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鵝鑾鼻燈塔
鵝鑾鼻燈塔
鵝鑾鼻燈塔
前高登講故人。現為廢中。努力抵抗中年危機中。FB PAGE:https://www.facebook.com/Ellan.Ou/

今日中西區,入夜好多人。係辦公室出去買個飯,道聽途說,都唔難知道,香港人依家呢一刻最關心既,仍然係自己都無份選既特首選舉,萬聖節派對,又或者係美酒佳餚節。你如果係果度,突然呼天搶地話:「香港人無得救喇,哀傷莫大於心死喇。」D人會以為你痴拎左線。據聞鐵達尼號沉沒之前,係有目擊者見到有隊弦樂隊完全無打算逃走,繼續拉琴直至唔知幾時,應該陪埋隻船一齊,葬身大海。究竟係乘客似我地,定係拉琴既似我地??

蝗蟲既特質

科學家做左一D研究,佢地首先將一堆草蜢放埋一齊,然後觀察,但發現佢地無咩特別,亦唔會去彼此溝通。然後,科學家開始搞野,將D草蜢既後腳用擦去掃下,然後再放入去個玻璃管到睇,隔左無耐,佢地就發現隻草蜢開始「蝗蟲化」,痴埋其他既草蜢度。詳細情況我就唔記得太清楚,因為睇果本書好耐,不過,由於草蜢同草蜢既互相磨擦,就會令佢地產生質變,變成蝗蟲,我諗呢個講法,係雖不中亦不遠矣。

塔嫂屋企雖然講唔上好富有,但係屋企都從來唔需要憂柴憂米,當然講將來梗係好長遠啦,我亦都從來唔敢話應承D乜,大佬呀,你講還講,要兌現到先得架嘛。唔係開空頭支票黎都無用啦。有一次佢過黎中環搵我食飯,果日我又做得灰灰地,岩岩先俾老細周完,梗係對住豆腐火腩飯都無胃口啦。「其實你跟住我,再咁落去,捱硬苦架喎?」雖然係有少少賭氣,但我又覺得自己講緊事實。

進入星巴克──不,Starbucks(記住r音要捲舌把音節發得響亮)──為甚麼要用外文點餐?明明店員也是香港人呀?首先,人人也這樣做,你當然只得跟大隊;第二,日常生活能用外語,就是高人一等,與眾不同

「拿,咁啦,我借三分鐘俾你,只係三分鐘咁多。」「我知道你都唔方識答D_Past_paper架啦,咁啦,三分鐘就KO你。」你笑得淘氣,然後貶貶眼,放低眼前既背囊。果然,三分鐘內,佢真係已經幫我解晒我唔識既所有野。不過唔知係好笑定係好嬲,佢往往一教完,三分鐘後,就成個人僕低訓覺。短粟子色既頭髮,係夜晚昏黃色既圖書館燈光下,別有一番美態。

青少年在社會,所面對的,比想像中還弱勢。岔開一筆,日本經濟低迷,藥石無靈,其中一致命傷是制度僵化,難以再行革新。你要年青人改變容易,你要老年人學習新事物難。而誰都知道,日本是全世界人口老化最嚴重的地方。作為渡假勝地,日本在世界眼中,當然如同世間樂土,但在國內,新一代對未來絕望的程度,早已超出一般人的想像。我不敢說香港將會步日本的後塵,但當上一代現時仍手握權柄,有所作為之時,又會否輕易放過任何撲殺激進年青人的機會,去保住自己的既得利益?

權術高明者,最懂得煽動,製造各種輿論群眾壓力,玩忽民意去產生一種大家好似置身係同一條船既共業,達成佢要既目的。呢種做法並唔容易,要對人性有好透徹既理解,充份明白人既各種缺點同埋弱點係邊,先至能夠得心應手。任何野就算幾完美無瑕,無堅不摧,都有一個切入點,只要有切入點,一切都可以係果一下推翻。正如解構主義者所講,存在同埋矛盾,要將一樣野土崩瓦解,就係研究既方向。

假幣驅逐埋劣幣

最慘既係當如果有若干堆人都想傳播佢地既思想既時候,見到做假果堆又唔駛咩成本,呃LIKE又快,又多人睇,佢地就會好納悶了:屌咁我仲咁認真做考證做乜柒,都唔會有人睇架啦。寫到D野又長又臭,做晒REFERENCE,原來世界係WFC,不如我又放棄做真野,加入埋劣質派、假野派咪算。於是願意花時間去搞精細野既人愈黎愈少,結果影響埋個SUPPLY,為害可能仲大。

唔駛做,食軟飯,諗下都覺得香噴噴咁一定好開心。尤其是依家世代鼓吹男女平等,我自己都覺得係屋企做印傭(印印腳個隻)都會勝任有餘,係一D問題都無架啵,到時24小時轟炸FB,不出三個月個個都要禁See_Less_Ellan_Ou。之但係,社會既野,又會突然調轉槍頭話男人無出息之類。

正當個個都係度八八八果陣,我睇晒最新情況,同埋綜合各大氣象站預測,我又唔係真係覺得咁樂觀。簡短理據如下

跟住矛盾去旅行本來係ViuTV既最話題作,差唔多叫得做頭炮開山之作,而最吸引人睇既果個環節,就係長毛X曾主席。其實當中經過小心既取捨,牽涉既爭議唔多,最敏感既政治話題亦無出現,但效果出黎,作為一個娛樂節目,係收到成效,大家睇得開心,仲有一堆腐女係度二次創作添。係,你無睇到長毛同曾大打出手,亦都無因為講六四車死左幾多人而不歡而散。

柴灣浸到咁,除左因為豪雨又千年一遇,所以香港既排水設施即使跟上強國既科技發展都未能有效排洪之外,其實颱風入秋先黎造訪香港,亦有一定關係。稍後常識都知道,如果正常情況,香港入夏就受西南季候風影響,入秋冬就開始有東北季候風。東北季候風形成,係因為華北氣壓上升,所以北風吹黎,而且係較為乾同埋較為冷既。所以香港入秋冬,天氣當然會轉涼。

「NICOLE,你男朋友PROPOSE左牙???」搞咁耐,加左咁多茶都未肯走,就係為左呢一句。

呢篇文唔係想針對任何人,而係想針對整個已經真心痴左線既風氣。而更痴線既係,有D人仍然認為係今時今日洗少少錢,鋪張少少,搞一個人生只得一次既婚禮,係正常,係最低GRADE而且係無可厚非既。係,依家講緊果少少錢,係平均數緊港紙三四十萬。當好多人都係度呻窮,拎唔出過百個俾唔起首期無屋住果陣,唔知點解婚禮仍然可以一屈三四十皮,接近上車盤既首期一半,又覺得『正常啦』、『差唔多啦』。整件事,慘過鋤D俾人四炒。

成就大義?太離地了

今時今日,突然一聲不吭從後門蹓掉,已美化成逃生術。愈是奸狡的,愈懂得A字膊,泥鰍軟功,滑不溜手。這種人雖不太實幹,但爬升往往最快。有舞台劇曾歸納此現象為「職場卸膊操」,當一眾西裝友在台上手舞足蹈,高呼「呢樣野唔係我跟開」,台下觀眾亦轟然響應,因為人人都有共鳴,不管哪一個你我他,都可能曾經向你卸膊,給你黑鍋蕉皮。黃子華一早也說了:搵食啫,犯法呀?成就大義,在現在的香港,太離地了。最緊要保住份工,有錢供樓,把子女送去外國。

如果搵得錢夠多就可以做傑青的話,我身邊大把FRD都做得。但係數最短時間入面以最兇險最粉身碎骨既方式賺最多既錢既人,恐怕係非阿祖(假名)莫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