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鵝鑾鼻燈塔
鵝鑾鼻燈塔
鵝鑾鼻燈塔
前高登講故人。現為廢中。努力抵抗中年危機中。FB PAGE:https://www.facebook.com/Ellan.Ou/

香港依家一年既經濟增長得百分之二左右,而深圳既GDP,唔駛睇數都知,應該會係每年+十幾,係一個火箭一般既速度,呢D咪就叫做經濟奇跡囉。你話佢突然可以裝到幾千萬人,咁都係佢地既利害,你無得話用人均去反駁,呢種咪就係一種搬龍門,挑撥中港矛盾,其心係當誅既。老老實實,上年深圳既樓價係升左六成,部份地區甚至係倍翻!所以講經濟奇跡,其實已經一早超越左香港。

  背囊事件,引爆關公災難,照我睇,港鐵除左呢鋪又有排煩之外既,感染歌王陳奕迅,亦都有可能無啦啦要俾 […]

長期OT 會折壽

長期OT,當然會折壽。但也不要說辦甚麼驚天地泣鬼神的事了,就說每清早起床,已經可以將以上的「人神分離」主義發揮到極致。是的,我真的很想準時起來,但抱歉,尤其是在冬天,被包很舒服,很暖和,整個人完全不想動,最好是靈魂出竅,自行去梳洗穿衣食早餐然後出門上班吧。鬧鐘響了,按熄,再響,再按,一直到最後關頭為止,還要在想:好不好今日索性告病假Sick leave 射波算了。

港人係豬,死不可惜

「所以依家鬍鬚咁識做PR,咁高民望,FB亦都接近有讚無彈,其實呢個情況,如果佢真係選到,仲可以維持幾耐,我都好懷疑。不過你講得岩,香港人就係永遠搵first_impression去judge一個人,直頭永遠。所以選戰往往都係標籤做一D簡單既形象化討論,例如,豬、狼,邊個係1.0,2.0,等等,其實超級無聊。」

填「冷戰」詞我覺得不容易。一來如照把原詞搬字過紙,就完全失卻趣味;二來需要的字多,並不可以濫竽充數,否則流於死板;三來本身歌曲由歌者以夢囈一樣的聲線連綿不絕去帶動,中段副歌的速度也頗急促,要把歌詞好好拿揑好令人不感覺到太嚕囌之餘還要保留著那一份緊湊。林夕適當地運用中文的意象,以及重覆短句,作出了很好的嘗試,收來效果亦不錯。

職場上的拉倒與開炮

舊時初進職場,總是以為凡事對人好一些,體讓一點,保持風度,總是好事吧。但事實時,對方和你一起都這樣做,才得到好的結果。對家飛禽走獸太多,暗渡陳倉的有,過橋抽板的有,暗箭連連亦不絕。

最後一碗蕃茄麵

最後一日食當然多人,但都唔駛點排隊。我聽到食緊果陣有人講話:唉點解對面大__食都做得住,但呢個麵店就做唔住。我當然只能夠表示沉默。

要留清白在人間

徐有貞係側邊講句「唔殺于謙,我地就出師無憑既架。」英宗根本就係等緊人地講呢句架唶。結果,一代名臣,咪又係要死(雖然叫做應左佢詩句所講,叫做死得其所?)。

酒精即係講到係毒一樣啦?(掂都唔得)咁如果係咁,你係咪想話,代表一切有酒精成份既用品,包括:消毒酒精,濕紙巾,酒精溫度計,甚至係酒釀丸子呢種甜品,果D全部掂都唔得,青少年都要敬而遠之呢?哦,你話唔係,其實只係唔想佢地未成年飲酒唶。嘩,呢D咪叫語障囉。

探求「真理」

話說求學果陣,又係好天真無知咁嘗試去了解咩為之係真理。咁愛德華就咁無左一隻手同一隻腳,我就都未致於搞到自己殘廢既,但都令到我某幾個SEM自己精神上蒙受左極大既困擾。正如自己無啦啦同班數佬一齊係度用另一堆符號同Language咁係度溝通,Tutor又唔係好似阿邊個咁清麗脫俗(出左世未?BANG),試問又點會有心機上堂?再加上我真係天資有限,無論腦海點幻想,真係幻想唔到D_Delta同Epsilon_Ball可以忽大忽小然後又突然There_exists… 真架,真係要諗到,你先Prove到,咁唔係你對住條題目,都只係會一籌莫展,等夠鐘架渣。

文理相輕與中學教育

文學同歷史都係人為左自己既行為作出反省,但係文學太著重固有文本既研讀,忽略左創造。太多野都係趁作者已死借題發揮,結果言之成理即可,便俾人感覺好似只係識得吹水咁囉。

史太林好似話過,死一個人係悲劇,死一百萬人純粹係統計。的確,係歷史既長河入面,死左唔單止係成千上萬,係成千萬上億既人,好多都被以無可想像既方式去殺死,而且死前仲要受到各種各樣既精神上同肉體上既煎熬。係認識到呢D歷史之後,你話如果人善或者人惡之中,只可以二擇其一,我會毫無疑問咁樣選擇後者。

咩係概率?

呢個問題係普通人既口講口賠層面,本來好容易解釋(一般人講『可能』啦都『可能有機會』每日都講幾十次),但係係一堆痴線佬(有D仲要有哲學底)既情況下,變得極度複雜。抱歉我呢D市井流氓,盲字都唔識多個,學術根底又唔好,用字都會比較粗俗,但係要好好咁定義概率,即使係最基本既學術研究層面去睇,的確要有一班離很晒地而且食飽飯無__既數學家黎搞,先會搞得到手。一般旁人係唔會知佢地做緊乜。

「唉,你叫得我出黎,我真係應該安慰下你。之但係呢D悲劇,唉,大家都唔想架啦!有時社會既野就係咁架啦,都無話邊個岩邊個錯……」陳太開著個芭蕉扇,係咁扯起個衫領希望倒灌D涼氣入去,但不太成功。「黃太,節哀順變啦。你個仔既野你盡快忘記啦。我真係替你覺得難過架。但係我就算係立案法團主席,人微言輕,幫唔到你咩。唔通去監警會投訴會有用咩?無用架。」黃太成個人已經睇黎變成一塊乾左既仙人掌,身體所有水份已經係雙眼盡數排出,靈魂盡失,依家不單止了無生氣,而且臉龐呈現一陣慘黃色。加上佢一身白衣,呢一刻即使唔係萬聖節,都足夠嚇親一堆人。

你有壓力我有壓力,三百萬打工仔,我敢講,邊個無受老闆二分四,俾人侮辱過。我以前就寫文講過,我新入職俾人踩到地底泥,呢D咁既暗黑既記憶,到今日都歷歷在目。妖,我地亦都唔駛為咩公司既利益,嚴受自己既專業唶?千祈唔好忍呀,有法可依,最好啦,可以兜巴星埋佢老細到,然後直接爆粗鬧番佢,激動起上黎,掟佢個頭入碎紙機,都仲得啦RIGHT?呢D就係法治呀。

諗下其實係有一套公式係入面。例如,叮噹其實係機械貓同人既互動,入面唔單止有友情,仲有一份親情係入面。同樣道理,為食龍少爺,五更係史前既一隻恐龍仔,但係就反過黎係主角初葉一家度孵化,而且照顧住,雖然佢就成日搞亂檔,爆出唔少笑料,但感覺就好似一家人,大家睇左都會會心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