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甩水瓶
麻甩水瓶
麻甩水瓶
面癱,開唔開心同一個樣;為矛盾而生,初相識斯文,熟絡後麻甩,其實姐姐擁有嘅係骨子裡嘅性感。平時鍾意寫下叫春文,無病呻吟下。

能夠有這樣優秀的男人,不是小確幸,是大幸福。他令你覺得自己很美,對他來說你是全世界最吸引的女人;他令你聽悲情歌曲再沒有任何感覺;他令你由不想婚,到好想要一個像他的兒子;他令你天天也有動力和理由起來,秒秒給你正能量。

「玩玩就好!」

這是你在第一次吻了我後說的第一句,當然,沒有人會認真玩火。那一刻你看我的眼神,好像全世界只有我一個人能被你這樣看著,好記得那雙有魅力的眼睛。好記得那淡淡的薄荷煙草味,好記得你早上的問候,而晚上待我洗澡後才睡的關心,好記得你提醒我飲酒前要吃點東西,好記得你適時傳照片過來的報備,好記得你跟我談天說地、互相開的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