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虐心者
P's虐心者
P's虐心者
喜愛寫作,畫畫與攝影,身上總流着一股熱血,愛胡思亂想地虛待光陰。

我諗哩個香港實在有太多人,混淆左「幫助」一詞既定義。

正所謂「今日唔知聽日事」,我地既然唔知道世界末日會唔會係聽日突然之間發生,生於未代既我們,更加要懂得感恩,懂得把握現在,享受當下,這些都是常識吧!因為我們就是未代,就是歷史,就是當下,那用怕什麼代溝,年齡差距,我們就是「時代」。

我和她的髮型,衣著也再沒有如當初的稚氣,時間就這樣追著我們的青春走,當初還有四個友人伴在旁的,如今只剩下我倆。夜色昏暗,曾經,街燈映照下的那四個女生無所不談,在石壁上留下的塗改液字句還殘留在地上。那怕是一點點的絕跡,也能勾起記憶裡的一絲絲情愫,我們四個女孩的字蹟卻沒有被沖逝,被沖逝的只是我們之間的友情已而。

舊手機,舊情人

有一次那部不怎麼被我使用的手機,充電線也壞掉了,我內心掙扎了很久,到底應不應該花那十元買新的充電線回來,好讓它能夠重新的運作。但我卻發現儘管舊的手機能夠重新運作,它已經回不去以前的那個樣子,需要被生活急速淘汰掉。

香港人愛標籤

知識、能力、技能,在競爭激烈的社會鴻溝裡面固然十分之重要。但請別做一個社會的俘虜,盲目跟着那不入流社會的步伐走,不要因被眾人標籤為那一類別,就甘心成為那一種類別的人。

是你吐出的一句:「分手吧!」還是我無情的哼出一句:「不如大家暫時分開一下吧?好嗎?」這兩句分手道別式的句子,都帶有將愛情推到懸崖的意思,愛情當中並不包括罪過,分手也是,那誰來承擔這一份分手後的餘痛,誰來對這段關係付上責任。因為雙方都會痛,都會恨,都會怨,然後常常質問自己到底是誰令到這一段愛情走到終結,無疾而終?

街貓

她決定了,她今生只與流浪貓結緣,今生今世也必追逐牠的腳步,於是牠每次遇到流浪貓,也會跟了牠們一整天,觀察牠們的窩居,行走路線,原來,香港街道上是如此多怕被捉去漁護署的街貓。

巴士上的窗邊座位

沿途的車邊景色,仍舊昏暗得仿如回到那時,一個叛逆的青春,我發現我已經回不去了,需要的不再是有再多的朋友,而是需要更努力更成熟的走下去。

但係我會同你講……你番工番得多,就再也揾唔番自己,你對夢想既熱情,追求既一個目標,好快你會再都揾唔番,因為,你已經忘記了自己是一個有需求既人。

當果日果條願意頂你番工個個老死,做左你老細,仲日日都罵你,當你啊四咁洗,最後你頂唔順,自己劈炮唔撈,你就知道哩個所謂工作上既老死,原來只係一個稱呼

你下班拿着那薄薄的薪水,沒有再埋怨過 ,那個上司的不公平,某某同事的臭不拉嘰,你只是依舊平淡的過着同一種生活,吃着快餐店那港幣30元的飯,也許假期,你也不想再花錢去娛樂自己。什麼雨傘革命,天災人禍,娛樂新聞,你看完之後,苦笑了一下,便一笑置之。

「我依家剩係想要錢,樓,女人,其他既最好唔好預我,我仲有幾層樓要供。」如果換着係國外,情況其實有可能會一樣,能夠改變整個人生既方法,就只要係錢解決到既方法。冇左最基本換取,物質,享受,既金錢,你學什麼人談夢想,興趣,當你連生活環境都難以掌控,

頁 9 / 9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