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風
文風

目前文宣重點,是要社會(不分藍黃)得到共識:政府只能在攬炒和回應訴求兩者選其一,沒有別的選擇。

幸福就是. . . . . .

幸福就是每天辛勞工作後回家沖涼睡覺。賺得多的話去去旅行,聽聽音樂會,喝喝咖啡。賺得少的話便約幾個朋友在公園坐坐聊天,又一日過去了。年紀大的時候能組織家庭享受家庭樂。

記憶是失去的才美麗

了解了這一些之後,科學家就想出了抹滅記憶的方法。當人喚起了某些記憶的時候,該房間就會特別活躍,更多的血液會流到房間的牆壁。這時候,只要用藥物找出那活躍的房間再把它堵著,然後讓其他房間重新構建互相之間的聯繫,該房間的記憶就會像從未存在過似的。這個方法看似容易,但有一個重大的限制,就是只能在記憶還是極度深刻,並未與其他房間構成千絲萬縷的聯繫時使用。否則,一是把其他有用的記憶一同刪去,二是堵著某記憶房間後,其他記憶難以重建原來的聯繫。這樣餘下的記憶,就會分散地存在著,造成嚴重的思路混亂。所以在現有的技術下,該藥物一般只會建議在記憶發生後三天內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