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佬
中佬
中佬
中佬,三十而立,最怕香港濕立立

你食過吉烈炸星斑未?

曼聯迎戰榜尾嘅富咸,上半場真係睇到人火滾。 Twitter 上有人話 “Wayne Rooney hasn’t seen this many crosses since he did his English exam at school.” 唔係講笑,半場踢 46 分鐘,曼聯兩邊傳中 (Cross) 46 次。平均每一分鐘一次傳中,我睇碧咸同傑斯雙龍出海嗰個年代都冇咁誇張啦。莫耶斯治下嘅曼聯攻勢單調唔係新聞,之前雲佩斯狀態還好,朗尼罰球有貨賣,勉強保住爭頭四名嘅希望。

離港上京,不是梁振英所愛的北京,是日本的京都。認真,我不敢在北京跑馬拉松,即使我有個瑞士山區肺,在北京跑一次馬拉松後怕且都會衰弱到似煲了廿年紅萬。

有一種球迷叫利迷

利物浦 5:1 大勝阿仙奴係優勝劣敗,但前提係球賽第一分鐘利物浦就領先,導致之後阿仙奴焗攻而係咁輸反擊。再講,導致第一個入球嘅罰球根本值得商榷,蘇亞雷斯被侵犯之後仍然控球在腳怒爆梅迪薩卡,球證可以畀得益而冇畀,反而益咗利記。

紅軍怒爆廠之破壞第一傳

就算進攻不成,只要堅守城持亦可和局收場。可惜阿仙奴開賽一分鐘就因為防守死球失誤而先落後……這都不是第一天的問題了,曼聯的雲佩斯首循環就憑死球攻勢一箭定江山擊敗舊球會。第一球失球阿仙奴防線根本未入局未能盯緊對手,第二球哥斯爾尼留給史基泰爾太多空間,當後者泰山壓頂搶點才勉強出腳已經太遲。

下台的美藝 - 維迪

「我在這裡(曼聯)度過了精彩的八年,在這家偉大的球會的時光將會永遠標誌著我職業生涯的巔峰。」維迪接受球會官方網站訪問時如是說。維迪在 2005 年末從莫斯科斯巴達加盟曼聯,解決了史譚離隊後一直遺下的缺口。當時,里奧費迪南固然位置感好、包抄準繩而且腳下功夫不俗,但是偏向陰柔的球風不足以保護防線。身型魁梧、踢法硬朗及時刻高度集中的維迪正好與里奧組成可靠的中堅二人組。

只可以講呢啲的時代

伍珮瑩敢於批評政府曲解顧問報告,是烈士的表現,而香港過去,尤其是新聞界,也出產過多少君子淑女,因違抗高層或世外高人之意旨而掛官而去。香港人不會感到陌生,只是永遠地愛莫能助,因為商業理由永遠講得通,「不涉及政治因素」的說辭百說不厭。

為免招惹「不科學」、「冇論據」等指控,我會將曼聯之失歸咎於球隊進攻部署失當。馬達在 4-4-2 陣式踢右翼但更喜歡移入中路搵食,令攻勢側重左路。朗尼與雲佩斯傷瘉後狀態一般,尤其是當菲臘鍾斯傷出後要朗尼移落中場更見吃力不討好,二人與馬達的配合亦未見合拍。無論前線的韋碧克與查維亞靴蘭迪斯把握力再高,缺乏中前場組織、配合及輸送,曼聯就是沒有入球的板斧--而這個問題打從季初我就一直在抱怨了。

理性討論?值得咩?

社交網絡嘅出現,令唔同背景唔同信念嘅人可以喺同一個平台上發表自己嘅睇法,唔再限於《城市論壇》或者報紙嘅筆陣。社交網絡亦都令討論速度加快……當然視乎你嘅字速度。但講真,前人隔空論戰每一板相差數以日計,同今時今日幾分鐘就一句、幾個鐘就幾百個留言嘅速度差天共地。

新正頭,你洗咗頭未?

如果我問,農曆大年初一,洗少日頭得唔得,我阿媽會話:「痴線!咁唔衛生!」我老婆會話:「梗係唔好洗啦,洗走晒啲財氣!」然後一場婆媳糾紛就如箭在弦。如果我一定要答,呢個時候我會幫阿媽定老婆,我會話:「兩個都有佢嘅道理,但我自己會選擇唔洗頭。」

請日假啫,咁都唔啱?

嘩!七成新世代戀愛大過天,唔係告假就射波!可恥!咪住,標題黨係好易中伏嘅。原來係有個商場做咗個問卷調查, 74% 受訪嘅八十後同九十後為咗可以確保同另一半過情人節而攞 annual leave 或者 call sick!

馬達並非靈丹妙藥

羅馬非一天建造,馬達與雲佩斯及朗尼之間仍需時間建立默契。好幾次馬達控球在腳,跟雲佩斯四目交投,但就是不知如何是好,然後雲佩斯就沒有空位接應。此外,馬達在陣中帶來「鯰魚效應」, 隊友有了魔術師在身邊就可以安心各展所長,例如雲佩斯可以專注埋門、艾殊利楊格可以放心遠射,毋須廖化當先鋒……情況就如阿仙奴引入奧斯爾,帶動其他隊友踢高一班波。不過莫耶斯的進攻體系還未完善。更不要說中場中路及中堅青黃交接的老問題。若然曼聯未能在轉會市場前繼續增兵,爭取前四絕對有難度。

股don’tS 第一誡:溝淡

溝淡,是拒絕認錯、亂搬龍門的投資偽術。或說「今天的股價較兩星期前便宜了兩成,那不是更應該多買嗎?」但如果,但如果你相信有效市場假說 (Efficient-Market Hypothesis) ,或者layman 一點,相信事出必有因,無緣無故為何股價打個八折?若非自己之前買貴貨,就是有些資訊在其他地方流傳,只差在你還未知道。我不排除市場錯價的可能性 (事實上一定有) ,但是在香港,到底是市場錯、大戶錯,抑或散戶最錯?誰手上的資訊最少、做的功課質素最參差?

近年「高登仔」創意無限,炮製一首又一首針對熱門話題的改編歌詞,例如陳偉霆及蝗蟲等,但講到在 Facebook 廣傳,則難及《罪與佛》。一來高登音樂台集體創作,以概念專輯形式大堆頭面世,正宗「唔打得都睇得」;二來改編的歌曲普遍都是經典、一兩首點題作諸如《如佛Viva 》先聲奪人,加上以佛教用語填流行曲少有先例,令人大開眼界。有了一串 “wow factors”,就可以在網絡世界引起話題及被廣傳--雖然嚴格而言,這些改編歌詞的水準略為參差,個別作品的段落純粹以佛家詞彙填充,而非全首由頭到尾改頭換面。

泰式民粹的施政報告

在大眾不存寄望之下,梁振英發表任內第二份施政報告。根據政府事前向傳媒放風,報告主打扶貧。結果不出所料,施政報告大派糖果,包括建議向低收入在職人士發放津貼、將「關愛基金」的就學津貼、租金津貼等改由庫房負擔、將長者醫療券再加倍至二千元並擴大交通津貼至綠色小巴等。大破慳囊扶助低下階層的代價,是政府每年新增經常性開支合共二百億元。這一天,標誌著香港走向泰國式的民粹派錢換選票的政局。

生活,別過份地童話化

這陣子有些文章講追求夢想的勵志故事,例如《足球小將》真人版日本國腳本田圭佑成功登陸意甲。這些故事,你我可能都似曾相識,拿盆水照照鏡,減少幾條皺眉、縮小黑眼圈、多幾粒青春荳,那個模樣的自己是否曾經做過些春秋大夢?

有一條起跑線叫父蔭

主人翁說,追求夢想並非免費午餐,旅費可是經營自已創辦的網店賺來。這樣當然比起富二代豪花零用錢來得光采,但是我相信不是太多人真的負擔得起如此「追夢」。我認識的人當中,包括自己,都曾經有不大不小的夢想,但是在現實之下, 大家都作出多少妥協。無他,家中上有高堂、下有弟妹的朋友固然「型唔起」,即使毋須真金白銀養家,大家也需要為前程、為成家立室做個打算。「型」,其實可以好奢侈。

頁 6 / 8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