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虐心者
P's虐心者
P's虐心者
喜愛寫作,畫畫與攝影,身上總流着一股熱血,愛胡思亂想地虛待光陰。

遞上一杯咖啡的愛

點餐時,我刻意瞥見離我不遠處的一個座位。那時候,我和你就是置身這個靠近街邊的兩人座位。
熟悉的木漆氣味,把我將目光從街景中抽離,牆壁上凸凸不平浮雕的花紋,鋪上一層薄薄的塵埃,是歲月顫動過的痕跡吧!牆上浮出一道快剝落的裂痕。

我相信不少人也像我一樣,試過東奔西走找工作,弄到自己不像人形。我開始問問我自己,到底自己生存的意義是什麼,難道我必須要不斷工作,工作,這就是我的人生,在經歷了多份工轉換之後,快餐店,茶餐廳,壽司店,我發現其實,我還可以自己選擇,我不要過著為錢而活的生活。

一條友孤身寡人,又冇女朋友,又冇錢,我係一個典型既香港打工仔,廿歲左右,平時收左工剩係識得打機,除左返工之外完全唔會離開個屋企,最遠都只會去到屋企樓下間茶記食個男人的浪漫,偶然食個M記,每一餐基乎都係出街食,如果你問我呢個毒家村去旅行會去邊。

「 XXXX我們非常重視你,以及你曾在這裡分享的時光,你可能會想要回顧4年前的這則文。」「你今天和XXX有共同的動態回顧」「今天的動態回顧到此告一段落」這些句子你似曾相識嗎?經常放在你臉書上的頂貼,你認得嗎?每一天它也會換上不同的舊貼文。

影片之中……如果你末睇過條片可以上網搵下,你應該會睇到當死者同再度歸來的持刀人士理論時,身邊完全冇人勸阻佢地。個個香港人都直行直過,我可以同你講,我睇完真係好心up,影片只係播到一半,我已經看見絕望,之後我反思了一整天,最終也未能夠找出答案,我只可以能夠以另一角度同你分析案發中的旁觀者。

途中我們都怕會失去彼此,所以都愛窺探彼此的心語,我不怕,因為我愛你,而愛上你使我無懼任何的阻礙,撲上狂風裡抓緊你,我知道,難過的日子必定會過去,我向著流星許願,我們必定會一生一世。

我曾經說過,不要再讓自己不快樂了,苦的,傷的,痛的,最終也只是自己,沒有人能代替你的感覺。於是,我再也麻目了,面對任何,人,事,物,我也變得無所謂了,反正不關自己的事。我找不到答案,就好像走進一個無底黑洞裡面,然後,再也回不去起點的那個位置,默默看著迷失在黑洞裡的自己,然後又不停地重覆反問著自己。「她是誰?」「她到底是誰?」

用盡力去扯高嗓門,唱得聲沙力竭,我只想忘記一個人,忘記哀愁,我想就只有在K房這個空間,我才可以不顧儀態的瘋狂大聲吼叫,那怕服務員突然進門遞上一怀飲料,只有一首歌曲的時間,都已足夠使我放空心裡愁。那怕天塌下來,世界未日,我也擁有高歌歡唱的自由,那怕,每次唱K我只喜歡點唱陳奕迅的歌曲,唱了六年還走調。

中學曾經的一種密友

你和她可以彼此經常暗地裡嫉妒著對方,知道對方暗戀著誰班的同學,每次吵起架上來,也翻臉超過一整個學期,然後在下一個學期繼續興高采烈地討論某某和某某的戀情。放飯時經常相約的那間7-11,學校小食亭的那個炒米配上辣椒醬是極品,她的一個動作,一個微笑,你便知道類班的那個男生正走向你,然後她推撞了你一下,你又撞了她一個使勁,笑聲彼起彼落。那種暢所慾言的快感,彼此天真稚氣的模樣,使我在回憶中不斷尋找那已落空的快樂,失落了的曾經。

我好想飛出去,不管飛到那裡,只要能夠逃離就可以了,於是我嘗試拍動雙翼,打開房間的窗門,準備離開這個地方。但是當雙腳離地的一刻,我竟然忘記了我自己是誰,我忘記了我的母親,爸爸,姐姐,朋友,中學,童年,任由外面的世界再美,也敵不過我曾經擁有過的家人,朋友珍貴。

好多人都想快D趕係30歲之前結婚,搵到一個又成功又穩重既另一半,就係因為香港人個個都急著要結婚……我先會,我先會係冇清楚了解另一半之下,貿然咁急住結婚,開展左一段不清不楚既關係。

「哇,n年前既野,等我開黎睇下先!唔要就丢左佢lo!」於是無聊得濟開左部電腦出黎播……我並唔係想回憶D咩,點知……一開出來,熟悉既旋律再次出現,原來播緊唱天主經,於是我跳過左去,去到自己班果一part,哩個環節通常係遂班相片回顧+講埋D感性野……「見到la……我個班啊!哈哈。」

唔知你有冇去過汝州街果D布行批發商,門口直情大大個貼住「禁止學生取布版」,我試過行入去問佢拎布版,幾乎十個有九個都必定會趕你走,個樣冇返幾分成熟,行業術語旁身,幾乎行足全日死乞死求都做唔到功課,因為有過呢段刻骨銘心既記憶,我更加知道就只有「棚仔」先容得下我,但係如果布棚拆左,我仲可以去邊度買布。

致:不被了解的追夢人

「點解你要返兼職唔返全職?」「……」唔通你去同人地講,你要匿係屋企寫文,先唔可以返到全職。係各友人談論之中,我表達出一個眾人感覺嘩然的意見,問題係我覺得自己說得很對。「其實,我覺得返工最緊要既野係『開心』。」之後,我一直被友人覺得我不懂事,入世未深深等等,眾人也均表達到金錢為主的一致性,至於我就被人恥笑想法太過幼稚。「做人現實D好!」

我的貼紙相時代

「唔錯……個女仔隻眼好大,皮膚好白,對腳都好長。」特效係非常重要既一環,美白,修形,圖案,相框,幾乎每樣必須要達到標準,其實係關貼紙相機出面既令女model事,至少影得出黎唔會樣衰衰先。望住選中左既貼紙相機,同貼紙相機出便貼住既女神樣,洗班人就即刻霸佔左整部機,對住仲未roll機既鏡頭擺出上十個騎呢既動作,有人亦都會對住鏡頭度位,邊一個位會影得佢令D。

當諗住大口大口咁咀嚼漢堡包既時候,我竟然俾一陣怪聲嚇窒左。「呼嚕……呼……咕嚕……」點講你都唔信,個陣鼻鼾聲大聲到,幾乎可以大合奏,我咬著漢堡包,寄予友人一個無奈既眼神,然後忍唔住一邊咀嚼一邊暗笑,食慾明顯沒有剛才那麼強烈,鼻鼾聲於是繼續一起一落,充斥住整個凌晨既M記。

頁 6 / 9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