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子瀧
陸子瀧
陸子瀧
政治太複雜,愛情太混亂。為了消除政治智障,促進浪漫主義,讓我們一起來研究這人生兩大課題。FB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lukchilung/

匆匆數年過去,春去又秋來。當時應該是2010年,我入場看陳奕迅的Duo 演唱會,盧凱彤的身影再次映入我眼簾。當時,陳奕迅氣定神閑地坐在台中央,準備唱《囍帖街》。與此同時,一道柔和的紫光投射在女結他手身上。

廣東話就係咁勁揪

當我們用書面語描述雙眼注視事物時,如果只能用單字形容,我們就只能夠用一個「看」字。不過如果轉用粵語,我們就能夠用「昅」、「睥」、「裝」、「睇」幾種不同的形態,表達不同的情緒和慾望。

我們是睇《數碼暴龍》,《美少女戰士》和《寵物小精靈》長大的一群,愛與勇氣多到滿瀉。面對難關,我們學懂遇怪魔我即刻變大個。

原來在他成名的那一夜,他的至親家人亦剛好離世。原來他曾經患上抑鬱症,在劏房中來回踱步,曾經想了結自己。原來在經歷了這些高峰時刻後,他並不快樂。原來在心靈深處,他只想像樂隊Family_of_the_year所唱的《Hero》一樣,找一份平凡的工作,彈彈結他,談談情。原來鎂光燈背後藏著的不是英雄,只是凡人。

戴綠帽,相傳起源於春秋時期,根據明朝典籍《七修類稿》所記載,當時依靠妻子賣淫肉金為生嘅男人都會一律戴上青色頭巾以作識別。呢種充滿眼淚同屈辱嘅狀態一直係熱戀男女嘅禁忌話題,係眾人避之則吉嘅邪惡名稱。

杰倫,你在等誰下課?

性格上,那個讓周杰倫魂牽夢縈的她可能不太乖巧,也不太低調。她甚至可能不是台灣人,也不是圈內人。

不知由何時開始,香港出現了很多聽落非常磁能線的生存法則。做細路要「贏在起跑線」,讀大學要「入三大揀神科」,畢業後要「成為專業人士」,然後必須在「30歲前結婚」,同時「儲錢買樓」,之後就可以恥笑公屋仔,成為人生勝利組,去拎大紫荊勳章啦。

那些關於離別的二三事

「喂!再約啦。」「忙到甩轆啊,下次見真係唔知幾時。」我和朋友揮手道別後,步進了列車。夜已深,尾排車箱剩下我一人,獨享那喧嘩過後的孤獨。

他大概是我見過的男人當中最長情和最有韌性的。唱作人出身的他,明顯得不到大眾垂青

在測試地區中,FB專頁的貼文互動率下跌了近八成,假若page主仍然想繼續和粉絲互動,維持人氣,就一定要課金落廣告。不論你是擁兵千萬的女神、旅遊達人KOL、香港大文豪、還是當紅插畫家,在新Timeline底下,你專頁的網絡影響力重新歸零,你再次由Somebody變成Nobody。

想起那個勁走音的咪霸阿強;想起那個只唱王傑的哭腔王輝仔;想起那個扮周杰倫咬字唔正的榮少;想起那個唔唱齋食的肥仔明;想起那個和你合唱刀甲明步情歌的前度。

我明白很多人都是星球大戰的死忠粉絲,大家都口徑一致認為C-3PO是全身金色的,但現實是他其中一隻腳,膝蓋和小腿部分都是純銀打造的。這個真相嚇死寶寶了。

AV女優將會長駐在互聯網上,不會消失。

「如果你想同我分手我都明白,你唔係第一個畀我嚇走嘅男仔。」初晴繼續補充,雙眼變得通紅,眼淚卻不掉下來。「Sorry,我無依個諗法。我仲未好理解到頭先發生咩事,但我唔會分手,無論妳有病定無病,定係鬼上身都好,我淨係知道我鍾意嘅女人叫宋初晴,而我唔會拋低我鍾意嘅人走咗去。」我堅定地回應。

面前和我對視的麗人明明是我的女友,但此時的她卻給我一種難以親近的感覺。「我有睇過你寫嘅網上小說。」Kate打破沉默,右手拿起杯來,順便呷了一口咖啡,舉止優雅之極。

江家廚房中,初晴的背影看上去是如此的陌生,只見她不停錘著自己肩膊,發出蒼老的嘆息聲,神態極像上了年紀的老婦人。我心生懷疑,因為眼前的女友刀法太過熟練,拋鑊技巧爐火純青,這種功架少說也有二十年下廚經驗。「辛苦晒喇,AuntieWendy。」我試探地說。我記得Kate提過這個名字。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