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鵝鑾鼻燈塔
鵝鑾鼻燈塔
鵝鑾鼻燈塔
前高登講故人。現為廢中。努力抵抗中年危機中。FB PAGE:https://www.facebook.com/Ellan.Ou/

甲向乙請教辦公室生存之道。乙話:我唔想直接答你,我用例子答你,從前有一個故仔是咁的。。。有個學徒係一間熟食檔學做碗仔翅。個阿叔咩都唔講,只係話,拿,你返去研究一下究竟點整,然後整一碗俾我睇。

老一輩的人都知道張建宗並非得閒角色,而是極為資深的精英政務官之一,他進入政府任職的時間,甚至比林鄭、鬍鬚更早。張建宗行事以極為圓滑、老練見稱,他在香港處理有關勞工及福利政策時間極富經驗,人盡皆知,但在之前,亦有染指其他重要政策範疇,包括財政司辦公室及經濟事務等等。和其他某一些較為年輕的高官相比,自藍鴻震、孫明揚等人辭官歸故里後,張建宗的閱歷,堪稱全政府之首。
 

單身數年的女性朋友,年近三十「大限」,一直尋尋覓覓,無法修成正果。最近經常掛在口邊的題目,當然少不了「其實我只是想要一個對我好的男朋友,為甚麼也那麼困難?」我想很多人一定已經聽過這種「歡樂滿東華」式的訴苦,一年至少有一次,甚至更多。

團結性

係網上碌下個即時新聞,見到呀老不生劉兆佳評論起今年非建制派得到三百幾席選委,都未必可以左右到特首選舉,就咁樣講,「雖然人多左,但係佢地既團結性亦都係差左」。劉就唔係燈神蕭生,所以就算佢搞最新佳析,都唔會有咩人理既。但問題就在於,點解係都要講咩「團結性」??

幾十歲人的胡鬧

她有兩個舅父,不知為了甚麼金錢上的糾紛,徹底地鬧翻了,但可笑的是其實講的只不是天文數字,只不過是一萬數千。甲聲稱老死不相往來,乙亦乾脆說明在街頭碰面,必然會揮拳相向。而有其他暗黑的原因,他們倆妻子的關係亦十分糟糕,經常在眾親戚面前互數對方的不是。兩家人直接影響到下一代的關係,令很多人也不勝其煩。但如同世界政治局勢之複雜,家庭問題一樣異常難拆,一般來說到最後都沒有任何解決辦法。

林鄭和曾俊華皆為港英餘孽,所謂政務官精英中的精英,在政府中必有山頭支持,但兩人過去五年扮演角色完全不同,所走的政策理念亦有不少衝突。若兩人同場出選逐鹿,這些大型經濟民生辯題,勢必將在未來的特首選戰及治港藍圖的辯論中延續。

不,我不要掃把頭重臨香江。數政績,不論是標準工時,退休保障,還是扶貧政策,都在他手中一改前朝之風,全面向前有所推進,縱使那只是一小步。至於房屋政策,盲搶地正看到他強硬筆挺,不畏困難的施政作風。雖然樓價還在上升,但中長期房屋供應增加,似乎亦是事實,只是到時有沒有人去買樓,又是另一回事了。而發展郊野公園,可防止南下人士胡亂砍伐沉香木,往後再回看,肯定是德政。

老老實實,我真係自認廢青,因為自問無能力五年首期十年太古城。咁五十年數據既野,我就真係一時三刻拎唔出既,上個網碌一碌,發現去到一九八零都仲有D希望既。不如一齊坐時光機睇下舊時樓價係咪又真係爆升,佢地又照樣掂過碌蔗?

好多人對一D大熱既歌,就算唔識聽唔明點解,但都夾硬背左音節去死唱爛唱。呢個現象,唔係只係香港先會發生。舊時韓國文化係受咩影響?係受香港影響,尤其是張國榮周潤發既英雄本色時代,個個都追住著乾濕褸,個個都知道套戲發生咩事熟到好似我地睇國產凌凌漆一樣。而佢地亦都係跟番廣東話發音去唱番首主題曲出黎,雖然一樣,佢地完全唔知歌詞講乜。

主流係咁樣界定文青架咩?唔係著某堆衫,外表唔差,偏向清純,唔係撈味好媚惑好MK果隻?依家大學都好似好多人都咁著架。有一種復古既風格同味道,例如戴番帽,長衫長褲,吊帶,襯皮鞋,揹一個布袋,最好識彈埋Ukulele,但唔係電結他喎。

愛情路上少不了都係尋尋覓覓,大家都只係想貪心一D,搵個叫做最好既。但係有D人,就係仆街磁石,即係揀中既全部都係賤種人渣。呢個永遠係低谷徘徊既勇者,雖然唔常見,但少數亦不少。至於有一種亦都唔係好得佢地幾多既,大概叫微軟磁石。

選戰開始左,佢已經話左預左俾人抹黑。上一次唐唐搞到身敗名裂,今鋪唔睇好財爺既,一樣覺得隱隱然佢會走上唐唐既不歸之路。但我始終覺得,財爺呢條友唔係咁簡單,平日笑笑口,但就係打劍高手,又係洪拳門生,即係佢係深明中國文化既暗黑,亦都知道咩叫以黑打黑,借力打力,後發先至。你地想俾個陷阱我踩,如果我直接跳落去,又如何?

自由民主當然係普世價值,但自由民主,始終不能換飯食。等於我鍾意係咁買玩具砌模型,但去到飢寒交迫,你係咪仲要砌到餓死,相信絕大部份人都唔會咁做。如果唔係就係痴線。

若果年紀輕輕,已經眼波流轉,妙目傳情,有教人無法直視之感的話,十多年後,功力大進,更加是乖乖不得了。屆時不用再多說話,光一個眼神,整個場面登時會給她的氣場壓了下來。箇中,有後天努力,但天生亦不可或缺,旁人羨慕不來。當然可以去飛韓國一趟,但始終還是會看到斧鑿的痕跡,就差了截。

曾吸毒斷正入冊藝人,因妻子有喜,談及自己兒子決不能是甚麼自決派港獨派,完全符合現代社會邏輯。我甚至認為,他絕非一時口快,而是經過深思熟慮,走對了所謂的政治倫理,做法完全沒有問題。

試想想,特首可能以為自己面如冠玉,貌若潘安,政治手腕強勁,任內政績超卓,掃倒港獨牛鬼蛇神,平定議會紛爭,有經天緯地之才,納百山大川之量,有無窮精力,正是朝廷不可多得人材,中南海主上身邊大紅人,時下青年,尤其是妙齡少女,稍有不慎,紛紛為之傾倒,一慕梁特之名而來,龍尾至下亞厘畢道一直到置地廣場,又有甚麼稀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