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言地
毛言地
毛言地
你有多久沒去找自己的理想?搏殺一天,回到家,倒頭就睡。 無言,只因生存太累。談理想?妄想; 毛言仍言,只因理想,本就是「理應去想」 http://www.facebook.com/MaoYanDe

曾幾何時,佢同好多未玩夠嘅男仔一樣會喺蘭桂坊等地方搵食,但好快就覺得落得去蒲嘅女仔都有一種俗氣嘅感覺。雖然佢自己都唔係話想拍長拖一生一世,但大家都有自己個人口味,散拖都唔一定要搵MK妹架係咪?就喺佢開始厭倦去蒲同時又想搵個地方去識女仔嘅時候佢收到一張朋友嘅囍帖,然後又比佢喺嗰次識到一個啱佢心水嘅姐妹拍咗一排拖,自此之後人地嘅婚禮就變成佢個另類搵食場。

食個豆腐都得罪你啊?

女權最矛盾嘅地方就係佢地所謂嘅目標係要女性唔再弱勢(雖然我唔知弱喺邊啦吓),但每次出嚟抗議或者自覺被迫害嗰陣,將女性塑造成最弱勢嘅永遠都係女權本身。每次都話女性被壓迫,每次都話社會冇將男女一視同仁,但明明大眾都冇做過啲乜,只係女權拉低女性嘅能力然後話女性比人睇少,你一質疑佢就係霸權,唔尊重女性,然後你身上就會多咗一堆罪名。

唔知點解,當有一班女人圍埋一齊,曬命就好似係一個基本動作:男朋友愈破費,做嘅事愈骨痺,身為女朋友嘅佢地就愈有曬命嘅價值。男朋友對自己好固然高興,但香港有一個好扭曲嘅價值觀:男朋友對女朋友好係一定要,但女朋友對男朋友好呢?係恩賜。當好多女仔千方百計諗緊點樣「令到」男朋友可以做啲比自己足以喺姐妹們面前曬命嘅行為嗰陣,佢地又有冇諗過好好咁對自己男朋友呢?

一次又一次的致電,換來一句又一句的機械式錄音。終於你扔下了手上的電話,在單獨一人的房間中大叫一聲——思念、愛、恨、緊張、害怕,只有歇斯底里的叫喊才能釋放你心裡的情緒。呆望著天花,你回想起你們由當初情意綿綿的對話,到剛才最後那不堪入目的對罵。你不禁想起「如果能回到以往」或者「我真的不應該這樣」,只是一切已成定局,後悔只能換來難受,沒有以外的作用。

我跟他先走了,再見

在夜場的電音節拍下,她很快就進入了這狂歡的氣氛當中,而他則是在一邊的位置上與一兩位朋友聊聊天說說笑,然後不時望向她的方向,確保她相安無事。酒過三巡,人間妖域除著時間愈接近深夜而更見熱鬧,夜店中的舞池早已擠得水洩不通。他們已經無法像當初一樣閒聊,即便大家都在耳邊大聲吼叫,依然要三分靠聽,七分靠猜的去理解對方意思。

偷食都要揀地方先得架

男嘅有個天后級唔介意你成世人冇嚟出色,女嘅有個公認娛樂圈清泉男肯認你做女朋友,偏偏兩個都唔知足,係要繼續偷食尋求刺激。泊得好碼頭都唔識珍惜,要偷食都唔肯比多少少腦去諗下要點食同埋衰咗嘅後果,而家落得如此下場,唔通你怪肥佬黎啦喎?

大學成日強調自己好著重學生發展自己嘅批判性同獨立性,但就成日用自己本身嘅優勢去吸引學生向對大學同相關學科靠攏。咁樣係咪即係代表大學生唔洗讀書,只要識擦鞋,只要識做大學身後嘅應聲蟲,就可以順利畢業?

童顏冇你諗得咁正

我有個朋友啱啱喊住咁打比我,話佢又一次失戀。講一講佢份人先,又冇港女格、又唔爛玩、仲識煮返幾個好餸,不過最後一個唔少人覺得係優點嘅地方偏偏就係佢大部份失戀嘅主因:童顏。佢嘅童顏唔係「比真實年齡睇落細幾年」咁簡單,而係今年都廿中嘅佢每一次去馬會買六合彩或者同朋友落酒吧飲嘢都一定會比人查身份證——冇錯,係「每一次」。

以前我個FD喺自己屋企鍾意坐邊就坐邊,瞓喺梳化打機又得,喺床用電腦做嘢又得。但自從佢女朋友搬咗嚟住之後成日都招呼佢啲朋友上嚟玩,唔單止侵犯咗我個FD依個戶主唔少空間,有時連梳化都冇位佢坐,想坐客廳地下都比女朋友話佢阻住條路。我個FD有同依位女朋友反映過,但佢又話每日只係固定叫三個朋友上嚟玩,個個都經佢批准過又係自己人,叫我個FD包容下佢地咁話——雖然間屋明明就係我朋友嘅。

兩個人在某個點上交匯,要維持這段感情就算不必一直交疊,最基本都不能相差太遠。你為了對方去改變成長,當你達到了當初的要求,轉眼間對方已經有了另外的標準。你不斷追趕對方的要求,不斷想跟對方能在當初一樣甜蜜,卻在多次追趕之下終於趕不及了——你們的感情完了,兩條線早已天地北,一個追不及,一個等不了。

暖水

曾幾何時,我聽到有女仔講「病咗都淨係識叫人飲暖水都唔識關心人」,但當兩個人唔係一齊住,透過電話除咗叫你飲暖水休息多啲都真係冇咩可以做——你估有咁多情侶真係住喺對面,五分鐘行到去咩。

以往小時候,一班同學在放學後跑到附近公園玩捉迷藏或者到籃球場打上半天籃球,玩到大家都大汗淋漓後互相告別回家;又或者是回家玩Online Game時打個電話作三人甚至四人會議,一同組隊戰鬥至某某要吃晚飯或者家人高聲斥責才甘願完場,雖然花不上一分錢,但那種快樂卻是實在的。

剛巧,我遇見了你

我們沒有開口說一聲「你好」,或者當作視而不見的擦身而去。我們都肯清楚大家在對方心裡留下了一些感覺:愛、恨、快樂、傷心,也許還有一點點遺憾。只是當所有感覺混合在一起,一時三刻我們都沒能作出反應,結果造就了如今的局面——沒話可說,卻無法灑脫離開。

唔再係謝師嘅謝師宴

有一班玩得埋嘅同學,加埋值得多謝嘅啊Sir,再去一個中學生都仲可以負擔得起嘅地方食飯,我諗依個先係謝師宴應該有嘅意義。

裸辭後的悠閒

昨天,我正式離開了我工作了一年半的公司,這也是我自畢業踏出社會工作後的第三次裸辭——我從未試過找到下一份工作後才跳槽的「工駁工」。

出軌的男人

他很明白自己還是愛著女朋友,只是這段接近十個年頭的愛情已經失去了當初的情趣,千篇一律的性生活也有點乏味,所以當經歷了第一次的出軌過後,那種禁忌的刺激與完全不一樣的胴體更是在每個晚上不自覺的回味著,就像是毒品一樣。

頁 1 / 9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