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鵝鑾鼻燈塔
鵝鑾鼻燈塔
鵝鑾鼻燈塔
前高登講故人。現為廢中。努力抵抗中年危機中。FB PAGE:https://www.facebook.com/Ellan.Ou/

你正想解釋這裡是香港的本土文化,中西飲食匯萃,而且價廉物美,是一眾親朋樂聚天倫的好地方,連梁天琦參選區議會時,也曾來過。但法官大人,這一刻,她並沒有給予你任何自辯的機會:「坦白講,大排檔我真的是OK的。雖然聽你說那時,我已經打了個突,但OK_Fine,我一心以為會有驚喜,但想不到……」

一個廁所,亦都係正正反映著一個民族既優勝劣敗。廁所係最私人最隱密既地方。你可以係果度,大門一閂,就為所欲為。所有平時既道德教條,公民教育,都可以拋諸腦後。佢係一面照妖鏡,可以將一個人既惡行,完完全全揭露得無比徹底,而無須負上任何責任。所有既野,都會由偉大既清潔工友,同埋下一個去廁所既幸運兒承擔。所以,一個人可以有幾衰,去一去廁所,一定無所遁形,IP都唔駛Check!

明明建制派就已經坐擁最多既資源,以及人脈。換句話說,真係「成個球場除左觀眾,都係我既人」,係著重表面皮相既世代下,要搞好形象,真係咁難?重賞之下,亦必有人變節,棄明投暗,幫手洗白。要知道,世界一向崇優,呢個係人既天性。假如君主進行極端統治,但佢竟然能夠勵精圖治,恩威並施,係黎民安區樂業既情況下,好一部份人就會甘願被麻醉,甚至唔介意失去民主。

醫生一直囑咐我,視網膜脫落,係可以復發的。眼球因為近視而拉長,視網膜變得好薄,所以就會隨拉到穿窿,依家用激光燒焊番好一度,並唔代表其他地方有事,所以一定平時留意下視力有其他異樣,例如黑點,空間扭曲,出現一個布簾之類,都係不祥之徵兆。

依家好多媒體,都會有即時新聞。但係即時新聞,個個都識做,而且好多時候都係大家講同樣既野。因此,最後定輸贏既地方,都係要講質素,同埋有分析。快,的確就無可能做到好indepth既analysis,但係關鍵之處,在於未takeside之前,都可以有能力即刻將問題或者個gist提出黎,draw成個public既attention,然後等所有人一齊幫你諗,一齊接力,去做果篇新聞。

飄移人工島

至少在特首辦裡面,把龍門移來移去的能手,就大有人在。速度大概比黎明,把那些中國製的天幕移除,來得更快。難怪他們工作就這麼一天,就已經有過萬的人工,雖比不上皇馬頂尖球員的薪金,但相信生活絕對比去南華踢甲組的球員,來得愜意,絕不用考慮九千元會不會不夠駛,這類寒酸的問題。

佢對手係政府,一個個底一早已經花左既政府,所以危機一爆,矛頭唔係即刻指住Leon,而係政府,於是Leon可以Buy_time,黃金一兩小時,即刻去Control_damage。

大家係人生上面,去到最後,都要識得點樣運用自己既錢,去搵更多既錢。一係,你就努力打工,好似我咁一日OT到黑;一係,你就去做生意,諗條絕橋去賺人地既錢,然後發達;再唔係,你就要學識投資。而投資,係一件長遠既事,要一直學到老,而且,並唔係一朝一夕。依家強積金變成垃圾,全民退保又只係空中樓閣既時候,投資,係自身財富既極其重要一環。

食環署係政府入面其中一個最Bureaucratic既部門(Ohsorry用左英文,係官僚主義至岩)之一,搞一個咁既牌照,一定會批好耐,同埋會有好多人睇同去Clear,斷唔會話一日時間,就會知道,個牌到最後究竟批唔批得出。如果我地去睇岩岩政府出既新聞公報

有時最短暫既距離,就係最遠既距離。老土,但永遠岩駛。

熱到想死,熱到想即刻返屋企,熱到想係咁沖涼。但即使如此,暑假最好既地方,仍然係,時間係無可比擬地寬裕、充足。

大家由童年追到中年,甚至步入緊晚年,自然不心存奢望。作為全職獵人燒書隊第一分隊既永遠名譽燒書隊總參謀長既我,只有幾句講,就係:單從全職獵人呢套野,你唔好理佢講咩,已經有好多人生道理係入面。

雖然「拋」、「擲」、「掟」,三個字都代表手部動作,亦都代表手本來拎住一件物件,再將佢脫手既意思。但係以上分析可見用法各有細分,亦係中文/廣東話奧妙之處。如果有人話三個既意思竟然一樣,相信佢中文水平應該不如三歲細路。

金庸係未辦明報之前,係搞一份叫做野馬既小說雜誌。據聞,呢個係出自《莊子》《逍遙游》:「……鵬之徙于南冥也,水擊三千里,摶扶遙而上者九萬里,去以六月息者也。野馬也,塵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野馬者,取其很自由、有雲霧飄渺之意。係做野馬雜誌果陣,金庸搵左另外一個佢覺得文筆好好既人做編輯,而呢個人,叫做潘粵生,亦係文人,曾經做編劇。

歷久常新的自由騎士

我係讀書時期,雖然未致於係Freerider磁石,但係撞到既次數,亦一定唔會俾女給食檸檬既次數為少。尤其是同 D 唔熟既人夾組,危險性就更高。呢 D 人,當成組之後,就已經當自己完全成功,可以就此功成身退,之後就會以各種各樣既理由,搪塞自己出黎開會,或者只係會開一次半次,開果陣心不在焉,對身邊既事毫不關心,然後早走。

舊時香港經濟未起飛,窮人好多,這些廣東麵鋪粥鋪,街邊攤檔,成行成市。價錢便宜,飽肚,可口,絕對是香港人的恩物。那時有多少人真的吃得起生猛海鮮,魚翅撈飯,又或者日本的魚生刺身?你試試去問問你上一代的長輩父母,看看得出甚麼結果?然後你再問:那麼,有吃過雲吞麵嗎?答案是肯定的,因為只是幾塊錢一碗。畢竟沒吃過雲吞麵的,也不算甚麼香港人吧?甚至隨時有人,是吃雲吞麵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