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言地
毛言地
毛言地
你有多久沒去找自己的理想?搏殺一天,回到家,倒頭就睡。 無言,只因生存太累。談理想?妄想; 毛言仍言,只因理想,本就是「理應去想」 http://www.facebook.com/MaoYanDe

TikTok 其實好重要

每個社交媒體都會有唔同嘅低能及危險玩意,就好似Facebook早前都有出現藍鯨遊戲,不過「危險」始終唔係Facebook嘅主流,大家上Facebook嘅主因唔會係為咗睇藍鯨遊戲比咩任務你。但TikTok當中低能嘅影片基本上係主流,咩Skull Breaker Challenge、The Salt Challenge、甚至奶飛機廁所板。

細SO認錯,老婆原諒,練美施公開話仲愛佢,牌面贏哂。

我隻狗叫Oyster

啱啱帶佢返嚟嗰陣,佢好乖,好少吠,屎尿都識定點去。但幾日之後,可能佢已經摸熟架步,習慣咗新嘅地方,佢開始周圍大小二便

睇到「傾向留守議會」依六隻字,大家都知佢地只係求財。

香港人好識搵錢。當見到手上股票升咁多,賣到好價錢,大家自然會賣。撐蘋果?有啊,噚日課咗十蚊,買咗份報紙架喇,我已經做咗應做嘅事。

愛情開始的原因各有不同:日久生情、一見鐘情、青梅竹馬;分開的理由也千變萬化:價值觀不同、移情別戀、熱情冷卻。愛一個上一課,當你得知某種個性的人不是你杯茶,或者這種相處方法無助維持感情,在下一段的愛情當中你就應該避免重覆犯錯,落得同樣下場。

死在不同原因叫嘗試,死在同一原因是愚蠢。

元朗721過去了整整一年。

香港人大概就是捨不得這塊佈滿自己的「根」的彈丸之地,前路再迷茫,生活再艱難,每次還是有人站出來,向政府表達自己的勇氣,告訴世界我們還未放棄一絲的機會。禁蒙面、限聚、暴動、國安,即使香港政府與中國的限制再多,爭取自由的香港人從沒害怕,依舊在街頭上大呼「我真係好撚鍾意香港」。

有一刻你會發現當生活再唔係只需要顧自己,當你要諗嘅唔再只係今日幾時完,今個月卡數有冇錢找。可能你因為家庭問題未夠廿歲已經會識諗,可能你廿到尾慢慢先醒覺,甚至你已經過咗三十歲,不過好幸運仲唔洗諗住。人愈大,要諗嘅嘢愈多係必然嘅事

就好似而家新世界第三代話事人鄭志剛,開口埋口都係講藝術,又同巴黎PALAIS DE TOKYO搞合作,又開K11 Musea,仲獲法國政府頒發法國藝術與文學軍官勳比佢。你以為佢唔似上一代要咩都睇中共頭,你以為佢真係扔錢出嚟純粹為藝術?

我依位朋友好靚仔,靚仔成點?噚晚我同佢出去飲兩杯傾咗三個鐘,已經有2個望落最少中上嘅女仔過嚟撩佢、5個喺自己嘅位向佢單眼、甚至有3個大隻仔用淫賤嘅眼光掃射咗佢三秒以上。

失落的我,失落的一年。

我慶幸擁有一個支持自己的女朋友,一邊陪著我走過不同難關問題

一年過後,訴求達成未?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大家叫慣叫熟。一年過後,以五大除咗撤回《逃犯條例》叫做成功(不過換咗條國安法)之外,其他唔好話毫無進展,甚至係愈嚟愈差。

原因?

未能看到的香港未來

有手足因為暴動坐四年,但最初嘅五大訴求唔係就包括撤回暴動架咩?點解成日識講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嘅政黨冇出嚟為依位手足奮戰?反而喺立法會比人拉低嘅慢必就即刻籌廿幾萬去告人?定係依五大訴求就同屌你老母一樣,只係一句口號,已經冇人諗住實行?

由中國爆到去義大利、美國、伊朗咁遠,甚至係世衛總部嘅日內瓦,由中國人傳入再到出現疑似社區爆發,我睇唔出邊個國家真係有信心可以企出嚟用中國嘅口吻話武漢肺炎「可防可控」;又如果大流行係要去到歐洲黑死病咁嚴重先可以算係嘅話,到時死咗幾千萬人你先出嚟同大家講「今次真係好大件事」,我洗咩要你依個衛生組織?我有眼睇喇到時,就係要喺未完全失控前由你提醒大家保找危機感啊On9。

如果以一個正常想邏輯去諗,你係唔會諗得出點解一個香港特首可以同廣大市民背道而馳到依個地步。由反修例開始大家已經睇得出香港市民嘅民意對佢嚟講係Nothing,不過佢嘅每個決定都仲可以話係為咗死要面子,為咗將反抗佢嘅一代趕盡殺絕而做,充其量叫冇人性,但都睇得出佢目的係咩。

黑警暴動,係因為犯法又唔想坐監。

頁 1 / 11123456789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