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佬
中佬
中佬
中佬,三十而立,最怕香港濕立立

上星期二政府公布結果、揭開戰幔之後,王維基未有即時回應,而是在翌日才召開記者招待會。沒有煽情的呼天搶地大控訴,也沒有滑稽的曬馬式擊鼓鳴冤,只有沉著的陳述。王維基表達對政府自行改變遊戲規則的質疑,要求公開發牌評審標準,進而批評政府黑箱作業……每字每句都衝著特區政府而來。除此以外,王維基沒有把話說得太死,港視會否在 2015 年競投大氣電波、會否收購亞視,一概都沒有明概的答案。可以肯定的,大概只有王維基仍然熱愛香港。政治上,王維基貫徹始終保持正確,讓「愛國愛港陣營」沒有攻訐的理由。

集會日間在傳媒前輩毛孟靜的主持下,讓不同部門、知名度各有高低的港視員工都有機會輪流上台發言,當中留下了不少令人動容的 Sound-Bite。沒有慣常社運的「看把人民在挽手,爭取正義和自由」歌聲,也沒有政治口號諸如「梁振英下台」。畢竟這次集會不是七一遊行,更不是政黨、工會或壓力團體的籌款活動。是以即使黃之鋒、李卓人與長毛先後站台為員工打氣,發言內容也恰如其份,聚焦在免費電視牌照上政府決策欠缺合理的解釋。

紅魔拖肥糖

近年球壇流行「二比零是最危險的比數」,皆因落後一方一旦追成一比二,一鼓作氣的效果絕對非同小可。然後,「一比零」這碗魚生粥始終不易吃,尤其是對手一直佔上風的時候。下半場曼聯幾乎可以打開紀錄(又是角球,雲佩斯近柱頂中楣),但錯失良機之後,莫耶斯的調動越見保守,由傑斯入替蘭尼自斷一翼兼削弱活力是第一個錯誤;由韋碧克入替費蘭尼後之後防中位置顯得薄弱;最後由史摩寧入替朗尼自亂陣腳,促成修咸頓完場前藉角球攻勢扳平。

(走甜)人在旅途呻吟時

我開始明白,八十後係處於夾縫嘅一代。已經七老八十嘅只會想安享晚年;生於五六七十後都夠「成熟」「正面」地、識以「經濟動物」自居從而坦然面對主權移交畀大陸、中港融合嘅現實;而九十後就根本對回歸前嘅香港冇印象,冇比較自然覺得而家嘅趨勢係理所當然。無論係話少數服從多數,定係按照今時今日畸型政制嘅方式去決定香港嘅前途,嗰啲「拒絕赤化」、「香港人優先」嘅主張都唔會贏到「中港融合」、「背靠祖國」、「經濟民生優先」。

變陣有效?一念之間。

同樣是作出改變,莫耶斯做的好像比較倒米。敗走曼徹斯特打吡之後,曼聯周中聯賽盃擊敗利物浦一仗只保留迪基亞、史摩寧及朗尼三名正選,其餘八個席位悉數換人,結果險勝一球晉級。周末主場迎戰西布朗,莫耶斯保留八名功臣,只換上里奧費迪南、安達臣及卡域克。這個陣容與輸給曼城一仗相比,則有七個改變,能保住正選的,只有門將迪基亞、里奧費迪南、卡域克及朗尼。

球賽的轉捩點(由曼城一面倒狂攻變成曼聯搶回多少攻勢)在於領隊莫耶斯的首個調動--卡華利入替艾殊利楊格。如果下半場甫開賽就如此換人,故事發展大概會很不同。首先,卡華利與卡域克的雙防中組合有較強的互補性,卡華利活力好、肯拼搏,作用就像 2006 年世界盃意大利中場加度素(當然兩者狠勁及創造性互有不同) ;卡域克位置感強但機動性太低,有卡華利掩護就最好不過。

著名政治Blogger 發展局局長陳茂波九月八日在網誌撰文,引用一個講座上「有人」質疑「郊野公園……在土地供應緊絀的情況下、在面對大量巿民居住的需要下,是否全都不能碰、不能發展呢?」,正式為這場激戰揭開戰幔。但其實,真正的伏線早在九月三日,長遠房屋策略督導委員會就未來十年長遠房屋策略展開公眾諮詢之時已經埋下。其時委員會訂下十年建造 47萬個單位的目標,並間接承認無法達到梁振英競選特首前曾經揚言「每年興建三萬五千個公屋單位」的願望落空。當傳媒在九月四日報道梁振英 (又) 走數的時候,特首辦當晚就 (再次) 運用語言偽術澄清。

儘管我討厭純以功利主義作出選擇,但誠如之前網上一個「假如」--「假如美斯不是生於阿根廷,而是生於香港」所帶出的訊息,就是當你不由自主地出生在香港,就得按照香港的現實情況選擇你走的路。這個原則,完全建基於一人之力無法改變整個社會的假設。如果你不認同的話,那麼你會堅持原先的選擇,並非完全不可能成功,只是道路會比較崎嶇。

剛才你一直在想甚麼?

後來,不跑圈,改為跑街。於是人的注意力就放到大街小巷的細節--當路線還是新鮮的時候。跑熟了,唯有睇車睇人,解解悶。有時也看看錶,確認自己的步伐維持在恰當的水平。如果有跑友同行,也許還可以留意一下他們的跑姿,或者嘗試聊一下生活瑣事。直到最近,開始有系統地每逢星期天跟教練跑長課,每每一跑就十幾廿K。路線來來去去都是那幾條,跑馬地來回寶雲道、城門水塘、沙田往來大埔或馬鞍山膽拖梅子林、九龍仔公園……漫長的過程需時約一、兩小時,期間腦袋在想甚麼,再次成為一個問題。

對於曼聯來說,在英國球壇內最大的敵人,從來不是阿仙奴、車路士或曼城,而是利物浦。曼聯作客晏菲路也往往是整季聯賽之中最難踢的一仗。即使利物浦近幾年跌出Big4 行列,在主場亦不讓曼聯予取予攜。此外,利物浦自班頓羅渣士上任後有中興之象,史杜歷治及古天奴等年輕新兵亦迅即成為球隊中流柢柱,適逢新任紅魔領隊莫耶斯此前作客晏菲路亦未嘗甜頭,是以賽前曼聯未被看好。

每天都是六月飛霜

「烏托邦 販賣血汗變棟樑 (誰被誰越抬越上)|烏托邦 那獵物也是獵人 踏破了樹林|浮在半空寄生貨櫃箱」共產主義本來要為人類擺脫資本家的剝削,帶來理想的大同世界。然而,要在龐大的體制裡向力爭上游,到底也得明買明賣。那年夏天走在最前線的學生,帶著空中樓閣式的改革呼聲,被當權者鎮壓掉、捕殺掉。但是誰也說不準,當初結果若然逆轉,也難保出現另一種殺戮場面。之前說好了,這是弱肉強食的國度。

回看九年前的新聞女郎

無論肢體上、精神上以至法律上,香港的記者、編輯、攝影記者以至傳媒老闆所承受的威脅與壓力都與日俱增。當大部份同行已被建制所吸納、收編的時候,拒絕服從多數的少數行家更是眾矢之的。回望2004年,林夕作詞、梁漢文主唱的《新聞女郎》派台。當時在位的仍然是董建華、喬治布殊。拉登與薩達姆還未死。

頁 8 / 8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