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佬
中佬
中佬
中佬,三十而立,最怕香港濕立立

一有新新事物,早兩日大家仲拗到火紅火綠嘅一些主流、早兩星期仲爭相恥笑緊冷血涼薄、早一個月仲實牙實齒話要捍衛守護嘅呢啲嗰啲,話咁快煙消雲散。要將舊事存檔?唔好意思,儲存空間不足。雖然總有史官每逢清明重陽出嚟提提大家當年今日發生過啲乜,但每年年尾嘅大事回顧,咪又係睇完就好似天氣先生咁:「吓?哦……」然後施施然 Life goes on 。再過啲日子,回南天潮濕,磁碟都發埋霉,讀都讀唔到咯。

無論周融定「張融」,無論麗芸定「元秋」,大家嘅共通點都係唔怕你恥笑,唔怕你用數字話佢「柒」或者「玖」,最怕你唔將佢哋嘅一舉一動擺上諸同好。喂講真,佢哋唔係傻,亦唔係低能,佢哋好清楚咩叫 Click Rate 咩叫 Share 咩叫曝光率,更清楚普羅市民嗰種「唔好搞咁多嘢」、「唔好咁煩唔好咁亂」嘅心態。只要佢哋嘅行為,可以「膠化」 (英文係咪 Plasticize?) 「佔中三子」同「泛民」嘅行動,就已經達到目標。

德國喺體能上嘅些微優勢,最終為佢哋帶嚟入球。加時下半場七分鐘,舒爾尼左路個人突破到三閘線傳中,葛斯小禁區邊心口腔定,車身窩利射破羅美路嘅十指關,為球迷帶嚟期待以久嘅入球。阿根廷喺所餘無幾嘅時間傾力反撲,美斯連頭槌都出埋,但始終過唔到紐亞嘅十指關。

巴西本來有一個應得嘅十二碼。奧斯卡喺禁區入面畀白連特閘低,慢鏡顯示白連特完全掂唔到個波,但就截低咗奧斯卡。不過,唔知球證睇到啲乜,旁證又唔提場,最終決定係奧斯卡插水領黃牌。冤枉呢。不過事後亦有人話奧斯卡專登伸隻腳白連特踢跌,係插水。你問我呢,我就覺得後衛喺禁區入面出腳一定要好小心,截唔到波又勾到腳,唔輸十二碼算你大命。

荷蘭半場換走有黃牌在身嘅後衛馬田斯恩迪,換入贊馬特右閘,古積特移去左路,都係志在有個勤右嘅、體力爆棚嘅球員幫手凍結鍾意喺右邊搵食嘅美斯啫。之後換走尼祖迪莊,間接說明佢真係啱啱好返,狀態唔係十足十,為安全計畀佢抖下好過。最後一個換人名額加時先用:唔係換龍門喇今次,換走冇供應冇空間冇發揮嘅雲佩斯,由亨特拉爾入替。

最後四強,最後四場。又有邊個諗到,最最最一面倒嘅賽事會喺四強先出現?仲要係主辦國巴西慘遭蹂躪?一連串嘅失誤、兵敗如山倒,將巴西喺家鄉捧盃嘅美夢葬送。

其實兩場準決賽都係以前世界盃決賽嘅翻版。 1978 年,荷蘭喺冇咗告魯夫嘅情況之下,再度躋身決賽,對住未有馬勒當拿主辦國阿根廷,法定時間踢成一比一,加時阿根廷入多兩粒贏三比一,甘巴斯梅開二度成為國家英雄。 2002 年,巴西有朗拿度、朗拿甸奴同李華度「 3R 」華麗鋒線,對有簡尼、波歷克同高路斯做軸心嘅德國,巴西由朗拿度包辦兩個入波輕描淡寫封王。

換邊之後情況大同小異,只係荷蘭更難攻入去。最有機會入波嘅,係史尼達左路嘅罰球射中柱,過一陣雲佩斯右路窄角度施射又係畀基羅拿華斯救到。史尼達之後左路笠個靚波畀雲佩斯,但佢離門兩碼發軟蹄,錯失入波嘅黃金機會。進入補時階段,雲佩斯先有右路罰球射得太正,白連特稍後左路送個地波出嚟門前大漏,雲佩斯衝前射門又畀哥斯達黎加後衛護空門再中楣。真係連個天都要場波打加時,冇計。或者美斯同佢嘅阿根廷隊友已經掩咗半邊嘴笑。

阿根廷同大家講,後面輸幾多我控制唔到,前面起碼入波先!上半場 8 分鐘,美斯喺中場擺脫成棚紅衫之後轉身餵畀迪馬利亞,呢位皇馬翼鋒想交畀希古恩走位但個波省中人改變方向,直接去咗希古恩腳下,希古恩情急智生快腳一射,比利時一對中堅包唔切,只可以睇住個波網仔入。學桂神話齋,好運好過好波喇。唔信你睇下賓施馬。

採取主動強攻嘅巴西開波七分鐘就有收穫。尼馬左路開出角球中間大漏,到遠柱由泰亞高施華後上輕鬆趟入空門。哥倫比亞防線走漏呢位巴西隊長認真唔小心,但亦見到巴西趁哥倫比亞未企穩陣腳就係咁砌嘅戰術相當奏效,嚴格嚟講哥倫比亞上半場係完全唔入局,落後一球已經算大命。

或者烈日當空、攝氏 28 度左右作賽,對雙方體力都造成多少消耗。基迪拉半場出返嚟嗰陣個樣攰到呢……呢個問題亦導致大家下半場攻勢唔多流暢,有威脅嘅埋門實在唔多。賓斯馬本應喺禁區內有個空位起腳,但佢避得過拿姆,侯姆斯又已經殺到。馬杜迪另一次窄角度都要起腳畀紐亞輕易擋出,又係一個攻勢選擇不足嘅問題。

阿根廷分組賽主要靠美斯打江山,華麗攻擊陣容實質上配合唔多,今場亦都冇大分別,每每都係靠迪馬利亞同美斯自已扭,扭唔到就斬入去,斬唔到就回傳。上半場比較成功撞到入去嘅攻勢,兩次都係喺右輔位起腳,但都輕易畀龍門比拿利奧接實。

警方在遊行龍尾離開維園後,已經極具效率地公布「 92,000 人由維園出發」的消息,網上及遮打道集會人士無不譁然。同時,警方及政府將遊行進度緩慢的責任推在慢駛的主辦單位車輛及中途插隊的參與市民身上。即使銅鑼灣中途加入者眾多,亦無改警方開放行車線太少、無法疏導的事實。以政府的腔調,與遊行人士對立甚至敵對的心態隱約可見。

揭幕前阿爾及利亞被視為魚腩,但喺 H 組出線已經證明佢哋唔嘢少。追溯返 1982 年世界盃,當年呢支非洲代表喺分組賽階段二比一擊敗過西德。你問我,德國多多少少都會有啲心理陰影。未贏過你嘛,大佬,仲要喺南美洲踢,地理因素令比賽更加均勢。結果又真係鬥到大家抽晒筋, 就連湯馬士梅拿參與罰球攻勢都謝拉特上身……

法國喺悶局之下攔截漸見凶狠,唔收腳、要人唔要波嘅情況屢見不鮮,但改變唔到尼日利亞慢慢分兩邊落底為主嘅格局。基奧特踢中鋒間接要更弗嘅賓施馬犧牲,兩人亦唔覺有咩眉來眼去互相配合。結果教練迪甘斯睇到眼火爆,嚟手換走基奧特,由基沙文入替,推返賓斯馬埋中間,左路攻力旋即增強--基沙文一次接近犯規嘅搶波,造就賓斯馬同佢嚟個 one-two 之後單刀,可惜射門畀門將安耶馬單手擋到減慢球速,域陀摩西斯及時救駕護空門解圍。

萬事俱備,只欠之鋒。學民思潮同學聯分別喺七一前夕宣布,遊行之後唔會就咁和平散去,會去包圍特首辦同埋留守遮打道。佔中行動拖到茶都涼埋,最終要靠學生企出嚟做啲嘢。冇人知道到時會發生咩事,可以估到警察唔會手軟,但會唔會流血、有冇成果,你叫我開盤我都唔知開咩盤口好。

頁 2 / 8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