價問題,係香港,係無法解決。或者咁講:唔係無,係好多人都唔想。

要回答「為甚麼在考試前一星期還要出外遊玩」這個問題,可以很簡單,亦根本不需要甚麼理由。孩子玩樂,是聯合國兒童組織所賦予的基本權利。等於去問其他人:「為甚麼你要每天吃飯拉屎撒尿」,人家一定會以為你是從精神病院出來的,對不對?不過算了--

你估人地見過鬼,其身不正,夜晚仲會半夜敲門也不驚咩?梗係超級怕黑啦!然後,依家正係強國高層開會,高度敏感期,舊時東莞未散檔都要暫時熄燈,係你地班友唔知掟定係養唔熟,係呢個時候用事?我地呢邊既所謂選舉,其實都只係選D芝麻綠豆縣令市長,根本去到強國層面,本來就係不值一提,但邊個叫你搞搞下,又唔俾人去選,變左做權力角力場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