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虐心者
P's虐心者
P's虐心者
喜愛寫作,畫畫與攝影,身上總流着一股熱血,愛胡思亂想地虛待光陰。

冇工返,個人壓力大到去可以坐足屋企成日,望住部手機剩係諗搵工。出到街,連食嘢都唔敢食,等到最平嘅下午茶嚟先敢食野到夜晚,出到去超市望住貨架上嘅杯麵,我就連企都企唔穩

我吞沒了「五年」的夢想

五年前大家會認為我的文章很負面,五年後……就是極度的負面,我是這樣形容自己現時文筆的,傾向自我毁減,我希望所有讀者也不是快樂地看這篇文章,因為我現在和你說的所以,也是殘酷的

手機裡的異世界

眼睛不能離開屏幕,手指維持著水平線,有規律地在屏幕上敲打出文字,然後連同整個人的思緒也一同拉進去,這個二次元的世界裡面,擁有的是無限的自由和時間,上了瘾就會出現喝醉的愉悅感覺,可是一旦整個人遠離了它,下一秒,又會想再回去……回去那個只有自己主導的世界,手機的異世界。

我們對未來還是很不安

祼辭的自己,也許就是最好自己,沒有包袱,沒有負累的盡情去消耗時間,因為我知道已經沒有人可以再搶去我的自由了,可是不安的感覺還是充斥著週遭,我嘗試把週遭的事情看得正面一點。每次走到街上,馬路上,看著路邊的牆壁上,佈滿香港人加油的塗鴉,我告訴自己,身為香港人我很自豪,但是我現在能做到的,就只能默默的在背後為香港人加油。

無題目的生活

你失去了一件微不足道的物件,也許埋怨幾句後,第二天便會忘記得一乾二淨,它的價值早已在你心中定下了界線,它的價值並不值得你去留戀,因此你並沒有作出任何擧動。凡是有價值的物件,也必定視為與慾望關連之物,感情,金錢,通通掛鈎在任何物質上,於是無意義的事情和物件更顯得簡化和罕有

走在抑鬱的邊緣上

我在餐廳裡坐了一陣子,看著那羣師奶得意又幸福的臉容,我只想到自己母親日以繼夜的工作憔悴的臉容,這幾個年頭我也一直怪責自己的不爭氣,為何要追夢?為何讀書那麼差?為何認識不到男朋友,為何……,這些「為何」使我的情緒一直大起大跌,加上我就是一個常常胡思亂想的人,負面的情緒每分每秒也充斥著我的腦袋,厭煩到就連所有反送中的新聞我也通通隔絕,因為我不想腦袋再承受更多的煩惱!

高牆下的雞蛋

這些為我們未來爭取自由的真香港人,他們的壓力和疲累是何其的深陷,而我在這裡能做到的,只是拿著筆桿去把自己的感受,外邊發生的事情紀錄下來。虐心當不起勇武,也做不到和理非非的那種重要角色,連續幾個月所看見的事實,虐心只有滿肚子末消化的憤怒,每天也留意著直播的新聞,好讓自己能認清事實,不至於做一個黑白不分的人,但有時實在很難相信自己看到的,竟然是事實,警黑合作 ,毆打市民,這些通通出現在畫面中,真的很難相信過去美好的香港會變成這樣,極其荒謬的歪理通通出現在當權者的口中,一個又一個的無視,謊言,令到虐心現在走在街上也開始擔心自身的安全。

漸漸的,變得不像自己來
變得甚麼也不想理會,
「局外人」我是這樣稱呼自己的,
每次打開社交網絡平台,
也有一大堆令人悲傷的新聞和垃圾訊息,
令人好想置身事外,把自己推出這個世界,
那多好啊!甚麼事也可以拋諸身後,
只需要想關於自己的事就足夠了,
其餘的就搓成紙團抛掉吧!

「從這一分開始,我想和單身的女孩說,無論有沒有人愛你,你也要愛你自己多一點,因為你不可能知道,下一秒會有誰走進你的生命裡。」

等待,玫瑰花凋謝

母親節,我送了母親一朵玫瑰花,卻被花檔的人誤會我是想催旺桃花才買的,三十多歲的婦人聲音如雷般響亮,充斥著整個街市,我當下完全來不及反應,羞恥感到現在還油然而生,回家說了給母親聽這件事,母親替我責罵了她一頓,只欠沒有走到街市裡頭去問候她的動機何在,試問天下間有哪位父母,不心疼咱家的女兒被人家數落,女兒都是父母親的寶,只是父母都習慣把愛藏起,明明很擔心咱家的兒女,卻總是擺出一副漠不關心的模樣。

回頭再走過來,仿佛我的人生像倒帶一直重播過來,回憶裡的痛苦像粉筆字一樣輕輕地抹掉,只剩下一些隨風飄去的粉未。大家有沒有偶爾細味一下自己已過去的人生,你有沒有發現,其實過去的人生一旦被重新細味,那種感覺竟然是那麼的痛快,自己的人生經歷竟然多得可以寫成一本自傳,你就像電影中的主角一樣,可以隨意編寫接下來的故事。

感謝那個前度……

沒有他,但你還是撐下來了,從前的你只要想到沒有他在身旁,你就會有想哭的衝動,擔心你最愛的他會忽然就離開了你。那種孤獨和空虛,是你不能接受的,就算是要離開,你也寧願是自己在他的世界消失,而不是某天睡醒後,便發現他離開了你,在你的世界裡化成一道光影

無意義生活

悲傷令人頭腦不清醒,不停的胡思亂想,最後,把自己弄瘋了,才會往尋死的方向去想……去想自己的人生,這樣的思想,這樣的生活,這樣的自己,無論是怎樣的,也只是空白一片,在大腦裡的自己也只是個方程式而已,不停地把生活輸入和輸出,沒有意義的生活很簡單,只需要把一堆數字和亂碼塞進腦袋裡,便能存活下來。

二十歲出頭,依然仲做緊中學到依家做緊既工種,試過出去搵工,可惜返到一兩日又唔鐘意返,例如係某某公司返第一日工,就見到八婆等等,於是唔想成世人對住佢,最後辭咗職,於是又係番返之前份工,冇錯,我係好想出去闖,但係心口得個勇字,最後捱得幾日頂唔順,又同自己認低威,唔通我真係好似依家其他後生仔女咁,郁啲就唔捱得,已經年二字頭嘅我,講起來都十分羞恥。

傷痕

回憶有多痛,你的傷痕便有多深,於是每個人總害怕把藏在底下的傷痕祼露出來,就像見不到光的黑暗一樣,面對光明它只會藏得愈深,哪怕外邊的人説不介意你的過去,但是你總是不願意把過往重提一次,因為你知道,那道羞恥的傷痕本應就該收藏的,而再次把它回憶起來,只是因為你的記憶反應,只要任由它的痛楚過去,你,又是一個沒有過去的人。

風的道別

我說,風從來沒有留戀過我,所以我離開也沒有什麼悲哀,也許我就是愛用這種卑微的方式向風道別,為自己在世間無能為力的一切,彌補一些什麼。

頁 1 / 9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