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燕韶光
海燕韶光
一個土生土長,普普通通的香港人。作為一個理科大學生,欲深信文字並非只是關乎考試學習,更是反映自己對生活的思考和態度。

舉個例,故事中設有九柱角色,屬於鬼殺隊中能力最高強的領導。然而,在柱級以下鬼殺隊其實還有十天干的分級(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不過我問你丙級或甲級的鬼殺隊員有誰,你能數得出嗎?到頭來全故事就只有「柱」和「不是柱」。在這方面,一拳超人都做得比鬼滅好

為動漫節平反

今日你走入灣仔會展,同行的或許有很多已經把髮型和髮色set好,甚至已穿上角色服裝的cosplayer。鏡頭之下,或者很多高高在上的人都在標籤這些人為奇種異類,或者「毒不可耐」。但你再仔細看看,見到這些人臉上原來都掛著香港人早已久違的笑容,你那刻停下來,想一想上次可以如此因自己所做的事而高興地笑是哪時?

當妳在世界的彼端

「你真的要走嗎?」那天他緊握著你的手,柔聲的問道,眼神中看得出他仍有一絲期盼,期盼著你會回心轉意,待在他的身邊。你嫣然一笑,拍拍他的頭,「誰也想出去闖一闖呀,總不能把自己困在狹小的香港裡。乖啦,我又不是不回來,可以facetime的嘛。」嘴裡這樣說,但你看著他那失望的神情,還是泛起一絲憐憫,忍著淚水呵護他。

「以前你地入職個年代,你打得嘅話就緊係冇問題,」Teddy攪動著檸檬茶裡的冰塊,「但而家變曬架啦,你就算係好打都未必安全。」

我知道,不可以一竹篙打一船人,我明白尚有不少舍堂是仍在努力透過不同的方法去貫徹他們的信念。例如有舍堂會全力爭取體育比賽上的冠軍,藉由運動帶出「一分耕耘一分收穫」以及「不甘於人下」的價值觀;又例如文化的活動和比賽,去解釋「一個人的感染力在於他自己的修養內涵」;有舍堂的同學熱衷於關注時事,甚至進行文宣街站各類工作,明白「理想大學生是坐言起行的領袖」。我是見到的,他們有努力去傳承這類良好的價值觀。

我真係好唔鍾意清明節

「喂呀仔,冇呀,提你記得應承左我同你老豆星期二去拜山。」我一直都不喜歡清明重陽兩個節日,無緣無故要走一段又長又斜的山路。從小開始已經跟著父親去拜山,記憶中每一次都總會在下山時或後生病。我祖父母那一輩不我出身前已經過身,所以於我而言他們是很遙遠的存在,更不會明白為何要跟著父母親去拜祭他們。今日去到墳場,走過那無盡頭的樓梯後,已看見父親在等著的位置,家母就站在旁邊。

不知從何時起,自己的心態突然變得開明而且會容易接受不同的人或事。於我而言,其實政見立場從來都不是一個問題,你屬於建制派思想又好,支持共產黨又好,抑或是堅持甘地式的和平泛民思想,甚至是只相信革命性行動也好,完全不是重點。正如今次特首選舉,你希望誰當選並不是問題。

旺叔唔係弱智,佢比在座任何一個都有內涵,而且有智慧。同樣係鬧人或者想侮辱人,你可能諗到嘅說話會係「仆你個街正臭雞」,佢講嘅會係「昔日女為娼,今為蕩子婦」。聽唔明?Sorry,唔係佢懶係野,係你文化修養低。

我大仔劉爽係太子(衡山王太子),二仔叫劉孝,三女叫劉無采,佢地係我前王后乘舒生嘅。我仲有細仔叫劉廣,係我之後個王后徐來生嘅。我前王后死嘅時候,孝仔同無采仲細,所以佢地就比較親徐來。有一日,有人同阿爽講話佢老母係被徐來用巫蠱之術害死,於是乎阿爽有一日就借意整傷徐來,兩個人就開始有牙齒印。同時,無采嫁完人之後比人遺棄,結果番到黎就做左個淫娃,成日同人上床。

身為太子,求其揾日奏明朝臣父皇,加我一條罪名,我就已經死得。反而其實老四想隊冧我好耐,三番四次同大佬講話可以代佢手刃世民,但大佬次次都唔準,仲鬧佢不念手足之情。咁代表咩?係呀,代表玄武門之變唔係因為我要自保,而只係我想做皇帝。

曾經有一個女孩,她年紀比男孩小數年,然而跟男孩卻像是一拍即合,因為不論價值觀,大部分喜好,還是相處,都跟男孩充滿著默契,甚至乎可以不用說出口也能找到用餐的地方,不用煩惱和討論,從來不需要過問「你想食咩」。認識兩人的朋友都會覺得他們即使不是絕配,不是登對,也認定二人的關係曖昧不清,總有一天會走在一起,成為一對。

溫到天昏地暗,你不是忘了還有JUPAS選科排A1A2A3吧?哪間大學氣氛好?哪個Programme_cut_off低?哪個科目會有趣?你有沒有研究過?

男人最咸濕時係鍾意由上而下咁望女仔,但當佢從下而上嘅角度望番女仔,往往係內心最安穩最軟弱嘅時刻。

在學會迎新營(大/細O)中所認識到的組員可能是你將來上課時能夠幫到你的伙伴。不過,我不能稱之為朋友,而且學會迎新營比較通有的問題是,其實彼此關係可能很弱,始終你不會認為三日兩夜時間能使你們變做管鮑之交吧?半年後,那個曾經每日有200個未讀的wtsappgroup已經沉沒到不知所終。其實在港大,就算所謂Rsource(找前人的參考資料),你也不會用到大細O 的人脈關係。所以第一,如果你是希望「搵定人脈R疏屎」而玩Ocamp,傻仔你已經中伏。

罪不在偷拍

馮敬恩沒有這種連私生活也要被公諸於世的心理準備,說到底他也只是一個年輕人,也只是一個學生。你報他「可能考慮參選立法會」沒什麼問題,報他「衝擊校委」也沒問題,不過報一個非藝人的私生活,對一個學生來說其實是很困擾。

畢業變失業

工程系的畢業生會人道一點,不過面對業界出現飽和的情況,最煞食的Civil仔居然也為沒有offer而煩惱,基本上有工就已經感恩萬分,也別要管人不人道,趁人工智能未完全取締工程界便好好的抓緊賺錢的每一秒。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