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yeah
Lunyeah
Lunyeah
一個喜歡歷史和抽水的80後網絡憤青。 專做廁所考據、愛寫遊戲文章、亂評影視作品。

熊夫子、湯先生,將進監,君莫停﹗與君占一卜,請君俯身傾耳聽:「牢內菊花不矜貴,但願各位出力輕。古來梁粉皆大鑊,惟有尖啤留其名。」

鬍鬚賣者笑曰:「吾業是有年矣。吾賴是以飼吾軀。吾售之,人食之,未聞有言,而獨不足於子乎?世之為欺者,不寡矣,而獨我也乎?吾子未之思也。今夫竊璽符、坐高位者,昂昂乎特區之首也,果能施利民之政耶?保梁狼、當鼠王者,赫赫乎尊貴議員也,果能糾梁朝之失耶?物價起而不知壓,民困而不知救,賈奸而不知禁,赤化而不知理,坐糜廩粟而不知恥;觀其僭高樓、打高球、官商合謀而物慾橫流者,孰不黝黝乎黑心、狠狠乎陰毒也?又何往而不硬膠其外、發霉其中也哉?今滿朝皆為發霉涼粉,子視之不責,而以責吾龜!」

下文改編自中學範文鄭振鐸〈荒蕪了的花園〉。一間淪陷了的海馬公園裏,只有插隊打尖的強國自由行與喜歡隨地便溺的強國孩童遊玩著;除了職員在休息間悲鳴以外,聽不見香江人的聲響了。刺激的機動遊戲,從前只需排十多分鐘至三十分鐘的,現在因為太多人不守秩序、插隊打尖,漸漸地要等一小時,甚至兩小時了。芬芳的花木,從前燦爛地盛開著的,現在因為有人時時便溺,也漸漸地發臭了。

(題材涉及成人情節,慎入)蒼蒼精魂,豈有父母?力爭上游,憐其不壽。力有不逮?快如槍手。怎成夫婦?柒無朋友。生也何恩?殺之何咎?其頹其勃,女莫聞知。史或有言,將信將疑。涓涓混濁,套窮見之。惜玉憐香,悔已太遲。天地為愁,草木淒悲。圈套不除,精魂何依?必有隱疾,曲折離奇。鳴呼噫嘻!時耶命耶?早洩如斯。為之奈何?求醫及時!

世有鼠輩,然後有鼠王芬。然鼠輩常有,而鼠王芬不常有。故雖有通識,只辱於鼠王芬之手,橫死於教改之間,不以好科稱也。通識之授者,每堂或略涉政治。港共者,深知其能啟民智而懼也,故反通識以愚民也。是科也,雖有批判之能,若教不深、課不足、時事不多見,且欲與常科等不可得,安求其能批判也?

大江沖去,浪淘盡,千古閹宦人物。
顧那街邊,人道是,香江周熔遺溺。
爆石穿空,薰臭對岸,急捲褲逃脫。
旁人笑罵,一時多少輕蔑。

香江有一位方丈叫十九禪師,他常常用一句格言教訓弟子,說道:「一日不抽水,一日不吃飯。」他每日除寫專欄抽水之外,還要做電台、上電視、拍飲食節目,忙到廁紙包頭也不忘抽水,日日如此。有一回,感冒童的水被他抽錯了,這位言行一致的老禪師,老實不客氣,那一天便絕對地不肯吃飯,只吃燕窩。但是這麼一位抽水了得的大才子,到了亞視開節目,節目卻只做了五集就被腰斬了。

且如施窟窿,左膠尚體恤。蝗欲移港都,批文從何出?「信知共匪惡,反是助虐好。」兇手猶得當比鄰,港燦埋沒如腐草。君不見階下囚,港府無力敢拒收。死者喊冤遺屬哭,不討公道誓不休﹗

香江赤化,非時不利、政不善,弊在犬儒。逆來而順受,破滅之道也。或曰:「香江之民,率犬儒邪?」曰:「不默者以默者喪。蓋失強援,不能獨完。故曰弊在犬儒也。」

思歪曰:「魚,我所欲也;高湯,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烹魚而煲魚湯者也。港人,我所效忠也;中央,亦我所效忠也,二者不可得兼,賣港以取信中央者也。魚亦我所欲,所欲有甚於魚者,故不為苟全也;殺生亦我所惡,所惡有甚於殺生者,故手段有所不擇也。如使朕之所欲必得於賣港,則凡可以得利者,何不賣也?使朕之所惡莫甚於刁民,則凡可以滅其聲者,何不為也?由是則賣港而無不利也,由是則可以滅聲而無不為也。是故所欲有甚於魚者,所惡有甚於殺生,非獨港奸有是心也,人皆有之,寡人能勿喪耳。」

陷二年,帝震英,怠政廢業。忽鳩痕,忘己之職份,微服至天水圍尋銷魂。遊蕩數百步,路遇一姝,妍姿妖艷,暗香襲人。震英甚異之。復尾行,欲誨其淫。姝行數里,便進一院。英見旁有狗竇,彷彿若有光。便屈身,從口入。

仁本男優,賣身於東瀛,苟全菊花於亂世,但求免毆於街頭。鏵叔不以臣猥褻,卑躬屈膝,打救臣於AV之中,諮臣以報國之事,由是感激,遂許鏵叔以驅馳。後值政改,投共於西環之際,陰違於泛民之間:爾來三年又一月矣。鏵叔知臣謹慎,故臨卒寄臣以大事也。

曾經有法國學者分析,藍精靈其實有共產主義的隱喻。藍精靈卡通誕生於共產主義跟資本主義激烈角力的冷戰時期,故事中藍精靈的角色設定、人物形象甚至生活方 式,都無不充滿「共產主義色彩」。藍精靈村莊就像是一個「共產式烏托邦」,村內沒有貨幣,所有藍精靈都有自己的獨特工作,共同為公家生產,食物、資產則集體擁有,是一個均富的社會。而唯一穿著紅衣服的精靈爸爸,蓄著一把大鬍子,則顯然代表共產之父馬克思。所有藍精靈都在偉大的精靈爸爸領導下一次又一次地逃離邪惡巫師加達的魔掌,避免被吸乾精華的厄運,也很有「大海航行靠舵手」共產式人治「領袖崇拜」的味道。

涼粉者,性(姓)涼(梁),苦而黑心,質膠軟而無力。今東北不能發展,退恐人笑,汝無膠用,不如早歸。來日,思歪必貶汝矣,故宜收拾包袱,免得臨時慌亂。」茂菠哭曰︰「兄真知思歪肺腑也。」遂亦收拾行裝,於是局中秘書,無不準備歸計。

菠自小愛鑽營,錙銖必較。天資敏悟,生財有道,尤好《避稅會計》及《僭建方法》。及長,勤修劏房,經營達旦不寐。酒量驚人,御前,必對酒三百杯。學卸責於震英。英卸三責,皆中妻,以示菠;菠試卸一責,中其子;再卸,又中。英大驚,以絕技「語言偽術」教之。菠由是益自練習,盡得英術。

從09年起計,子華闊別電視熒幕已達四年。這四年來,網上媒體日益發達,還會追看無記劇集的年青觀眾愈來愈少;師奶觀眾的口味卻十年如一日,毫無寸進。結 果近年來的劇集,愈趨兩極化:迎合師奶口味的膠劇繼續「佔領無線」;而神劇《天與地》卻落得個叫好不叫座的下場。同樣由戚其義、周旭明出品的《金枝慾孽 II》也遭遇滑鐵盧,師奶紛紛叫悶、「睇唔明」之聲此起彼落。在此「電視亂世」之中,世代之爭正默默上演。但我卻深信,有位大神能夠拉近這兩群目標觀眾間 之距離、一統收視江山。這位男神,當然就是黃子華。

頁 4 / 5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