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鵝鑾鼻燈塔
鵝鑾鼻燈塔
鵝鑾鼻燈塔
前高登講故人。現為廢中。努力抵抗中年危機中。FB PAGE:https://www.facebook.com/Ellan.Ou/

故事入面,人物亦唔算多,只有兩個男主角,兩個女主角,本身唔算複雜,但係隨住劇本推演,竟然層層遞進,變成剪不斷,理還亂既複雜關係,連觀眾身處局外,都接近茫無頭緒。故事一直圍繞校園,例如上堂,搞學園祭,去旅行,根本講唔上情情塔塔,你甚至見唔到到一條清晰到好似TVB咁既多角關係線。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我不打算對陌生人輕易透露自己的年齡啊。」她撥一撥劉海,淘氣地笑了。「我只知道作者張系國可是接近五十年代台灣出生的尖子,又到美國加州的Berkeley,拿到碩士及博士學位,成為教授。棋王成書在七十年代,那時還沒有太先進的人工智能科技。今時今日已經有電腦程式可以在各種棋類中完敗人類,不知張系國有甚麼感想?手機收在桌下面,人人都可以是神童啦!」

為左唔好等自己信口雌黃,其實我又要再一次介紹一下香港天文台係有好好整理到二十四節氣既香港氣候資料,大家唔難可以搵到由一九四七年到二零一五年既數據時間序列。原來係過去近七十年入面,有五十五次都無任何既雨量紀錄,而平均既相對濕度係百分之六十六。就算係有雨,都係其實講緊一兩毫米。而落得最多既一次,就已經係一九七一年既冬至,果日落得二十點一毫米既雨量紀錄。
 

白頭到老的愛

很容易的事,天天做,便很困難。尤其是吃力不討好的事,很多人都過不了這一關。總會有人問:我堂堂男人,為甚麼要做這種家事,為甚麼我不可以繼天天和豬朋狗友吃喝玩樂?正如女人也可以說:我為甚麼要留在家中餵奶,我還想去柬埔寨爬吳哥窟……一但有這樣「理性」的質疑,這個家,最終亦很難堅持下去。

雖然我果陣可能都唔係太有心裝栽,對成個故仔又唔係真係太有印象,但我好記得個召喚機械人畫面,真係好好好經典。主角要首先拎個有大衛之星既魔動硬幣出黎,好型咁樣轉佢幾下先,之後先放入之魔動槍到發射。然後個地面就會出現一個相同圖案既魔法陣,隻機械人先會現身。係呢個時候,當然少不了一個極其熱血既背景音樂,然後主角仲要唔知係邊度拎塊滑板出黎,以高速滑向機械人,再係半空翻騰,換埋套戰衣,入去機械人入面,一氣呵成。

『成舊野,只係得你個女個名,你自己,同埋香港。老婆呢,個字,好似細到睇唔到,你點解釋?』我心中不由得大叫一聲仆街!我最擔心既畫面出現了!再睇番自己舊雲,果不其然,原來老婆呢個TERM已經俾擠壓到不似人形,而且字體大小仲細過招股書入面D細字,再隔多一兩行,幾乎連舊雲既邊框都入唔到!!天呀,點解我要鳩SHARE!政府都話左網上世界要小心架啦!!

土耳其局勢固然極為複雜,但係普京暫時既處理都係歸類為恐怖事件(當然有史學家一直話恐怖襲擊浪接浪就已經係第三次世界大戰),會加強對付,如果係咁,大家都係繼續暗地裡抽水,係並不足以構成大型戰事既可能。而同時奧巴馬政府同俄羅斯既角力,亦會隨住特朗普上場之後明顯改變。如果一如分析所料特朗普係親俄拒中既立場,俄美關係並唔一定會係呢次歷史事件關係中惡化。

老人社會,就係老人多過年輕人,所以全民退保就應該會(係一邊爭議聲中)通過。而至於點樣先可以FINANCE到,講到落尾都唔係大問題。僱主僱員唔肯俾,就政府自己俾,因為政府可以慢慢被人揼心口既觀念唔會改變。無晒錢都好,都仲可以借,反正CREDIT RATING一日未變差。政府有排借先可以借到依家歐債國家果種規模。

填詞人對聖誕的意象掌握得很精確,刻意把它扭曲,成為一種變調。這從開首第一句,已經可以見識到:誰又騎著那鹿車飛過。第一個答案,當然是聖誕老人啦!在這普天同慶的日子,有一份禮物,是從兒童到大人都想得到的願望,但一句緊接著的卻是,原來他忘掉投下那禮物給「我」。留意聖誕老人本來應該每個人都派禮物,但卻竟然把「我」忘了,可見其存在感,是接近零。這是「我」所遭遇的第一次落空。

可能你以為統計學還是在講甚麼T_TEST或ANOVA,學了也不會用。但走到現在,統計學與電腦科技已密不可分,過往受數據所局限,很多的所謂分析都要基於某種假設,但現在每秒可以收集的數據,再加以整理,可達億計,可做的預測是過往無法想像的。

撇除近日既種種負面消息,始終,一個綜藝不論幾好睇,都會有沉寂既時間,尤其係以遊戲為主打。如果夾硬死唔斷氣,最後都會變成掌門人咁樣,變成一種無線翻炒式既低QUALITY節目。GARY第一個退出,我估一方面佢想認真做音樂,另外佢可能已經再頂唔順,佢同宋智孝既無止境炒作,去強行幫RM收視續命吧?

我見過有最ODD既情況,包括男士抽到名費既化妝品套裝啦(個司儀仲話:可以送俾女朋友!但其實果名同事係無女朋友的,人生);有根本未有自己屋企既人抽到吸塵機啦;甚至有岩岩失婚既女同事抽到黃金海岸兩日一夜酒店套票的,結果搞到部份人黑都面晒

千呼萬喚,葉劉的競選政綱出來了。但一看之下,贏字竟給截開了一半。心中暗呼不好,因為這明顯犯上了香港社會民生的大忌。

在美國,有超過三億人口,在過去十年,每年平均有大概三百人被雷電擊中,不難計算,一年被雷電擊中的機會率為一百萬份之一。但吾等不應隨意取信於美帝外國勢力,況且阿美尼堅的地理氣象環境,和華夏香港似乎相差甚遠,因為在美國,被雷打中的以男性居多,這不是因為男性平時做出違背良心的事情,又或者是對女友不忠的例子較多,因而較容易受到上天懲罰;而是美國平原荒野當然比香港來得廣闊,男士們較熱愛外出冶遊又或者高球活動。無法一桿入洞,卻把自己的性命入洞,這種例子,還是有的。

如是者,Think_out_of_the_world(TOTW)即刻成為開完會之後一眾低下階層沖咖啡烘麵包既Pantry話題。『究竟有無人知道咩係Think_out_of_the_world??係咪岩岩有邊個偉人講過佢又借黎用?』『可能係指比打破思維更打破呀。』

出名葡萄的法蘭西,首推葉劉莫屬。她想問鼎特首之位,已非一朝一夕,當看到自己竟被鬍鬚搶先一步,又怎會甘於落後於他人?這一口酸過胃酸直接削胃的一口惡氣,不如棗核叮般激射而出,如何順番條氣?於是東一句「我以前辭職,好多人挽留我」、西一句「曾俊華是我以前保安局局長的部屬」,和即將下台的梁市長同場發功,天氣為之驚變,天文台幾乎也要扯起紫色酸雨信號,警告市民小心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