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鵝鑾鼻燈塔
鵝鑾鼻燈塔
鵝鑾鼻燈塔
前高登講故人。現為廢中。努力抵抗中年危機中。FB PAGE:https://www.facebook.com/Ellan.Ou/

垃圾徵費,說穿了都是稅。每個人,尤其是中國人,天生都有種潛基因,一旦發作,就想走私漏稅。新界走水貨,愈禁愈猖獗。執法愈難,愈多人躍躍欲試。我只是擔心,單憑更改垃圾箱設計,真的可以打消這念頭?會不會有點好傻好天真?街市的呃秤阿婆,平時落足演技,也不過是為省下一個幾毫。她們會為了這徵費,跟你奉陪到底。

正常情況,如果俾人睇穿一個人係有心插隊,多數就會立即俾後面一大堆人圍屌,所以直接去插隊打尖,係愚蠢既做法。有心搞亂檔既職業打尖高手,就斷然唔會咁做,佢地必然會係排隊同唔排隊中間果段灰色地帶,即係條直線以外果兩三個身位,行黎行去,望黎望去,似係湊熱鬧,又似係聚眾討論,一時大笑,一時喧嘩。咁樣做,就會吸引佢既同黨:都係想趁亂打尖既人,一齊開始有默契地,係個隊頭到圍爐,於是條直線,開始唔再係一條直線,而係變成一個淋巴結,甚至成為一個扇形(如圖)。

日常生活,相信大家對還原都唔會感到陌生。例如係電腦上既文書處理,還原就係將工作,回復到上一個儲存點。好多時候,發現有D野咁樣寫無咁好,我地都會選擇還原,將佢變番一個比較舊既狀態。新既版本,同舊既版本,多數都會有相似既地方,但你有無諗過將新舊版本作並排,變成一句句子?

我係來信人,睇到咁既回覆,係會感到異常憤怒,覺得自己意思完全被漠視,而且對方似乎日理萬機,又唔能夠自己覆,只係交俾秘書處,秘書處邊個又唔知,匆匆幾句就算,衰過政府,明顯不聽網路民意,對之嗤之以鼻。唔好講日常生活,係公開試,咁樣既水平,加上各種如果要渣正黎做既格式上失分,又係一個不合格既最佳例子。

修習鄺體,如果你以為只係強行將句子斬到人形蜈蚣咁似斷非連,又或者亂用標點符號而故作瀟灑,咁你就大錯特錯了。呢個只係鄺體既表象。實際上,鄺體入面要表達既係宇宙入面,一即係全,全即係一既國家鍊金術式精神,咁先為之最高境界。在此,我可以有三大口訣講俾大家

誰不想內如草包,一樣得以躍升龍門,位極人臣。事事無的放矢,到最後亦相安無事。你恨得我牙癢癢,但偏偏就是不可奈何,多年依然健在,一曲走天涯,永遠不死,吹咩。阿叻,配上現時的香港,的確是最佳人選。

這下子,強國國民說要繼續大力支持蘭蔻,抵制何韻詩。我對此是表示同情的。稍為熟悉國情的,分析一下,整件事不難理解

好容易諗起夏日,藍天白雲,然後最好就係,燃燒自己既青春,談一場轟轟烈烈既戀愛。點解?因為八九十年代果陣,日本經濟泡沫未爆破,流行文化席捲整個亞洲果陣,寶礦力既廣告有唔少都相當之深入民心。至少我到依家好多都仲有深刻印象。來自東洋既美少女,好健康活潑咁係太陽之下揮灑汗水,然後再配個好聽既背景音樂,飲番啖寶礦力,再係鏡頭面前,自然流露,展現滿足甜美既笑容,足以令果陣不少宅男毒男完全心醉。

我地首先要明白既係,語言係真係會死的。本來如果你有一堆人不斷講,講完又教俾下一代,一個語言,就唔會死。但係語言點解會變成方言,就係因為方言不是主流。至於甚麼才是主流?政治取態,就足夠影響咩為之主流。為左統一,為左方便,為左甚麼傳播之餘此類,一個政權,係可以用一個絕對既辦法,令到一個方言死亡。

Yuki係唯一一個去溫記幫襯既妙齡少女。佢身材好好,玲瓏浮凸,青靚白淨,但係眉宇間經常帶住幾度傷痕,有一頭長長但係亂糟糟既金髮。著既雖然聽人話周身名牌 (好似係),但都好似幾污糟下,有D地方仲穿左幾個細窿,唔知係蟲蛀定點,似足十幾年都無洗一樣。佢成日講野,都扮晒有料到咁中英夾雜,地盤佬當然唔明佢講咩。但因為佢本身姓紅,有人又覺得佢樣正身材得得地,有三分似果位電視箱女藝人孫_雪(So99y講唔出名),就乾脆叫佢做YukiHung,通稱Yuki。

一人一段職場坎坷史

我唔知我有無同你地講過?我返第一份工果陣,寫完個REPORT,即刻俾老細叫左入房照肺,最正既係,其實字裡行間,已經知道佢係咪無睇份REPORT,但佢又一口咬定

大家成日都話想睇好書,學英文。岩喇,岩岩出左本《Report_of_the_Commission_of_Inquiry_into_Exceed_Lead_Found_in_Drinking_Water》。我誠意推介俾大家,鉛水報告雖然好長,但用字淺白直接,單刀直入,當故事咁睇,睇下香港依家腐化到一個咩程度,以及出事之後,人性最醜惡既一面。

大家以為很好笑,很無厘頭膚淺,又不押韻。少年,你太年輕了。再仔細去分析歌詞,不難發現,他的音樂根底極為雄厚,能夠做到中西並包,確實是個不可多得的天才。

客根本就無人知邊個先最需要個位。正所謂無人係全知架嘛?即係InformationAsymmetry啦?就算渣住拐杖,都唔一定想坐,因為可能佢下一個站就落車,而且佢好近門口唔想郁,你夾硬要佢坐,即係佢呢個旅程以外另外疊加成本,對佢黎講,係無UtilityGain,即係佢唔會開心。

回想起來,王菲,和現在大熱的黎明一樣,都是北京出世,來港發展,能操流利廣東話的歌手。天籟之音,繞樑三日,在當時,可以說是驚為天人,唯她而獨尊。稱霸樂壇後,一向我行我素的她,卻突然和竇唯熱戀,懷孕,結果跑回北京洗廁所、生孩子。復出後,她的演藝事業,走得更遠,但這都是後話了

係呢度講番一件小事,零八零九年,我地M群財經台一班炒友,就提出要恆指大跌,必然要做淡重磅股;而要做淡重磅股,金融海嘯重災區大笨象匯豐,係不可能不在被大沽空之列。我地一早話穿一百蚊,係遲早既事,而且一穿,就係無底深潭,有排都不得翻身。記得果陣係高登,俾人鬧到狗血淋頭,但結果,日日睇血肉長城,穿完一個十蚊又一個十蚊,一邊係Office飲住Latte一邊食花生,一直去到三十二蚊青姐落淚既經典場口,果下先係M群其中一個代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