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題寬
司題寬
司題寬
又要威、又要戴頭盔的真君子、偽小人。 神神化化的全職耶青。不務正業的偽企業家。不學無術的偽社評學者。 怪文內容環繞信仰、政治、經濟、社會文化、企業行銷及無聊學。 FB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imstefanos

你無錯,係佢衰!

如果一個地方有勁多強姦案發生,你一個女人仲唔著衫走入去。到出左事,你的確可以話:「我無錯!我點著係我嘅自由,佢地攪我係佢地仆街,我唔應該受到任何指責。」

世人總要重複犯錯

世人總愛以製造新問題為樂,卻不懂解決根本問題。特別是那些推動咩運咩運的人,好多時都對事實無興趣,只對爭議議題有興趣。

誰恐嚇誰?誰撐警察?

如今香港警隊相關組織人士,有意無意地在執法立場上,受到大量的政治滲透利用,如果繼續發展下去,真的不堪設想。而現在香港最近非常活躍的「愛港力」及「青關會」,作事手法及行動力越看就越像當年的「鬥委會」。而警隊作為近四萬人,每年花費公帑14億的有組織紀律團隊,如跟這些組織扯上了關係,那香港便真的徹底沒落了。我敢肯定,如果警方配合中共,以世界之冠的警民比例及編制,絕對比起內地的城管處事來得更有效率。然而,我敢說雖則現在的確有部份警員是疑似被「統戰」,但看起來,應該大部份的也是保持中立地以「打好這份工」為目標的。

【創業行】生意何起頭?

因這些年頭,談創業的人實在太多了,有些是家底豐厚的富二代,以燒銀紙無憂創業後,便跟人家說出一堆似懂非懂的話。有的即是,所謂「空手接白刃」式,冒險創業,在刀鋒口下,運氣好,碰到了一次機遇,看似成功了,卻不知為何,還自以為是,自吹自擂地四處說空話。而最多的卻是,什麼也不懂,心智與經驗也很不成熟的年青人,亂衝亂撞,滿以為單憑熱血,便可以創一番事業,最後卻弄得燋頭爛額。

最近有一位小學教師,因維護「世界和平」的緣故,在街上痛罵了「青年關愛協會」及部份疑似執法不公的「香港警察」。而因當中用上了英語粗口 “Fuck”,而被千夫所指,最後在壓力下,只好公開道歉。本人從來不鼓勵人說粗口,但也不反對人說粗口。因我清楚明白到,粗口也是語言的一種,它存在是有其特定的意義,而沒有任何一個字詞,可以完全取代另一字詞。就算表面意思相同,但當中所帶出的「語感」也不一樣。

我討厭政治,您呢?

講多無謂,作為香港人,自小被灌輸一套主張「實用主義」框架。「教育談分數,工作談薪資。政治當然是談利益啦!」 不要跟我談理不理想、民不民主、公不公義。只要影響到我「飯碗」,影響到我「父母子女」,影響到我退休,影響到我,可不可能結婚生仔買樓。懶理你是民主、建制、本土、港獨、城邦,什麼政治牌頭也不重要。如果你真的保障到人民利益、讓港人安居樂業,那怕你是「共產黨」。毛主席也說:「為人民服務。」只是不知那個天才還是白痴,改了成:「為人民幣服務。」而已。

醒悟吧!林子祥!

滿心期待 ChiLam 跟 Sam 哥的靚樣、靚聲、靚演技,可以替他們的「枯燥的生活」帶來「天氣不似預期」的衝擊。 但當電視的主題曲響起「燃亮我意志,鼓起我勇氣 前面去再創傳奇」氣勢激昂的「ChoK 聲」,幻想被破滅了,那「少女 Mood」受到挑戰,就像偶遇初戀男友,對方報以一句「嘩,你老了,真的不認得了。」一樣,傷心、失望。

直銷商也很容易不自覺地被洗腦,相信那些產品有一些說明書沒有寫的神奇功效。我親自聽說不少直銷公司私下說他們的產品能醫治絕症,美國更有節目秘密去拍攝直銷的銷售過程中提到的那些失實聲明(如治癌功效),那主持拿著片段質問公司的負責人時,他們皆否認那些功效,更推說是旗下直銷商個別誤導手法,跟公司無關。因此,大家請小心求證,不要因為那些環境氣氛很好的激勵大會,把產品說得天花龍鳳,把財富機會說得隨手可得的演說,請務必保持清醒,理智地分析每一個重要的決定。

我想這些「白色恐怖事件」,真的讓很多港人,由「愛國」變「怕國」,更有不少人,由「怕國」變了「恨國」。但說回頭,到底「愛國」有什麼問題呢?「愛黨」又如何?為何這兩個字,變得像廣東話的五字粗言一樣,成了禁忌 。誰說「愛國」,誰便是共匪,千夫所指、見利忘義的無恥之徒。是否「愛國」這詞被中共騎劫了,別人就不能用?說實在,我敢說「我愛中國」,我也不介意別人說「愛共產黨」,懶理你指責我是中了大中華主義的「情花毒」。「愛」從來都是個人選擇,這是沒有律法禁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