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國雄(長毛)
梁國雄(長毛)
梁國雄(長毛)
香港民選立法會議員,2004年首度當選新界東選區議席,當時得票60,925,2008年順利連任,得票44,763;2010年聯合黃毓民、陳偉業、梁家傑及陳淑莊,一同辭職並參與補選,發動五區公投運動,兌現自2000年首度參選立法會以來「為香港普選發動公投」的競選承諾,最後長毛得108,927名新界東選民授權,五名共得全港500,787名選民授權重返立法會。2012立法會選舉得48,295票順利連任,為新界東得票最高的名單。

2004年,我承蒙大家支持進入立法會,未敢為此竊喜,反而戰戰兢兢,仍然繼續為「倒董爭普選,反一黨專政」而奔走呼號!未忘勞苦大眾受官商勾結所害,替大家鼓與呼,直面權貴,毫不退縮。身為議員,不屑敝帚自珍,不但於議事堂遭驅逐,更於街頭一再被捕,屢遭政治檢控迫逼。今年3月,因於去年9月衝擊「替補機制」論壇而被判兩個月監禁,不過是晚近之例!禍起蕭牆;又由於在2010年與其他四位議員辭職,以五區補選進行「變相公投」,讓大家可藉此以「一人一票」,向小圈子選舉大聲說「不」,堂堂正正地高呼「2012雙普選」!

我有位助理,因為搶鄭汝樺的咪,被法官重判坐監14日。搶咪就要坐監,港鐵搶錢多年,該當有何刑責?我的助理為了抗議港鐵加價,搶咪連一句說話都未講,市民有冤何處訴?不是人人都如此清閒到立法會發言的。邱副局長,你年輕時在中大學生會講人話,現在做官則講屁話,你想升格做局長嗎?下次跳樓記得通知我:我當日提醒政府,地鐵與九鐵不要合併,可加可減機制「搵笨」的,最終政府有保皇議員護航通過合併;現在各方批評政府,你們就用立法會做擋箭牌,砸死了香港人和立法會,自己就逃之夭夭。特首只由1200人選出,你們不自覺可恥嗎?你試想想七月一日普選特首,你現在會說甚麼?「我們已經看到聽到市民的意見,我們一定會阻止港鐵加價!」

劉江華批評我扮英雄,劉江華批評我教壞細路,多謝你;我從不認為自己是典範,但我深知我首先要做一個人,人家如何評價,是他們的事。馬克思格言之一:「讓人家去說吧,走自己的路!」我無須爭著做萬世師表,這是你們要做的事,凡是偽善的人都渴望他人供奉,例如金日成、毛澤東,全部都是「完人」。我不做這種人,我只想其他人與我一樣,可以一人一票等值去選舉自己的領袖、選舉政府、選舉立法會,自己決定自己命運,無其他了。

我不求流芳百世,更不求長期在立法會工作,但我可告訴大家:只要我一息尚存,我都會繼續反對暴政,只要我一息尚存,我都會繼續反對廿三條,我留下賤命都要看著廿三條再次灰飛煙滅。

特首就可以準備退休計畫,包括安排深圳物業在天空餵魚,他有否關懷小市民?我想提醒政府一個施政概念,應該是「任何香港人不會在三年內揀選不到公屋」,不應該用平均數,就說香港GDP,平均每人有二十多萬美金,但不是人人真的有二十多萬美金,政府要救的是活在貧窮的人。

香港人的政治表率犯了重大錯誤,我們不徹查,對得起市民嗎?西九招標,是董建華年代官商勾結的鼎盛期,有人話緬懷董建華,喂~他的東方海外為何像汽球一樣不斷升?為何會有數碼港事件?西九的問題,是董建華搞單一招標造成的,而當時梁生就是他的幕僚長!幕僚長呀!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他的操守和行為當然要加倍注意。

我很感謝大家不厭其煩表達意見,尤其是莫教授,我二十幾歲時認識他,他已經提出三方供款方案,時間流轉,現在我已經五十幾歲,還有甚麼好說?香港人真的很痛苦。香港有二萬四千億外匯基金及財政儲備,拿五百億出來給老人都不行,我已經無話可說。這裡已經不是可以爭取到全民養老金的地方,雙方對陣良久,建制已無理據,我認為只有在議會外有機會爭取成功。

梁國雄在上周三立法會的發言被斷章取義然後大肆批評,現整理發言紀錄,亦歡迎公眾到立法會網頁比對現場錄像錄音。

放寬418當然影響深遠,倘若當初無放寬436,像我一樣做牛做馬的前線員工就缺乏了應得的勞工保障,難道政府不認為,制定政策是為了保障最弱勢的人?政府的職能不是為了被社會遺棄和踐踏的人去爭取應得的保障嗎?這就是香港政府的施政理念嗎?

甘地燒身份證是非常暴力的,焚燒國家發出的身份證明文件是要坐監的,他亦因此被遞解出境,他呼籲印度人不要繳稅,自己造鹽,才引起大屠殺,現在香港泛民主派是否這樣做?我當然可以不罵曾蔭權,泛民是否領導大家公民抗命?

我告訴大家,我來這裏正正要彰顯立法會是不義的場所,是由30名無認受性的議員,用15票或16票反對所有對於香港低下層有益的建議。我想請問大家,我們每天坐在這裏,每天上去吃飯,每天當一個所謂尊貴的立法會議員,但香港的普通人有否因為我們當議員而有所得着?無。

「以卵擊石,在高大堅硬的牆和雞蛋之間,我永遠站在雞蛋那方。」這位日本作家在2009年出席耶路撒冷文學奬,當著以色列總統如是說,為的是要替遭以色列政府逼迫、屠殺的巴勒斯坦人討公道。高牆與雞蛋,你會站在那方?

長毛於10-11立法年度共提出一項動議及三項修正。

這個政府,歌頌一黨專政;這個政府,稱六四死難者是死不足惜;香港特首,稱香港人都埋沒良知,認為六四血跡可以抹去,用墨寫謊言去代替;然後,我們說「不是!」我們在煽惑青年嗎?我們在迷惑青年嗎?年輕人攻擊過去的建制,事出有因。因為過去的建制,在他們的眼中,已經不適合現在社會的發展。

長毛於09-10立法年度共提出四項修正。

長毛於08-09立法年度共提出一項動議及七項修正。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