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佬
中佬
中佬
中佬,三十而立,最怕香港濕立立

政府一開波就 set 晒 framework ,你唔跟佢嘅規矩去玩就係離經叛道。喺咁嘅陣勢之下,遊戲結果基本上都喺政府掌握之中,差在係咪絕對採用民建聯嘅「 50% 提名委員支持先可以入閘參選」 方案。絕就絕在,如果要多過一個侯選人入閘參選,就要有提名委員提名多人,但係特首席位就得一個,咁啲提名委員個腦諗啲乜?三心兩意、橡皮圖章定係畀咗入場券幾條友之後再等佢哋拉攏?換句話講,民記一係要提名委員「食兩家茶禮」,一係就淨係畀一個絕對安全可信兼得到中央祝福嘅人入閘,香港市民普選投條毛。

莫耶斯下台,傑斯臨危受命做「看守領隊」,令呢位曼聯傳奇嘅球員生涯終章添上一重色彩。嗱,我冇講咩色,亦會靚咗定係會畫蛇添足。我知嘅唔駛喺度寫啦大佬。又唔怕講,呢篇嘢開文早喺開波半個鐘之前,唔係你邊得嚟場波一完就有得睇?真係當我車字摩打手唔駛時間咩。

【中佬手記】1+1 < 2

朋友 D 唔係有錢仔,唔算高大威猛,亦唔係靚仔有型,但為人踏實又勤力,慳家又顧家,可以話係平實版嘅劉華。朋友 D 以前同過一個女仔拍拖(姑且叫佢做女朋友 E ),唔係食老麥就係食茶餐廳,旅行都冇幾可去,鬼叫大家都搵得唔多咩。難得大家都抵得諗,咸魚白菜也好好味。咁就十年。

今日對於英超其中十九支球隊嚟講,可以話係黑暗嘅一日。因為間接協助佢哋打破多項不光彩紀錄嘅曼聯領隊莫耶斯被炒魷魚。 In Moyes We Trust? Moyes is out already! 老實講,「被欽點的一位」 (the Chosen One) 同曼聯簽訂六年合約,都冇人諗過十個月就斬纜。原先莫耶斯仲牙斬斬計劃世界盃之前率先增兵,家下可以計劃下暑假去邊散心休養。

【中佬手記】推己及中產

如果以上想法真正反映離地中產嘅心理,咁開發大嶼山以至郊野公園就變得好合理。如果香港人嘅後花園,喺偽豪宅住戶心目中等同屋企個會所,咁外面嘅世界係點,其實都真係事不關己。

青春,不只是年紀小,更不是幼稚。青春需要內涵,需要獨立思想。不需要複雜的考核,只要看他們舉手投足與言談舉止,在台上在鏡頭前是否對答如流而非背經理人教的標準答案(仲要唔熟書穿埋崩) 。青峰的口才在演唱會與電視節目上都可見一斑,而他的詞作也盡見其觸覺敏銳與細膩筆觸--意境富想像空間不至於虛無飄渺或難以理解。(這是我不喜歡「新詩」的原因)

第一桶金乜嘢事?

創業得到一百萬,總係值得景仰嘅。喂,係創,唔係抄,唔好同我講《神抄之塔》嗰個古仔。我佩服夠膽喺香港地創業嘅人,因為香港人對 comfort zone 依賴性好強,由以前讀醫讀 Law 讀 engine ,到家下讀 global business cross over law / account / politics / medic (?!) / engine (?!?!) 然後殊途同歸入銀行做 trainee,呢條康莊大道,平坦亦平庸,保你三餐溫飽,組織小康之家,係咁多。至於要到幾多歲先搵到一百萬?無謂諗喇。

反普教中?你問過家長未?

講搵食,家長喺港英時代就叫仔女學好英文,到回歸前後天秤開始傾斜向普通話嘅一邊。無他嘅,返大陸搵真銀嘛,英資怡和都遷冊離港咯……有「兩文三語」存在,都唔係一時三刻判定廣東話死刑嘅,但係香港經濟上越嚟越倚靠大陸,零售業賣衫賣鞋賣錶賣化妝品全部都靠自由行照顧,「返演關鍊」、「油電視框」,基層如是,專業人士亦如是,響應政府呼籲「北上抓緊機遇」,梗係識普通話緊要啦。

王維基走投無路

今日香港電視股票停牌,我最初天真諗住宣布開台細節,點知啱啱相反,係宣布延遲開台。咁當然啦,同一日有馬來西亞航空失蹤事件嘅延續,以及因為澄清免費電視牌照顧問報告而畀人炒魷嘅伍珮瑩出嚟控訴有人迫害佢,維基開台無期,到底得到幾多人關注,又成為一個謎。

或者我應該原諒呢啲進步人士。江郎才盡嘅感受,我識條春咩。對住龐大嘅政府同背後更龐大嘅政權,唔夠人揪其實好閒。玩無可玩咯,咪掉轉槍頭文鬥你班排外麥卡錫法西斯。有咩慘得過眼白白睇住啲自己睇唔起嘅鍵盤戰士玩旅遊景點壓力測試玩到官媒同官員都轉口風,自己堅守道德底線、保持理性、要求同政府爭取呢樣嗰樣多年就連個桔都冇?

給我一個上街遊行的理由

生活在這麼一個社會,看見游清源與李慧玲相繼失業、看見肥佬黎與施永青苦苦經營報章、看見陳平與劉進圖先後遇襲,然後眾說紛云,推說無關政府打壓、可能是得罪上司、可能是商業決定……當社會來到一個如此虛無但又如此講究證據的時代,你,真的可以寫包單肯定自己不會成為下一個受害人?

我已經不是在說香港的政改、普通話教中文、自由行或盲搶地等個別議題。我說的是,香港, as a whole ,已經被迫埋牆角,在眾聲喧嘩之際,大陸一聲唔該,就將香港舉辦 APEC 會議改到北京去。這個舉動意味深長,一則香港在國際間的地位變得可有可無,二則北京清晰地向全世界宣示「要不是我們乜乜,香港早就物物了」。一次會議或者影響幾天的酒店訂房與會展中心的檔期, but what if it is only the beginning ?

萬一教而不善,怎算好?總難要求日本或其他國家的居民對港客百般遷就吧?分享我的親身經歷:我在英國曼徹斯特拍攝一輛蒸發火車時站得太前,遮住了後面圍觀的人,結果就給一位當地的阿伯當面斥責,而我除了面懵,也真的無話可說。「柒咗就係柒咗 」,唯一可做的就是馬上讓開,避免事情變得更糟。

離港上京馬拉松:參賽篇

京馬沒有像香港那樣分開挑戰組、第一二三四五組嗎?有!按著參賽者的目標完成時間,大會將選手分開十幾組,在場地劃分區域讓選手依照組別上線。當然,也不是所有選手都寫下切合實際情況的目標時間,我都見到有個身型龐大的選手屬於第二快的 B 組……但從選手到達終點的情況看來,低估自己的人好像比較多,而我就不幸地看得自己太高,失禮晒。

李慧玲被炒,港人的共業

由沒有太多人關注的吳志森被炒與《信報》踢走紀曉風團隊,到眾多知識份子關注的《明報》總編輯劉進圖被撤換,直到李慧玲被調職,由主持《在晴朗的一天出發》到主持《左右大局》到主持記者招待會交代被炒魷的前因後果,一切都依照著相似的劇本進行。下一次無論輪到潘小濤還是陶傑,事情還是一樣。

兩支最近飽受揶揄的球隊阿仙奴與曼聯在酋長球場相遇,阿仙奴起用路斯基及傑比斯,張伯倫及蒙維爾退居後備。曼聯繼續擺出 4-4-2 陣式,華倫西亞取代艾殊利楊格踢正選,馬達改踢左翼;卡華利取代上仗犯錯引致失球的費查踢中場。

頁 5 / 8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