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yeah
Lunyeah
Lunyeah
一個喜歡歷史和抽水的80後網絡憤青。 專做廁所考據、愛寫遊戲文章、亂評影視作品。

反蝗遊行中的不文明行為你可以投訴;如有暴力行為你應該報警;遊行人士眾多,其中有粗言穢語、過激標語,你有權反對,但問題根源是政府殖民政策和大商業集團賣港行為。左膠們,請將矛頭指向政府體制,不要把矛頭指向平民百姓的示威市民。

讓共黨看見港人野蠻的驕傲

何為驕﹖何為野蠻﹖何為不文明﹖當中共國人均GDP尚未及香港五份之一時,自由行旅客卻妄稱「沒有中央政府照顧你們,香港早就完蛋了﹗」這算不算是「未富先驕」﹖當部份蝗蟲在香港隨地便溺後還聲大夾惡,這是否「野蠻」﹖當大陸民眾深受共黨洗腦,高呼什麼「97金融風暴全靠大陸出手打救香港」一類的謊言而恬不自恥,這是否「不理性」﹖當縱火殺人犯施君龍都可以大搖大擺來港做「新香港人」,並指罵香港人是「英國狗」之時,又是否「不文明」﹖為何從來不見政府高官或大愛左膠強烈譴責以上人士及其行為﹖

舊鴿馮萎肛投共拜官,豈能不賀﹖特撰〈萎肛銘〉以頌之。

火鳳燎原之電視風雲(三)

為祝賀史兄新書出版,今次〈電視風雲〉大酬賓,第三話一次刊兩回,頁數再加碼,足足有38頁﹗內容更豐富、抽水更全面、主題更明確﹗循例,如果係新讀者,請先翻看第一話同第二話。

火鳳燎原之電視風雲(二)

惡搞火鳳的《電視風雲》第二話終於出爐。上回交代背景,講到狼王登位,決定否決新電視發牌。今回承接上回,維基領導的魔軍將和六八九正式開戰﹗建議未看過的人先翻看第一話再看第二話。

火鳳燎原之電視風雲(一)

前言:港漫《火鳳燎原》係我最喜愛的漫畫。今次改編火鳳,可以話係借花敬佛,同時向陳某同港視致敬。希望東立同陳某大人有大量,唔好同呢篇劣質改圖計較。 頭盔聲明,大家記得買火鳳正版,同埋記得支持《版權修訂條例》第四方案以保障二次創作自由。講返今次改圖,真係嘔心瀝血。呢篇係第一篇,已經用咗我好多時 間,未確定最後會有幾多篇,但至少會有四篇先完到呢個故仔。好,廢話唔多講,上圖。

《窮富翁大作戰》製作組下次可以改拍《高登友大考戰》,搵一班畢左業十年以上、(自稱)會考30分、高考幾條A的高登仔,去過下DSE中學雞應考生活,做下廿年PAST PAPER、每日要定時被一班親朋戚友哦足一小時「鼓勵」說話、一日要補三場習、每日去輪自修室,充分體驗下「其實唔難」的DSE生活。仲要求佢地一定要拎到至少四個五星星,否則就要去西洋菜街全裸倒立扮狗吠。

【數字統計】旅遊業大陸化

在未實施自由行政策之前,訪港旅客數字於2000,2001年大約維持在一年1300萬人,而內地客約佔30%。全港人口與旅客比例則為1:2。實施自由行政策之後,訪港旅客數字急劇上升,單是沙士後的2004年,就急升了40%,然後按年遞增,平均每年增幅竟高達14.3%﹗直至2012年,訪港旅客數字幾達5000萬,是2000年的3.72倍。內地客佔訪港旅客總數比例愈來愈高,已呈極不健康之狀態。從列表可見,自由行實施前大陸客只佔30%,2003年後比例直線上升,直接衝破五成;2009年衝破六成;2012年衝破七成,升幅驚人。而且由2009年起,比例按年增約4%,按最新數字,大陸客已佔75.5%,高達全部旅客的四分之三﹗

男主角:唐維基(50歲),性格堅毅,愛恨分明,能力卓越,富正義感。口頭禪是「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以牙還牙,加倍奉還」。年輕時在「無錢」電視台中做 編劇,見盡電視台內的種種黑幕,但仍一直深信「不是市民為電視,而是電視為市民」,發誓有朝一日要創立屬於香港人的電視台,讓香港創作人有一個真正自由的 創作環境。

嶺南香江,口七百萬,位於深圳之南,南海之北。北京中共者,竊政四十八年,收香江而治。懲港燦之頑,赤化之緩也,聚黨而謀,曰:「吾與汝畢力殖民,如吐蕃、西域故事,徙民香江,達於赤化,可乎?」雜然相許。香江太守思歪懼曰:「以臣之力,曾不能撤『限奶之令』。如殖民換血何?且焉置港燦?」對曰:「投諸離島之尾,新界東北。」遂命思歪開邊納民,日殖百五,並縱「雙非」徙於新界之北。南下之民,無一返焉。

泛民與跪地男

呢十幾年以來,泛民就好似跪地男對掌摑女一樣咁對中共跪求民主。跪地哭求的泛民:「我要民主呀,我要普選呀﹗你明明答應過我架﹗嗚嗚嗚……」聲色俱厲的中共:「我係你老闆,你竟然想挑戰我的權力﹖」隨即掌摑泛民,啪啪啪之聲不絕。泛民繼續跪道:「我冇呀﹗我冇挑戰呀,你明明講過……」中共邊摑邊說:「仲唔知錯﹖仲唔知錯﹖我先係你老闆﹗」繼續啪啪啪。

人民力量議員陳偉業建議限制菲傭入境,以經濟制裁逼使菲方道歉。這建議似乎是參考過今年五月台灣的做法。當時台灣漁民遭菲律賓公務船射殺,台灣政府對菲律賓實施11項經濟制裁,成功逼使菲律賓於三個月內向台灣道歉並賠款。那麼,香港到底有沒有條件去經濟制裁菲律賓呢﹖不如先看看一些數字。

港孩不看便罷,看了一遍,又念一遍,自我把兩手拍了一下,笑了一聲道︰「噫!好了!我中了!」說著,往後一交跌倒,牙關咬緊,不醒人事。母親慌了,忙將幾口開水灌了過來。他爬將起來,又拍著手大笑道︰「噫!好!我中了!」笑著,不由分說,就往門外飛跑,把同學和鄰居都嚇了一跳。走出大門不多路,一腳踹在泥濘裡,掙起來,衣服都脫盡了,兩手倒立,倒乾淋淋漓漓一身的水。眾人拉他不住,只見他倒立吠著,一直倒著爬到芒角街上去了。眾人大眼望小眼,一齊道︰「原來肥蔡歡喜得瘋了。」

TVB 專注偷聽幾十年

保守估計,〈巾幗〉全劇二十五集,「偷聽情節」就起碼有三十五次,平均每集1.4次。〈巾幗梟雄〉已經是TVB比較高質的劇集,猶是如此,其他可想而知。早前大熱的〈衝上雲霄II〉一樣充斥大量偷聽情節,有興趣的人可以自行去數數。TVB專注偷聽幾十年,始終如一。大家都已知道了。不過知道又有什麼用﹖與其流於表面地喪插TVB,不如認真想想背後原因。

極右曰:「滿街遺溺蝗蟲,是蟲之禍也。」左膠曰:「子非蝗,又失之科學考察,安知蟲之禍?」極右曰:「子非我,又失之科學考察,安知我不知蟲之禍?」左膠曰:「我非子,亦未深究,固不知子矣;子固未深究也,子之不知蟲之禍,全矣。」極右曰︰「請循其本。子曰『汝安知蟲禍』云者,既已知吾知之而問我,我知之街上也。」

王如知此,則無望權固於馬交太守也。不留郊野,屋不可勝住也;移民不設上限,鐵票不可勝買也;酬金定時入武林,黑道不可勝用也。屋不可勝住、黑道不可勝用,是使民貪生怕死無用也。貪生怕死無用,赤化之始也。

頁 3 / 5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