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虐心者
P's虐心者
P's虐心者
喜愛寫作,畫畫與攝影,身上總流着一股熱血,愛胡思亂想地虛待光陰。

抨擊別人的輿論者

每個人也會愛批評別人,說些三八東西,然後覺得自己很對,你不要說你沒有說過別人的一句不是,你說出來也沒有人信,所以在這裡我誠實地說,我也曾經有,不過甚少在人面前直接抨擊他人的不是,我不可能做到。

我唔想做娘娘,唔想收兵

娘娘A:「我唔係專登收兵架,只係約我出黎既人都剩係識問我,得唔得閒?出唔出黎之類既野!」

從前,我都很羡慕短髮的女孩,覺得她們很有勇氣,能夠一把將長髮剪掉,因為恐怕自己並沒有這一份割捨的胸懷。直到半年前,我單戀著一個他不喜歡我的人,我感覺快受不了,所有委屈也只能向心裡吐,有一次他就這樣在巴士上,坐在我的旁邊瞌睡,我靜靜的掩著嘴巴啜泣,旁邊的人都注視著我,只有他不知,那種心痛,源自於我自己也不自覺自己為何對他的愛那樣深。

「就是因為我懂得日語,懂得日本所有的地方的單詞…..你要和我分手。」想起前幾天,去完旅行社問團後,他就苦著一個苦瓜臉走了出來,我走近他,試圖碰觸他的手,他突然後退了一步,「我受不了,顯得我很懦弱,明明就是你的生日,不是該我來當導遊,準備好一切嗎?這樣算什麼驚喜!」

我不是不想支持實體書,也不是不想付錢去買書,更加也不是不支持香港作者,只是,我不會特意去買書,若果要去看書,我大可以去鄰近的公共圖書館,那裡什麼種類的書也有,我何必拿出薪水去買之如,又要浪費地方放置,棄置的話又感浪費。

變遷不是周遭環境的改變,而是,從前的感覺……都沒有了,就好像坐了時光機一樣,一下子就長大了,而你竟然沒有任何的感覺,你還是你。

離愁別緒

有些人一旦在你生命之中離開,就不會再回來,永遠永遠只能成追憶,而他永遠永遠也不會出現你生命之內,除非時光能倒流。

大概在下班後或上班前的通勤時間,我才會感到人生莫名的轉向迷失,尤其巴士轉了好幾個彎,我特別感到自己像個迷路小孩般,不知去向的找方向。和同坐的所有乘客一樣,帶著耳機按著手機便昏昏入睡,我承認巴士輪胎不停的前進,使我心感疲累與苦悶,所有不快的沉思與對未來的迷茫,也會突然一下子湧了出來,我覺得很像嘔吐的感覺,所有情緒傾盆而出,就隨著加速的行駛,在巴士上,我經常做了很多重大的決定。

思念太猖狂

有時,我發現可能我從來也沒有愛過你,愛你的也許是別人,我沒有和你在電影院裡大聲嬉戲,電話筒裡的餘溫也是乏味的,你的聲線扭曲像機械,我再拿起話筒回答著,也許裡面的你早已消失,憑空氣,憑思念,我問問自己「我可愛過你嗎?」

「你係咪未訓醒」

可能常人都不會察覺這句言語有多大的殺傷你,持喜感的吐出這句說話,是一場玩笑,持正常的語氣,是一種低冗的提醒,可能是嚴肅的上司提醒你勿再犯下次,持諷刺的語氣說出,是你的競爭對手,看你不上眼的同事,又或者早上母親叫你起床的這句用詞。

因為和你相近,所以愛

男女雙方都有好感,但不代表有好感就能夠在一起,每天也對著那部三星機,我豈不是要和它許諾一生。雖然學理上證明,愛情只要「近」,同一個社交圈子,同一個共同朋友,同一個校園成長,同一個成長環境,便會在共同附近的地方,找到並彼此相愛,於是我便一直相信這個相近便相愛的理論。

暗戀者的痛

這個世界,有萬限個人會輕易地愛上同一個人,易動情,卻沒有膽量說出心中的愛,坦言說愛,卻怕被拒絕,說不出,又怕會後悔一生

每個人都想自己的生活能過得好一點,寫意,豐富,滿足都是都市人渴求的美滿生活,早上起碼不用特意早起擠巴士上班,如果你也試過被巴士,地鐵上的你推我撞,感到喘不過氣來,你也會知道,在香港這個地方,是很難會對生活感到豐足。

細路最怕失去乜野?

  都市跑得太快,營營役役,馬路燈又閃過 小孩子開始追趕不上城市的速度,跑得太快會看不到前面的路,走 […]

話說係一個失眠既夜晚,我訓都訓唔著,係一個網站既搜索欄中輸入左4個字。「……改變自己」我諗每個人,都曾經會有過想改變自己既念頭,想改變,想另人刮目相看的奇想,由其依家正值夜深時分,諗的東西大概會更加放任。係搜尋結果中,彈出最多的是王力宏《改變自己》的一首流行歌,雖然即刻9秒9聽完首歌,但係仍然心灰俱冷,找不到如何才能改變自己的方法,於是我繼續掃射其他連結的標題。

若果我能夠暪騙所有人,若果我有能力使自己信服,或許我是一個出色的園藝員,我還可以繼續閉著眼在觀察那種子,欣賞它的美麗。然後,寧願再一次,再一次地哄騙我自己。

頁 5 / 9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