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鵝鑾鼻燈塔
鵝鑾鼻燈塔
鵝鑾鼻燈塔
前高登講故人。現為廢中。努力抵抗中年危機中。FB PAGE:https://www.facebook.com/Ellan.Ou/

為甚麼有些人寫的東西平平無奇,有些人寥寥數筆已驚天動地?關鍵在於立體感。所謂立體感,包括營造畫面氣氛,遠近深淺,顏色對比,冷暖觸覺;除畫面以外,最好有聲音,甚至氣味,像下鑊烹調,追求色香味俱全,缺一則有所不足。約定所刻劃的,本來只是小鎮一面簡樸不過的風景:有「旅館的門牌」、「半哩的長街」,以及「街燈照出一臉黃」。

佢俾埋錢我會覺得係施捨。呢一點,我覺得係同性既然都存在,係異性亦都當然APPLY。咁但係如果依家唔係講朋友之間既「尊重」咁簡單喇,我直頭講緊「鍾意」,咁點呢?

苟姑娘近照狀態大勇,屈爆全場,大洗太平地,除左「仙氣、無得輸、真。女神、好正」,甚至係好似舊時陳振聰咁只係識得講「好靚好靚」之外,其實我地仲可以用咩詞彙呢?不妨重溫一下。有需要袋幾個落袋,方便日常使用。

酒開了,房間瀰漫著一種異樣的葡萄香氣,大家卻沒有說話。其實都已經那麼多年。我陪著你一起奮戰,終於把其他競爭對手都宰掉了,你有了升級的機會。歲月沒有在你身上劃過丁點的痕跡,只不過是在那時開始,我們好像有一道看不見摸不著的距離。

最近多左人去露營,去熱愛大自然,擁抱下本土價值,唔去外遊,係好事黎,但可唔可以有多少少既公德心,守下規矩,證明俾其他「兩岸三地」人睇我地真係「高人一等」,平時都好好珍惜自己既家園?我第一樣野,覺得超級扯火既係,新聞講到有好多人都妄顧安全,係非指定既露營地點紮營,知唔知咁樣,其實係同玩命無分別?

如果講林海峰(唔係拎阿太區最受歡迎果個林峰),我諗我都算係佢既忠實歌迷,因為早係軟硬時代,我已經有聽佢既歌,而甚至佢單飛發展,我一樣記得,早係二十年前,佢行單飛發展歌唱事業,已經屢獲殊榮。一九九七年,佢就已經係叱吒拎左叱咤樂壇唱作人大獎,同埋叱咤樂壇生力軍男歌手!!而同依家一樣,有D獎係會分金銀銅獎,佢係金獎,咁銀獎銅獎係邊個?

收音機

係二零一七年第一日提起呢D咁既古老石山,係幾奇異既一件事,但係諗下果陣人窮,無錢買所謂既唱片,於是係人都會捕住聽收音機,然後就一聽到有心愛既歌手既膾炙人口金曲,即刻用錄音功能錄落錄音帶上面。果陣係人閒閒地都有幾個牛奶公司雪糕盒,入面放住幾十餅錄音帶,邊有可能幻想到今時今日一個手機已經可以儲到幾千首歌?

流行曲的老前輩,例如徐小鳳、葉振棠,甚至是即將又開演唱會搵真銀的朱咪咪,年紀都比王菲要輕,雖然比不上全盛時期,但要找到這些前輩們走音,依然很困難。他們對自己,有很高的要求。

過往大陸旅客來港種種不文明行為,如隨處出恭,亂吐頑痰,破壞公物,遭港人嚴厲抵制,但到今時今日,竟亦有疑似本地港客遊台現蝗相,令七百萬港人蒙羞,必然會給強國人民反過來恥笑我們兩三個月,說五十步笑百步。就在如此患難之際,正是左膠奮起救港的良機。首先,應即時打出人誰無過,大愛包容的旗幟,希望各方盡快停止起底謾罵的行為,以免三名妙齡少女因一念之間鑄成小錯,未獲體諒之餘,心靈反受莫大傷害。

百分之八十既準新人,有邊一對一開始唔係咁振振有辭(我都係啦)?講真,香港今時今日,邊個可以有咁多心力同財力想大搞,唔簡簡單單分享下「小確幸」然後兩家人高高興興溫溫馨馨,將慳到既錢,去一個豪華D既渡蜜月,或者儲落去第時(如果仲有機會)上樓既裝修費入面?

以前會有堆編輯,有堆所謂評審,坐定定咁真係慢慢逐個字逐個字去睇你文筆編排佈局用字遣字,但依家唔係咁架。你寫得再好,一碌你落去,就消失於NEWSFEED海或者THREAD海中,就此就成為滄海遺珠。

我地應該反省下,由幾時開始,社會會有咁既一個意識形態,令到我地跌入左一個一定要捱到成為最慘烈既一個,先會成為英雄既一個錯覺。呢種文化,日本有,香港亦都唔會少。其實每個人可以承受既壓力都唔同。有D人可能不斷狂做都唔會病,唔會亂諗野,唔會抑鬱。有D人OT可能只係填下格仔入下FORM,但係有D人OT真係錯少少,就會累左成條TEAM或者成間公司。佢OT十個鐘同你OT八十個鐘,邊有得就咁比?

今年不論香港,還是全世界,都有許多的衝突,或者所謂的撕裂。稍有歷史常識的,不會視之為甚麼出奇的事情。自從兩次世界大戰之後,生靈塗炭,執政者都希望不要重蹈覆轍,要緊守普世價值,竭力維護世界和平,他們卻久而久之走火入魔,開始出現很多脫離現實的浪漫想法。

你OT,新垣結衣等你歸家。你回門,新垣結衣立即從床舖中彈起。你不快,新垣結衣也垂頭喪氣。你高興,新垣結衣也跟著傻氣的笑了。新垣結衣還會主動給你擁抱。新垣結衣還會努力的把你抱緊。新垣結衣更會說:今天你也辛苦了。

我細細個就已經聽過深圳有所謂世界之窗,裡面應有盡有,又有巴黎鐵塔,凱旋門之類,依家香港有一個故宮,有咩問題??正是「中港經文加速融合」既真實體現,遲D只要本地老左愛國叫好叫座,隨時起埋萬里長城,移殖埋西湖,甚至係四川一帶既名山大川,處處險境,亦都將係不成問題,香港既土地問題,就可以即時透過填海造地解決。

常言道:拚死食河豚。河豚吃了,可能會毒死,但會不會有人去到日本,因毒廢食?不會的。只要看著那漂亮的擺碟,日人的笑容可掬,深深的鞠躬,大家就會放心,無事的,把魚肉照放入口。畢竟這裡不像鬼國,廚師和食材甚至那證書,都是假的,隨時會一命嗚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