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鵝鑾鼻燈塔
鵝鑾鼻燈塔
鵝鑾鼻燈塔
前高登講故人。現為廢中。努力抵抗中年危機中。FB PAGE:https://www.facebook.com/Ellan.Ou/

如何寫一篇好文章?

如果單純快而言,當然要一切都以速度黎考慮。首先,你要有不錯既打字速度。第二,你要壓縮自己既思考時間。例如,可唔可以完全唔作任何準備就可以寫到文,直到完?又例如,可唔可以寫完已經唔駛點睇同改就可以即刻出街?當然,咩都唔做細部處理,出黎既質素當然會參差。可能會白字連篇,可能會詞不達意,可能會1999。但如果只係講快,就一定要盡量做到不加思索。情況同打機要追求效率一開始咁差唔多。

因為想見看更既人實在太多,而名額只有兩個。文書我唔掂,所以考文果下我一定無資格;至於武方面,有關當局即時舉行左天下一武道大會,表明邊個最後都無訓低,而且無毀壞到公眾地方既,就可以奪得看更一個席位。但我識打條鐵咩?只見賽事一開始進行,就已經出現左一亂鬥既情況。好彩坐係我身邊既MK曹星如,佢一下子就一彈一跳,拉左我去另一處安全地方暫避。

到有人做到啦,眼紅又快過交通燈,眨都唔駛眨,又唔抵得,又開始係度酸,背後講閒話又有,當中公開批評又有:係呀,件野係做到,但都唔知佢係咪真係乜乜乜,話唔定係有咩手段,走左咩捷徑,又或者講咩唔跟程序。之後就會論斷人地,贏都贏得唔光采,勝之不武。有本事下次唔好乜乜乜再做多次呀。但自己開既假設條件,必然苛刻到爆。

也許,就是因為當時Twins是這樣的紅透半邊天,而阿嬌又是這樣的萬千寵愛在一身,奇拿一事才做成如此巨大的轟動,即使是那麼多年後,仍然是高登每年口痕友的賀年節目。她的痴心被錯付,而且錯付給一個洗腳不抹腳的電腦白痴。

男士條褲爆左軑,所以賢良淑德既新娘即席跪低幫手補番條褲,稍懂針黹既都知,最後聯完針梗係要咬斷條線架啦,咁樣溫馨既一幕,變成一張婚紗相,其實都好溫馨呀

「今年一個看更位有二萬人爭一個位呀。我勸你就好好準備好裝備下至好黎喇。嘿。嘿。嘿。」果幾下意味不明既笑聲,我真係唔知代表左乜。但係舊時D看更,都係刨下馬經訓下覺同埋同街坊講下甜故笑話架渣喎,有咩野skill_set呀?Anyway,表我就填左,然後真係俾人引領左去另一個地方,係一個類似體育館既觀眾席。發現入面一早已經萬人空巷。

果陣參加咩大O細O果陣,就已經有組爸組媽經常日日叫人嗌口號,學dem_cheers,同埋洗腦。組爸組媽往往都好似拍門傳福音既修士一樣,虔誠得黎又要好語重深長咁話:「唔做過呢D真係唔好話自己讀過大學。信我啦,你之後畢業十年到時日日返工營營役役,然後望番轉頭,就一定會回味番依家呢個時候既美好時光,亦都唔會後悔。。。」

依家要緊記既係,香港人生仔女出黎,都係想安安份份咁出人頭地,而所謂既出人頭地係唔包拎諾貝爾。做個醫生律師咪幾好,最好有個全國政協做下,你搞咩做研究呀?讀咩PhD呀?知唔知讀博士多數無人要唔係就離婚架?

大家就會開始當佢地係娛樂圈既藝人一樣,慢慢去探究究竟佢會唔會嫁入豪門,釣金龜婿,又或者突然入左中環搖身一變成為公關主任,郁一郁口就年薪過百萬之類。過往就已經有咩怡怡呀,珠珠呀。當然少不免又要講網民點樣鬼哭神號,而且又有咩繼任人選等等。

哎呀個網上好多垃圾文廣告文鱔稿喇投共媒體啦依家無晒D高質文喇個個都只係呃like呃些喇

杜小姐好似話去九州著衫浸溫泉俾人網上喪鬧,當然係丟晒香港人架啦。但係如果我係佢,就會出黎振振有詞駁你話:我個節目多人睇呀,我個Insta多人追蹤呀,你地班酸民咪係度酸囉。多人鬧,證明就係香港人鍾意睇囉。

悶聲發大財

一切既有關道德、宗教、政治等等既敏感議題,都係所有商人都會諗盡辦法去敬而遠之的。就算係已經極度劃時代,走在最時代尖端既科技產品,都肯定會避忌呢樣野。科技產品,要不斷同時間競賽,所以一向要步步為營,如果唔係隨時即刻玩完。就算強如iPhone,佢都唔會突然之間發左神經,加推有「卍」字符號既機殼,或者話推出一個新既app,係可以搵到全世界邊度有得安樂死然後收費最平的。

以身作則,徙木示信

下層的穩定,來自上層的治術。這種穩定,亦包括是否「以此為家」的歸屬感。當然,愛國者總會批評那些號稱愛好中國文化,甚至在香港的大學率先推行華文研究的人,是偽善的懷柔殖民政策,但人家就是做得如此徹底,甚至連廣東話也學了,再一本本中國典籍翻譯過來英文,甚至把自己的子女也乾脆放在香港接受教育,而不是趕著把他們送回大不列顛,以保自己甚麼高人一等的血統。為甚麼戀殖?明明不是自己當家作主,明明那時一樣有欺凌貪污,但就是覺得那時日子過得比現在好。人向來善忘,其實是不會隨便懷緬過去的。

如果你沒有看過,恭喜你,你的人生是完全沒有任何損失的。這種比狗血更狗血的劇情,永無休止又不斷無限loop的橋段,看了也想把自己雙眼也插盲。簡單來說,主角不論做了甚麼,也無法打死早已不死的吸血鬼之王,只能眼看自己的同伴一個又一個的死去(有時甚至要自己親自手刃的)。開頭,還會看得有點愀心,但後來一早已經盲目了,看到也只會直冷笑。

殺牠死

講得上殺氣騰騰既,就應該點都比唔上「殺牠死」。幾裸露,幾直接,幾霸氣。講真,係屋企見到小強,當然希望有一隻殺蟲劑可以即刻置佢於死地。如果噴完之後隻野仲鮮繃活跳,甚至飛起上黎,直向你個五官衝過去,你唔即刻嚇X死?所以「殺牠死」個名真係改得好有說服力。如果叫「世界和平」,你反而唔知佢做乜9,岩唔岩?

古往今來,有幾多走在最前線既大學人士被認定為異端邪說?佢地都被認為精神有問題或者反社會,甚至係叛國(因為動搖到政權)。政府既做法,當然只能兩個,一係就隻眼開隻眼閉,然後有著數就大家一齊分;一係就盲目冚晒所有野一拍兩散,見人就殺。我唔記得晒以前咩大學之道喇,但係好似話拉丁文都係講緊宇宙呀嘛,即係所有野啦,係大學講野,討論,係唔應該就住就住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