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琪
力琪
喜歡很多東西,希望生活可以是簡單而精彩。

遇到真正對的人

感情真需要歷練。沒有以往那些錯的人,不會像現在如此珍惜對的他。或許,在不久的將來他也是錯的人,但現在,起碼我快樂而知足。活在當下的感覺真好。能夠好好珍惜一個對的人讓生活變得很充實,臉上總是掛着甜。過去碰過的釘子,教我更明白男女大不同,更能以女性自主獨立的角度與人相處,多了自信,也多了自由。別人總是說,自信是最佳的化妝品,越活越對。哪怕別人看一眼也嫌多,我還是可以活下去,還散着光彩。你看不到,是自己修行未夠吧。有了經驗也明白了感情是一次又一次的生死輪迴,一波又一波的高低起伏,不能逆勢而行,更不能勉強。若是對的,自然而然就會發生,真的。

說好了的普選呢?

既然《基本法》規定最後是由普選產生行政長官和立法會,而如要修改產生辦法,可經三步曲/五步曲提出修訂。亦因為這個原因,佔領訴求之一是撤回人大的框架。范除麗泰昨日說很難令人大撤回決定。請注意,如果人大的決定是具有法律約束力,就枉論撤回。就是因為人大的所謂決定並不是法律,所以是有討論的餘地,亦有撤回的可能。現時的佔領運動就是要在可行的法律框架下,而非人大自己定的框架,討論如何達至普選的目的。人大的幾次解釋與決定都引發過法律界的爭議和抗議。若是鐵一般的事實,何需爭議。再者,人大的決定明顯違反《基本法》所定「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千二名的提名委員會成員並不具廣泛代表性,而且獲提名的門檻在一七年突然升高,需要過半數才可參選。更何況香港其實是有法律依據可透過三步曲修改選舉的方法。為甚麼會輪到人大在那裏張牙舞爪,告訴香港人要怎麼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