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界漂流小薯
教育界漂流小薯
90後,受過吓高等教育。日頭喺教育界做個小薯。起初滿腔熱誠,但經過每年漂漂泊泊,親歷教育界嘅黑暗,依家都係想搵啖食養家啫。夜晚就…sorry,仲未收工喎。

「我地做教育係教人,唔係教書!」呢句話看似理念崇高,好有「春風化雨」嘅氣勢。無錯,我無用錯詞語,係氣勢。因為講得出呢句咁嘅野,一眾「土皇帝」、「山寨皇」,或者一D管理層。

十七年前沙士,我仲會話就算大陸人傳落嚟都好,有病就去醫,佢都唔想嘅。依家我會話,你地500萬人特登逃出武漢,要死唔該死遠D。

學校唔係一個神聖,代表正確價值觀、公平正義嘅地方咩,點解會容許以「指導學生」作為包裝,有違真實嘅事件發生?真係有「香港特色」嘅「靈活多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