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言地
毛言地
毛言地
你有多久沒去找自己的理想?搏殺一天,回到家,倒頭就睡。 無言,只因生存太累。談理想?妄想; 毛言仍言,只因理想,本就是「理應去想」 http://www.facebook.com/MaoYanDe

身為住喺沙田嘅居民,我覺得我出現喺新城市廣場真係好正常,特別係當我想買支酒返屋企嗰陣。我好鍾意過City’Super 睇下有咩酒可以買,紅白酒又好清酒又好,因為我可以問嗰度啲人有咩介紹,而通常佢地都會揀到支幾好嘅比你。如果撞正Promo做酒仲可以試埋,總好過百佳買支赤霞珠之後飲唔落口。

政府不知所謂就緊架喇,如果佢夠貼地,真係咁了解民意,我諗都唔會搞到今日依知景況。

中國市場的糖衣毒藥。

十四億人口,巨大發展潛力,只要有能力的公司都會希望在中國市場得到甜頭,那怕只有丁點都足以讓公司肚滿腸肥。只是許多公司都有著他們的理念,格言都會隨著進入諸多限制的中國市場而被迫放棄,就像Blizzard一樣,為了避免得罪中國而嚴懲表達己見的香港玩家,最後迅速造成世界各地的玩家不滿

早幾日朋友Send咗條片比我,係吸煙與健康委員會出咗隻叫《無煙生活》嘅戒煙歌。我一聽即刻心諗「邊間教會」,即時起哂雞皮,個感覺係比肥媽嘅「啊!!!」同汪阿姐嘅「經過那些年」仲可怕。我知醫生嘅職責係確保市民健康,叫人戒煙戒酒做運動係佢地份內事,但而家香港個環境點睇都係催淚煙有害過食煙下話?近期大家睇住新聞係會有啲抑鬱,想睇下膠野笑下好正常,但都唔會係想聽依隻歌掛?

警察成日話自己係正義,出嚟反抗嘅只係小數,其實有好多市民撐佢地。但點解每次佢地出嚟,唔理係太子定太古,九龍塘定九龍灣,我地都只會見到由示威者到市民清一色用粗口屌柒班警察?點解去到邊都冇人歡迎佢地?點解少數我就每個鏡頭都見到,多數就從未出現過?

在某個機緣巧合的情況下,我找到了一間在台中開始救助流浪貓狗,最近更在台北設店的中途之家餐廳 浪浪別哭 ,被他們的理念及決心吸引

「駿駿乖,而家時間仲早,警察叔叔唔會出嚟架。」

話咁快就九月,莘莘學子返學嘅日子,佢地依幾日先突然醒覺「係喎,我仔女點算」然後急急腳話要政府保護自己班仔女唔好喺學校比人恰?做人老豆老母做到咁都算失敗。咁怕有報應你又打得咁開心?你打人仔女又有冇諗過人地老豆老母?

大約九點半,我仍然身處喺新城市門口前。依個係申請咗不反對通知書嘅地方,直到十一點前,喺度集合嘅人於法律上係絕對合法。我一路聽住唔同地方嘅最新消息,間唔時亦會行入新城市涼涼冷氣。入面嘅人有運緊物資,有繼續上去沙田站嗰層幫手,氣氛凝重,但尚算安全。

和平理性非暴力嘅人數夠多,係創造氣勢嘅一大功臣;勇武自製防具企喺前線硬食所有攻擊嘅勇士付出最慘烈,被黑警報復式檢控亦以佢地為最多,但正正因為有佢地,一大班冇反抗能力只可以出嚟行嘅市民先可以喺依個抗爭入面相安無事。再加上醫護、唱聖詩念佛經嘅宗教人士、運送物資嘅一眾市民,律師同社工用專業知識同職權之便保護大眾,先可以造就依個繼雨傘後最有希望成功,最為民心所向嘅抗爭運動。

由黑警事前喺IG嘅興奮宣言、過程中追到落地鐵站噴胡椒水、每個地鐵站出入嘅人都當犯咁搜身、十幾個追打一個送水市民、到清場後嘅勝利式大合照,每一件事都證明緊黑警根本冇人刻當過市民先係佢地要保護嘅人。佢地恨不得對所有抗爭嘅香港人有槍開槍,冇槍就亂棍狂毆,總之可以令到市民身上留低傷害就係佢地嘅目標,仲要自己身上損小小都夠膽話係戰績,唔夠仆街都唔會做得出。

有人傳日本可能會取消香港嘅免簽待遇,而依點對香港人嚟講係慘過一切——雖然好明顯係假消息(暫時啦,香港咁玩火法咩都有可能),但總算證明到香港人針拮到肉係知痛嘅,只係喺樓價人工生活壓力下佢地都仲忍到扮到瞓,直到可能影響到冇得即飛日本佢地先起身了解下個香港咩事。

會Gel甲嘅通常都會係依幾個類型之一:蒲開、飲開、玩開。當然如果你都係抱住今晚有酒今朝醉嘅心態,或者你自問你能夠食住依幾類型嘅女仔,你要去馬緊係冇問題;不過如果你自問係個情竇初開小男孩,或者夜晚十點就眼瞓或者唔飲得嘅,Gel甲嘅女仔對你嚟講個難度真係幾大架。

曾幾何時,佢同好多未玩夠嘅男仔一樣會喺蘭桂坊等地方搵食,但好快就覺得落得去蒲嘅女仔都有一種俗氣嘅感覺。雖然佢自己都唔係話想拍長拖一生一世,但大家都有自己個人口味,散拖都唔一定要搵MK妹架係咪?就喺佢開始厭倦去蒲同時又想搵個地方去識女仔嘅時候佢收到一張朋友嘅囍帖,然後又比佢喺嗰次識到一個啱佢心水嘅姐妹拍咗一排拖,自此之後人地嘅婚禮就變成佢個另類搵食場。

食個豆腐都得罪你啊?

女權最矛盾嘅地方就係佢地所謂嘅目標係要女性唔再弱勢(雖然我唔知弱喺邊啦吓),但每次出嚟抗議或者自覺被迫害嗰陣,將女性塑造成最弱勢嘅永遠都係女權本身。每次都話女性被壓迫,每次都話社會冇將男女一視同仁,但明明大眾都冇做過啲乜,只係女權拉低女性嘅能力然後話女性比人睇少,你一質疑佢就係霸權,唔尊重女性,然後你身上就會多咗一堆罪名。

唔知點解,當有一班女人圍埋一齊,曬命就好似係一個基本動作:男朋友愈破費,做嘅事愈骨痺,身為女朋友嘅佢地就愈有曬命嘅價值。男朋友對自己好固然高興,但香港有一個好扭曲嘅價值觀:男朋友對女朋友好係一定要,但女朋友對男朋友好呢?係恩賜。當好多女仔千方百計諗緊點樣「令到」男朋友可以做啲比自己足以喺姐妹們面前曬命嘅行為嗰陣,佢地又有冇諗過好好咁對自己男朋友呢?

頁 1 / 1012345678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