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雨地
楓雨地
我 , 有 兩 個 我 ; 無 電 視 果 陣 時 係 理 性 的 ; 做 緊 成 龍 果 陣 時 係 感 性 的 。 我 只 希 望 , 有 一 個 世 界 , 那 裡 有 你 , 有 我 , 讓 我 們 盡 抒 心 中 情 , 直 到 永 遠 。

告上水居民書

者也是一名土生土長的上水人,少時多遊走於新街市,食飯、自修、暑期工幾乎都在這棟大樓裡。今日上水石湖墟的淪陷、商場店舖連鎖化,使得上水小店被迫壓縮在新街市、順欣、龍豐二樓的話,那將會是上水的悲哀。曾經,上水也以小店特色引以為傲,今日卻盪然無存。所以,上水需要一場社會運動!

表白不表白,問你自己

有人會提議你表白,別讓能一起的機會溜走。當你真正喜歡過一個人,你會想覺得今生無悔,到最後能否在一起,至少我曾經也爭取過。也許,你最後懷著這個心意,向她表白。緣份對的話,那個人,就是她;緣份不夠的話,自問也盡力了,也是無怨無悔。

曾經,我們都寫過的Blog

翻起咸豐年前自己寫過的Blog,總會找到一些年少時的稚氣、天真、單純。有些事,有些想法,今日回憶起,原來多麼可笑。曾幾何時,你發現自己開始有一些想法,一些想做的事,一些重要的人,開始出現在自己的篇章內,有些事,是你現在在做的事;有些人,是你現在最掛念的人。

「叫春」文的意義

自Middle開始,乃至孤泣、鄺俊宇,近年我所認識的作者,多為寫治癒系成名的。而這些治癒系散文,也有人稱為感情post、失戀文,甚至叫春文,各有說法。自己作為一名讀者,這些叫春文的出現,實有其存在意義,而不止於為作者的謀生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