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鵝鑾鼻燈塔
鵝鑾鼻燈塔
鵝鑾鼻燈塔
前高登講故人。現為廢中。努力抵抗中年危機中。FB PAGE:https://www.facebook.com/Ellan.Ou/

「哥哥仔,大家都係成年人,我係睇得出呀。你係想出黎搵食,仲好飢渴好飢渴添,但係唔緊要,你咁好彩撞到我,我黎就係幫你滅火呀。下?」

個女仔極度後生,長髮及肩,皮膚透白,明眸酷齒,小圓臉,完全係美少女既面貌樣,只係略施脂粉,竟然都咁明豔動人,睇佢既七分臉,甚至係有少少似龔嘉欣。但係更令人震驚既係佢既身才,唔高,但完全係葫蘆身形,佢只係著住一隻白色小背心,黑色熱褲,粉紫色絲襪,血紅色高跟鞋……

「我可以肯定今次呢味菜,一定可以打敗你個天下第一雞。」

【陌事錄】渡輪

在九龍,有一條「渡船街」。但若然有遊客專程跑到那兒,定必感到好生奇怪:因為該處不但沒有渡船,而且離維多利亞海港,還有很大一段距離。現在的柯士甸站,以及瀕臨爛尾的高鐵建築地盤,是以前的海岸線和佐敦道碼頭的舊址,即「渡船角」。當時,香港不止有天星小輪的渡海服務,我們還可以到渡船角,乘大船過海。被稱呼作大船的,是那種大型雙層客輪,噸位較重,上層可載客,下層則載車,在海上行駛時即使稍見風浪,船身亦絲毫不見顛簸,乘客可以安於座位,遠眺兩岸景色,風景怡人,海風颯颯,十分寫意。

「哼,佢既反應咪算好囉。曾經有一個人食完我既炸子雞,激動到自己衝出馬路,俾車撞到入醫院添啦。不過佢入左醫院都一樣打電話俾我,話多謝佢教曉左咩係活著,點解生命咁寶貴,撞一次車完全值得。」

寵物小精靈同人類可以和平相處,戰爭似乎絕少有所提及,亦都唔會因為唔同既派系而出現好似敍利亞既移民問題甚至恐怖襲擊。世界享有高科技,每一處地方都青山綠水,不論係大人同小朋友似乎都可以開心地生活,甚至唔愁衣食問題去捉小精靈並且從事相關既事業同埋研究工作。我地絕少了解到寵物小精靈既世界入面既政治經濟同埋金融制度,有無失業率或者犯罪比率等等。即使係大反派例如經常出現既火箭兵團,亦似乎不斷失敗,而且所謂既行惡事同現實世界所作所為完全無辦法相比。

「無錯,就係廣東做雞明菜之一,當紅炸子雞!」平時婚宴就真係食得多,但係從來都無好感過。肥膩,無味,皮軟,多骨,完全係垃圾。

我唔係話完全無聽過LONG-D到最後可以共諧連理而且開花結果既例子。等於每期都有人中六合彩既,果個人唔係我渣嘛。失敗既例子實在太多。同埋如果本來關係係愈親密,愈係如膠似漆,呢段關係既死亡機會就愈大。

但係正所謂飽暖思淫慾,食完醉雞,好快,我又諗番去「正經」事。

咁依家係隻遊戲究竟會唔會成為經典中既經典,不斷一代一代咁傳落去,值得令到我地都要係咁去不斷鑽研呢?你估如果比較番Angry_Bird,或者Draw_Something,今次Pokemon既熱潮又可以堅持多幾耐呢?一年?五年?十年?我諗大家都可以心入面俾個答案自己。到時再睇番應該都會幾有趣。

【陌事錄】石堅

大家可能只聽說他在粵語長片的黃飛鴻電影時代,飾演過無數次的大反派,戲中他時常眼神陰冷,並且在壞事做盡後,發出教人汗毛直豎的奸險長笑,令不少港人看得咬牙切齒。但堅叔深入民心的,當然不止於此。從如來神掌的「天殘腳」、倚天屠龍記的「金毛獅王」,到利口樂廣告中一句「邊個夠我奸」,都成了他「奸人堅」的獨家商標。

「得得得,知知知,就快到。唔好咁心急得唔得?」終於,經過一條爛開左既路,再轉入一棟睇落就Lum既唐樓。昏暗既燈光下,我地開始行樓梯,上去二樓。下,咁刺激就入民區禁鐘仔呀?正呀。點知門一打開,入面豁然開朗,絕對唔似係流鶯之地,仲有一個笑容可掬既中年男人應門:「喂歡迎光臨呀,幾位呀?」

多花時間捕捉可愛的小精靈,化戾氣為祥和,說不定各國的槍擊案和恐怖襲擊的機率也會下降哩。預防勝於治療,隨時消滅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契機,就憑這個遊戲。自從熱潮捲起,風靡全球,已經有甚麼醫學研究指出:玩這個遊戲,可以令一眾宅男宅女走出家園,重新接觸社會,甚至可以令自閉病患者重過正常生活。這樣說來,多玩Pokemon Go,實在是有百利而無一害呀。

「廣東人做雞方法就夠多喇,但係秦國人做雞就好簡單,你睇,間間分店都係得一樣,就係海南雞飯。」然後佢大聲叫:「伙記,即刻黎兩客海南雞飯!」

「你?你想叫雞?頂,唔好講笑啦。正正經經搵條女做女朋友去Hi唔好?係都要去俾錢?你對唔對得住養育你既父母親?」

【陌事錄】記者

在傳媒業未被進一步扭曲(或者有些人視之為進步),記者可以較為隨心所欲的寫自己喜歡的東西,進行自己想要的採訪。較多人覺得記者是高尚的,因為他能夠監察權貴,描寫先進社會的陰暗面,喚醒大眾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