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毛言地
毛言地
毛言地
你有多久沒去找自己的理想?搏殺一天,回到家,倒頭就睡。 無言,只因生存太累。談理想?妄想; 毛言仍言,只因理想,本就是「理應去想」 http://www.facebook.com/MaoYanDe

害死香港的廢老們。

上一兩代好彩,食正經濟瘋狂起飛嘅年代,食正只要你肯搏殺就會搵到錢買到樓,或者是但買隻股票都賺到笑嘅機遇。依點我地恨唔嚟,天時地利依啲嘢要睇運氣,你點怨都唔可以回到過去。問題係依班上一兩代嘅人仲以為一套理論可以千秋萬代,你買唔到樓係因為搵唔到錢,而搵唔到錢係因為唔夠勤力。「我舊時日一份夜一份,死做難做先有錢比首期⋯⋯」依啲老一輩經驗之談我聽唔少。1976年樓市呎價298,家庭月入中位係1450,1個月買到5呎咁濟;2018年太古城賣緊2萬蚊呎,家庭月位中位2.76萬,啱啱好買到1呎。

有你在的地方就有雪花。

突然間,坐在旁邊的人向我遞上了一杯暖暖的Sbiten,一種俄羅斯傳統飲品,甜甜的香氣由我第一晚到俄羅斯後便難以忘懷。我抬頭看著旁邊這位有心人,她有著一副典型的俄羅斯美人胚子,深明的輪廓,尤如大海般的藍眼珠,少不了當然是一頭亮澤的金髮。我們對望了數秒鐘,直到她指著放到我面前的Sbiten,然後以雙手在緩緩擦著杯子,我才意識到她叫我以這杯Sbiten為雙手取暖。

女仔唔係唔成熟,只係對住男朋友可以做返自己,唔洗而家返工咁樣一個人撐住一切。好多時身為男朋友只會見到女朋友樂觀幼稚嘅一面,但佢地冇諗過可以見到佢依面嘅就只有自己一個,因為對佢嚟講你係會包容佢所有,接受佢一切嘅人。對住你,佢可以毫無顧忌,好好享受女朋友依個角色。

一起嗎?隨便吧。

男生每天陪她聊電話直到深夜,假期陪她到不同地方,甚至為她而苦練自己拍照技術,希望這段關係能為她帶來甜蜜的回憶。只是對女生而言卻沒有半點感動,畢竟自己本來就對這個男生沒多少心動的感覺,與男生會走在一起只是剛好在自己失戀時男生出現在自己面前然後表白而已。

到咗噚晚,我專登去恤個靚髮,執正自己飛的去目的地。陳瀅未到,但在場已經有唔小雄性每隔幾秒就望一望門口,好明顯大家嘅目標都係同我一樣。等咗半個鐘,紅酒都飲咗幾杯,我去咗個廁所放一放水,點知一出返嚟就見到班雄性圍埋一堆——原來我啱啱行入廁所陳瀅就出現,個天硬係咁鐘意玩我。望住蚊都插唔入嘅人牆,我行出露台食住支加熱煙,對同陳瀅合照依件事打定輸數。

比起女人,大家對男人嘅容錯能力更低。就因為你係一個男人,你應該要達成大家比你嘅目標同對你嘅期望,唔容許你有一絲嘅犯錯。背負住咁大嘅壓力,男人冇佢嘅退路,佢只可以行出嚟,然後搏老命去完成大家強加喺身上嘅使命。結婚要男嘅比錢、比埋女方禮金、然後仲要你有能力買到層樓;食飯男人比錢好正常、落去飲嘢一定女人埋單、情人節一定係男人買嘢比女人;扑嘢男人一定係著數、強姦犯一定係男人、女人喊就係男人嘅錯。

人有慣性,有啲嘢習慣咗就當必然,就好似男人一定要就女人咁,唔知幾時開始變咗一條定律:只要你唔順女人意或者唔遷就佢,你就係冇風度,你就係一個衰人。但點解一定要就女人呢?

睇嚟,我都係冇得啪第十一次架啦。

「你話我食煙係咪就係抵死抵比人呃抵被人玩?」Shawn哥問。「喂,亂講乜先,我都食喎。」我個心寒咗一寒,點解咁似啲人做傻事嘅前奏?

點解香港人可以成日去東京大阪都唔會悶?嘢食好食當然係其一,鍾意買嘢可以係其二,但其實飛嘅係咪日本都好,香港人一樣會咁開心,只要佢地身處嘅地方唔係香港——日本只係香港人去慣咗,同埋大家點都有啲戀日嘅情意結咁解。係架,香港人出國真係好失禮,又大聲又冇禮貌成個大陸人咁,我去旅行聽到人講廣東話就會遠離佢地,廢事比當地人當同一類人。不過香港人會咁失禮,或多或少係因為佢地喺香港根本冇真正生活過,佢地未試過可以放低生活上千百種壓力,入一間自已鍾意嘅餐廳食一餐飯,或者行一條有嘢啱佢行嘅街。即係好似細路第一次入迪士尼,第一次見到米奇咁樣,興奮到忘哂形又有幾出奇?

揚州炒飯與女權

好多女權口中嘅自身弱勢地方已經比佢地用嚟將自身利益冇限擴大,甚至以弱勢為理由,將所有壓力同罪名加落去佢地口中「強勢」嘅男人。試諗下如果話自己被迫同謀,冇殺過人嘅小草係男人,佢又會唔會可以甩到身?又或者如果當年講自己好傻好天真嘅係陳冠希,換嚟嘅會唔會係一堆粗口?

求好公司不如求好同事

有一個長期話自己好忙好多嘢做,次數係密到你每五分鐘就會聽到一次。佢係咪真係咁忙呢?佢手頭上係有嘢做,但以佢可以睇淘寶揀衫上網睇片同搵朋友密密WhatsApp嘅情況睇嚟,其實佢啲時間都幾鬆動。當然啦,可能係佢唔善於面對壓力,可能同一時間比兩件事佢已經覺得好難應付,當初我都唔介意話幫佢,同佢一齊諗下點做,但佢一方面又話好大壓力唔知點做,另一方面又唔肯聽人意見,要佢改一隻字都要講足五分鐘,之後我都決定唔理佢,繼續忍受佢不斷話自己好攰好忙好大壓力——我成日覺得如果佢肯將講依啲嘢嘅時間用嚟做手頭上嘅工作,應該半日就做得完。

有你個膊頭,已經好夠。

做男人就係死要面,就算幾攰都唔可以投降。而且最近忙住做嘢已經陪小咗女朋友,難得有個夜晚準時收工可以同佢睇戲,我點都要盡下做男朋友嘅責任。食完個飯我同佢去郎豪坊嘅戲院睇戲,雖然係攰,但好彩部戲冇乜冷場,我總算可以清醒咁睇足全場。只係精神唔夠反應慢咗,有幾個笑位Load唔切,個個都笑但我就冇反應咁。完場之後我同女朋友離開個商場,係條街慢慢街一陣先再搭的士送佢返去,依個係我地嘅習慣。

當我們變得不再適合

也許曾經只要二人穿著同款的帆布鞋,同一樣圖案的衣服,她就會視你為一個願意為這段關係付出的人。但現在她希望要的是一個承諾,一個會為未來打算的他,即使只是說說也好,女生希望聽到男生會把自己放到男生未來日子當中,成為對他而言更重要的存在。她不介意繼續穿著同一款帆布鞋,但這只是二人感情間的情趣,不是一個「Must」的條,也不再是一個讓自己得到安全感的方法。

遇到咩男人都會鬧嘅女人

啊X小姐喺同學聚會入面係咁講佢啲比仔煩嘅經歷,開口埋口都踩緊男人,完全冇理過在坐嘅我同另外兩個男仔感受。如果唔係大家讀埋同一間學校,咁啱第一年第一份Project個Miss編咗我同佢一組,我諗我同佢都唔會有交流。因為對佢嚟講每個想識佢嘅男人都係想同佢上床,個個都只係隻狗公。係嘅,佢係幾靚女,又識打扮,初初見到佢真係幾吸引,不過一相處落嗰種性格真係頂佢唔順,如果唔係依個聚會,我諗我都唔會再同佢同檯食飯。

正所為江山易改本性難移,要一個男人為咁你去改變真係唔易,但同時都代表會為你改嘅男人真係將你放喺一個好重要嘅位置。

頁 1 / 5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