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言地
毛言地
毛言地
你有多久沒去找自己的理想?搏殺一天,回到家,倒頭就睡。 無言,只因生存太累。談理想?妄想; 毛言仍言,只因理想,本就是「理應去想」 http://www.facebook.com/MaoYanDe

有你個膊頭,已經好夠。

做男人就係死要面,就算幾攰都唔可以投降。而且最近忙住做嘢已經陪小咗女朋友,難得有個夜晚準時收工可以同佢睇戲,我點都要盡下做男朋友嘅責任。食完個飯我同佢去郎豪坊嘅戲院睇戲,雖然係攰,但好彩部戲冇乜冷場,我總算可以清醒咁睇足全場。只係精神唔夠反應慢咗,有幾個笑位Load唔切,個個都笑但我就冇反應咁。完場之後我同女朋友離開個商場,係條街慢慢街一陣先再搭的士送佢返去,依個係我地嘅習慣。

當我們變得不再適合

也許曾經只要二人穿著同款的帆布鞋,同一樣圖案的衣服,她就會視你為一個願意為這段關係付出的人。但現在她希望要的是一個承諾,一個會為未來打算的他,即使只是說說也好,女生希望聽到男生會把自己放到男生未來日子當中,成為對他而言更重要的存在。她不介意繼續穿著同一款帆布鞋,但這只是二人感情間的情趣,不是一個「Must」的條,也不再是一個讓自己得到安全感的方法。

遇到咩男人都會鬧嘅女人

啊X小姐喺同學聚會入面係咁講佢啲比仔煩嘅經歷,開口埋口都踩緊男人,完全冇理過在坐嘅我同另外兩個男仔感受。如果唔係大家讀埋同一間學校,咁啱第一年第一份Project個Miss編咗我同佢一組,我諗我同佢都唔會有交流。因為對佢嚟講每個想識佢嘅男人都係想同佢上床,個個都只係隻狗公。係嘅,佢係幾靚女,又識打扮,初初見到佢真係幾吸引,不過一相處落嗰種性格真係頂佢唔順,如果唔係依個聚會,我諗我都唔會再同佢同檯食飯。

正所為江山易改本性難移,要一個男人為咁你去改變真係唔易,但同時都代表會為你改嘅男人真係將你放喺一個好重要嘅位置。

一切以感覺為先的愛情當中,誰對誰錯,又有誰能決定?

舊同學聚會散場,同老死又喺分岔口分開行,依一刻得返佢自己一個。冇半點孤獨,冇半點難過,佢只係覺得好攰,攰到連負面情緒都冇能力去浮現。一個人有幾空虛寂寞凍,拍拖有幾開心幸福,對佢嚟講都唔再重要,返正單單星期日夜晚出嚟食個飯大家飲兩杯,未散場佢已經覺得好攰,唔想再諗咁多。

對我嚟講食評係可以透過食家嘅文字將成餐飯重現喺你眼前,你會感受到每一道菜係咪真係好食,令你有衝動親身去試一次,而唔係而家嗰啲咩「好鮮好彈牙」同介紹「三個鐘百幾蚊任食好抵」嘅分幾鐘短片。冇錯,雖然而家個個都鍾意睇片,但猛烈南瓜寫嘅文對我嚟講先係香港少數,甚至係唯一仲可以睇嘅食評。

唔係個個都啱揸車。

揸住架車嘅人好大責任,除咗車上嘅人條命喺佢手上,通街嘅人都係一樣。但好多人視人命如無物,邊揸車邊用手拎住電話傾已經係等閒,酒駕、藥駕、未瞓醒就揸車通通都係害死人嘅行為。當然有人會話未出事前冇人知司機會咁做,但香港嘅法例對揸車整傷,甚至害死人嘅罰則係輕得可怕,當你害死一個人,你只需要罰啲錢,坐兩三年就可以出嚟做一條好漢。唔單止啊,你仲可以繼續做一個司機,繼續揸住你曾經殺過人嘅工具穿梭香港大街小巷。

其實加熱煙宜加嘅情況猶如當年政府將賭波合法化咁。賭外圍波嘅一直大有人在,你唔比賭波合法,只會益哂班外圍波檻。比馬會做先有得監管,班賭仔有認可嘅博彩途徑,政府可以收稅,又可以打擊外圍,咪皆大歡喜囉。同樣地,加熱煙係香港已經愈來愈普及,睇先達嘅去貨速度,我估至少有3萬用家。政府唔比加煙熱合法,唔通佢地會唔食咩,只會繼續幫襯農夫,又或者轉返食普通煙囉。

因為健康理由、信仰、個人口味而唔食某啲嘢係好正常。我啊婆信觀音唔食牛,伊斯蘭教唔食豬肉;有乳糖不耐症唔飲得奶,花生過敏唔食得花生;我唔鍾意食雞子,我有朋友唔食切咗片嘅像肉。因為尊重我婆婆,每次同佢食飯我都唔會叫有牛肉嘅食物,但佢每次飲茶都會問我食唔食山竹牛肉。依個先係正常,互相尊重大家飲食習慣而做出嘅舉動,而唔係強迫人地要去跟你嘅飲食習慣。

各花入各眼,大家口味唔同,你鐘意才女乖乖女當然冇問題,但同樣MK妹姣婆一樣可以係一個「好女朋友」。咩為之好?其它方面我唔敢講,但感情上嘅好只需要佢符合到你所需就得。可能你鍾意你女朋友出街露膊露腰當街同你痴纏唔要面,你唔好旨意一個「好女仔」會比到你,反而大家口中嘅MK妹可能會啱哂你心水。

五個人圍半圓坐低,研究今日小組討論嘅題目《一夜情是否一個觸犯道德的行為》。望望其餘四個人,睇嚟除咗我同個三號女仔係貪得意報考,其餘三個都真係中學生。三號嗰把淺啡色長髮自然咁散落喺兩邊膊頭,配埋化咗淡妝嘅面孔,唔洗出聲都足以影響另外三位學生哥。點解我咁肯定?佢地平均每三秒就望一望個女仔,點樣專心去諗一陣講乜?

好地地叫雞唔得咩?

你以人道、慈善、救援等等咁光環咁人性嘅身份去到,居然迫受助人做啲最嘔心最可怕嘅行為去換取佢地本身就應得嘅嘢,仲要係靠咁多人捐嘅錢,包括埋飛過去張機票都係我地比(係啊,我有份捐架屌)。原來做慈善機構咁撚開心,唔單止公司包叫雞,仲要係迫啲良家婦女下海,然後做你地機構旗下員工專用嘅洩欲工具。

有啲酒吧好啱幾個朋友坐低傾計係真嘅,好多女仔都係用依個理由去說服自己男朋友放行;但有啲任飲場,劈場真係可以比蘭桂坊更淫亂,特別係搞生日Party依啲咁多人,個個Friend搭Friend而嚟嘅地方。而好多口講出去同朋友飲兩杯嘅女仔最後都會嚟咗依啲Party,最後就喺男朋友乜都唔知嘅情況下派出一頂又一頂嘅帽。

難為咳神去到依一刻仍然喺聲明入面處處維護住依位港女,話大家一直都有問題解決唔到,唔好咁多猜測,留番啲空間比佢地兩個。咁嘅舉動夠唔夠好男人?但係點解港女依然要離佢而去?因為愛情從來唔係睇你好唔好人,只係睇你滿唔滿足到佢當下想要嘅嘢。就好似你返學想放假,但放得耐又掛住學校咁,當一個女人留喺一個好人身邊太耐,佢想要嘅或者就只係單單偷情比佢嘅刺激感。到某一日刺激不再又想要返平淡幸福日子,港女可能又會覺得咳神先應該係自己真命天子。

當你搵咗個空姐做女朋友

唔係我有偏見,每次香港有啲咩慾照流出啊,綠帽事件啊,唔少女主角都係任職空姐,無論係最出名嘅蘭桂坊港女、國泰空姐當值食肉腸、定係最近發生嘅100毛街訪素人,全部主角都係空姐,如果要用職業去計派帽比率,空姐極大機會出現喺三甲之內。

頁 7 / 1012345678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