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佬
中佬
中佬
中佬,三十而立,最怕香港濕立立

童話式抗爭救不了《明報》

前員工們聯署、專欄作者及筆陣投稿人聯署……簽好了,表態了,然後呢?管理層看到幾百人簽名,會手震、心悸、標冷汗,然後良心發現?抑或更可能點名點相,以後你有你投稿,他有他投籃,反正筆陣、專欄總有其他和諧的寫手可以填補空缺?聯署,就是一種表態,別無其他。以為還可以用所謂群眾壓力而令人屈服? Who do you think you are?

《明報》的人事調動,與無線中止合約,在法律的框架下都無可挑剔,正一你想告佢都告唔入。《明報》要換總編輯,重要性其實同你樓下間茶餐廳換行政總廚不遑多讓(如果你根本不看《明報》,那劉進圖之調職更是干卿底事),但你何曾可以「叉能廚」茶餐廳老闆的商業決定? Okay 你可以話《明報》乃擁有第四權的傳媒公器,更是少有能夠走進校園、荼毒……不,應該是教育下一代的中文報章,重要得很。但《明報》與劉進圖你情我願,劉進圖連悶哼半句都沒有,更不要說像黃毓民、鄭經翰當年被封咪那樣與俞琤對質。_,講呢啲。

根據調查報告,調查員的標準開場白是:「我會逐一讀出香港個別新聞媒介機構既名稱,想知道你覺得佢地有幾可信,你可以俾 1 至 10 分, 1 分表示可信度『很低』, 10 分表示可信度『很高』。」說起來有點像發現新大陸,但原來這個傳媒公信力的評分就是靠印象分,「你覺得」就是。

在今時今日泛民勢力版圖四分五裂、大中華主義與本土派嚴重撕裂的背景下,「又傾又砌」或「佔領解放軍總部」 (如有,頭盔時間)都注定是順得哥情失嫂意的壞選擇;卡拉OK式遊行、畀啲掌聲自己然後解散的集會經過十年後已被證實是無牙老虎;尚待商討的「佔領中環」陳義過高、備受商界抵制而且風險過大(香港人還未到拋頭顱灑熱血抗爭的地步) ……用回最傳統的投票方式讓市民表達意見向政府施壓,可能是能夠吸引最大公因數的選擇。

英格蘭足總盃,布力般流浪 對 曼城:兩支前度英超盟主,而家一隊喺英冠中游,一隊係英超二哥,牌面睇就強弱懸殊。不過大家過去八日已經踢咗三場,曼城領隊柏歷堅尼一路小心輪換球員避免過早用殘主力,相信今場都唔會去盡。既然盃賽贏一球就夠,我估曼城今晚都係食魚生粥。

香港容不下活著的傳奇

香港的娛樂圈不許人間見白頭,類似情況放諸娛樂性日高的政壇亦可。德高望重的陳方安生、李柱銘、李鵬飛等在回歸前都是風雲人物,可惜他們如今政治能量已經耗盡,即使陳太紆尊降貴七一、元旦遊行逢騷必到,即使馬丁繼續在一仔筆耕、飛哥堅持大鳴大放,他們的言論也再不舉足輕重,受到的注目甚至連愛乜之聲的高姓男子都不如。

多好玩的東西,早晚會放低

放低了舊的玩意,有時是因為身體負擔不起,有時是因為抽不出時間,有時是因為有了替代品。沒有人知道十年、廿年後自己還會放低幾多、拿起幾多,但是早早想得清楚,至少可以提醒自己,要玩,就玩得盡興。

CSL與港視,N個小小啟示

當一男子把免費電視牌照的大門關上,另一道小小的側門被人悄悄打開了。無論王維基在記者會上如何強調港視收購中移動子公司純屬商業決定,始終難以排除這宗交易背後有人穿針引線,而且沒有受到阿爺打壓。當一男子以個人意志壓倒顧問報告、官僚程序以至廣大民意,激起社會廣泛迴響,建制派議員不敢傾力為政府護航,現在就連中央政府亦對於狠批一男子的王維基隻眼開隻眼閉,本身在政圈已無太多朋友的思歪連阿爺亦未見力撐,可謂腹背受敵。

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然後呢?

你沒有用 Excel 計算你的飛行哩數,反正只有 Engine 仔或者 BBA 人才要學那些方程式,但你知道行過萬里路的你已經脫胎換骨,不像其他朋友那樣停留在低層次。遊走於歐亞大陸讓你領會人道精神精髓,旁觀他人的苦難讓你明白感情用事敗事有餘,只有理性客觀持平分析,討論才有價值,才會得出合乎仁義道德公義的結論。你,同情市井師奶的愚昧片面,痛恨利益行先、金錢至上的資本家。你,希望將學會的理論推而廣之,讓愛與和平佔領地球,讓地球人都不分彼此兄友弟恭相親相愛。

左翼份子,你們終將獲赦免

你們痛恨香港的不公現狀,日夜惦掛打倒李氏家族的壟斷霸權,期望政府透過福利政策將財富再分配,讓貧窮的、弱勢的社群得到向上流動的機會。你們一視同仁,無論是默默耕耘的香港人,抑或是為著家庭團聚而千山萬水南下來港的新來港人士,你們都視之為香港居民,儘管法律上居住滿七年方為「永久居民」,但你們認為,福利是給予有需要的人,與居港年期無關。你們無法理解對於終審法院判決感到憤怒的人的感受,只覺得從理性、從法律以至從理性的角度出發,你們的信念都無可爭議。

當你讀小學既時候你會恥笑幼稚園學生要手拖手過馬路;當你讀中學既時候會話小學生拖手仔談戀愛係太早兼冇好結果;當你讀大學嗰陣又會話中學生與其喺自修室搞搞震不如返屋企上床掀被冚……到你做人老闆嗰陣,你會埋怨新同事「點解咁撚簡單、咁撚基本既嘢都唔撚識?」

金發局報告提出的「政策」,則以炒冷飯居多。除了反複提及協助內地企業乜乜物物之外,就是批評監管當局審批程序繁瑣,暗示當局應放寬監管,以「把握機遇」。金發局認為其他國際金融中心的政府近年都積極制訂政策,是以香港亦應該摒棄過往「積極不干預」的思維。不過,到底勝者為王的金融行業發展,是否適宜由政府政策主導?當海外監管機構近年都加緊監管(尤其是嚴打洗黑錢),金發局提倡香港反其道而行,賣的是寶藥還是砒霜?

原本以為曼聯與阿仙奴的差距最大在於中場,不過曼聯今場將勤補拙,以拼勁及硬朗的踢法克服技術上的不足。踢防中的菲臘鍾斯以硬朗掃蕩令阿仙奴進攻處處受阻,他進攻時亦重拾信心勇於推進,季初慌失失的表現不再復見。近期漸獲重用的香川真司頻頻回防包抄沙格拿、艾朗藍斯及奧斯爾,亦減輕艾夫拿承受的壓力。右翼華倫西亞同樣勤於回防,這也多少解釋了為甚麼他能壓倒新星贊奴沙擔正。若非維迪半場傷出,迫使菲臘鍾斯移後踢中堅,阿仙奴或難以在下半場搶回主動。

當 Spin 變成屎片

或者政府嘅智囊認為,你一唱、我一和,睇慣無線食慣懵仔丸嘅家庭觀眾會受落呢一套。之不過,從 Facbook 及 Twitter 等社交網絡可見,投訴《東張西望》內容偏頗、公器私用嘅人都唔少。第二日報紙同電台嘅報道又會係點呢?當政府意圖用屎片嚟 Spin 嘅時候,轉嚟轉去矛頭始終指向自己,而且越 Spin 越臭,令原本可能都叫做丟低咗件事嘅人再次扯火。

中興「雙紅會」後記

其實利物浦在 2013 年早日復甦之象,其轉捩點正是購入古天奴,為蘇亞雷斯與史杜歷治提供源源不絕的供應。阿仙奴的情況也很相似,奧斯爾在轉會市場關閉前加盟令球隊搖身一變成為爭標份子。但從今晚的「雙紅會」看來,阿仙奴本身具備短傳入滲的根底,奧斯爾的到來只是完成最後一塊拼圖,即使禾確特、普多斯基以至張伯倫缺陣亦無礙球隊進攻。利物浦倚重史杜歷治個人突破及蘇亞雷斯的靈活走位,一旦二人腳風欠順,中場其實無甚板斧創造機會。

政府的取態一直很清楚明確,就是「不存在取回單程證審批權」的問題。為甚麼不存在?因為「根據《基本法》,單程證由內地當局審批」。原來根據《基本法》第 22 條第 4 款及 1999 年人大常委釋法,大陸人移居香港要向所在地區的機關辦理手續,「所以」權力就不在特區政府手中。然而,原本的第 22 條只列出「中國其他地區的人進入香港特別行政區須辦理批准手續」,「向其所在地區的有關機關申請」只是人大釋法後加的結果。若然特區政府有意參與審批單程證,再次提請人大釋法、解釋「須辦理批准手續」同時包括向特區政府申請入境又如何?擅長「內交」的梁特首向當局痛陳利害,未試過你又知唔得?

頁 7 / 8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