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力行
鄧力行
鄧力行
寫作人,評論文章散見《明報》、《蘋果日報》、《獨立媒體》、《輔仁媒體》、《主場博客》、《評台》等。大學生,現就讀於中文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系。Facebook Page:fb.com/lincolntanglikhang

宗教的意義,在於盛載信仰

「寧願繼續做一個有信仰而沒宗教的人」這句說話,我不是第一次聽到。在我身邊,有不少「有信仰,沒宗教」的朋友,當中更有些,是曾經恆常在教會聚會,甚至擔當不同事奉崗位的,卻因不同的原因離開了教會。他們離開教會,卻沒有放棄信仰,因為他們仍然相信耶穌的真實。

我不知道,從何時開始,我們的牧者不再在他的羊站在一起,而是站在權貴的一邊。我不知道,從何時開始,我們的牧者不再講耶穌,而只是不斷的講教會。當宗教領袖只看到教會,卻看不見耶穌。難怪,很多人只看到黑暗醜陋的基督教,卻看不見光明美善的基督。

高永文的秉公辦理

對暴力行為「秉公辦理」是警方的責任,這個「公」是指按照法律,按照守則,按照程序,按照他們所受的訓練,去制止暴力,保護市民。這個責任,並不會因受到暴力對待者的身份以至行為所影響,應當是一視同仁的。莫說是在街上佔街犯法的人,即使是殺人放火十恐不赦的罪犯,也有受到警方保護免受暴力對待的權利。高局長的言論,無異於將應受執法者保護的群組由「所有人」收窄為「沒有犯法的人」,實在非常恐怖。

這是為了我們的未來

無論你同意不同意佔領街道的行動,幾乎每個香港人,都為此付出了一定的代價。不是嗎?在佔領區附近上班上學甚至居住的,固然會受阻不便。至於遠離佔領區的,生活也不能避免被與佔領行動相關的資訊、意見和討論所充斥,為此付出了不少的時間和精力。幾天下來,不僅Facebook和Whatsapp盡是有關佔領的訊息,甚至在茶樓裡,茶客們也都搖身一變成了「時事評論員」,就此議題爭辯不休。無論街上市民佔領的地方如何有限,佔領運動已佔領了香港人的生活,佔領了香港人的心思意念。

語言與方言

粵語是「語言」還是「方言」的爭論無日無之,這爭論本身其實是毫無意義的,因為當我們將「語言」以政治社會因素分類時,就可分為「共同語」和「方言」兩類,「方言」其實是「語言」的一種。故此,在邏輯上,粵語是「語言」還是「方言」的爭論,其實相當於爭論鄧力行究竟是一個「人」還是一個「男人」。

守護正體字 捍衛粵教中

使用繁體字,是香港之所以為香港,香港之所以異於大陸的其中一個顯而易見重要象徵。語言文字,是我們日常生活必然不斷接觸的,是十分切身的問題。當我們每天在街上看到的大廈名、商舖名、各式各樣的告示等等的繁體字都變成簡體字,對於香港人來說,香港就不再像香港了。我們可以接受繁簡(英)並列,正如在公共交通工具的廣播上廣英普並列一樣。方便大陸遊客的原意並沒有太大的問題,但總不能喧賓奪主,以簡代繁。這裏是香港,是香港人的主場,無論如何都應以香港人的慣常用字繁體字為先。

最小的弟兄在哪裡?

誰能夠承受神的國?想要進天國的人,在地上應怎樣做?這應該是我們基督徒最關心的問題。耶穌基督在橄欖山上,對門徒說得很清楚,能承受神的國的人,是那些曾在祂需要時,給祂吃、給祂喝、留祂住、給祂穿、看顧祂、來看祂的人。雖然,我們不可能供應耶穌基督的需要,但祂卻給了我們最明確的指引:「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沒有行為的信心是死的,今天我們稱耶穌基督為主,我們稱自己為基督徙,祂親口吩咐我們要做的事,我們又是否有身體力行?

當常識不再是常識

曾經,我們都以為,香港是香港人的香港,是常識。今天,我們發現,中聯辦干預香港立法會議員投票,已經成為常識。曾經,我們又以為,中聯辦即使要干預香港事務,也不能明目張膽地去做,是常識。然後,我們又發現,新成立的「國家安全委員會」,架構竟包括港澳辦。似乎,對於香港的控制與打壓,已經到了無須掩飾的地步。

保密為名 獨裁為實

當所謂「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的決定原來根本只是由行政長官一人作出,而有關決定又可以以行會保密制為名,拒絕向市民交代決定理據,則香港可以說已是陷於獨裁統治之中了。香港人若還不覺醒,真的以為行會保密制真的是甚麼「行之已久」而又「不可破壞」的制度而接受政府的解釋,香港必將墮入萬劫不復之境。

膚淺的道德 崩壞的城市

我不以為林慧思老師當街講粗口是正義的行為,但以她所犯過錯的嚴重程度,社會施加於她自己、她的學校,以至她的學生身上的壓迫,實在已經太過分了。也許,香港真正的問題並不在於道德標準的高或低,而是我們對道德實在看得太膚淺太表面。當我們只是為道德而道德,只懂傾盡全力去批判幾句粗口,卻漠視真正使社會道德崩壞的行為,我們只會變成真正的「道德塔理班」,讓道德成為殘害他人、毒害社會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