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瑪高
利瑪高
利瑪高
塵世中一隻迷途小羔羊,深信努力向前行,一定會找到出路。

做PR,即係溝女

功與否並唔係用你投放左幾多金錢、份禮物有幾貴重去量度(筆者註:如果金錢係溝女唯一量度標準既,送粒10卡鑽石比條女咪得囉,駛咩咁複雜啫),而係女方眼中你所做既事,符唔符合佢既要求,岩唔岩佢既Feel,你所做出嚟既形象係咪符合佢心目中想要同需要既慾望。同理,PR亦都一樣,當一件負面事態發生,出一份聲明唔單止要清楚表達自己立場,更加需要考慮呢份聲明同後續行為,會係公眾心目中發揮到咩形式既效用,建立到邊類形既感覺,係認同阿定係反感? Back to 狗狗被車撞死呢件事,MTR所發既聲明,先假設佢地所闡述既係事實,但係份聲明入面,亦只係得「事實」既成份係入面,完全無留意到閱讀既人、關心呢件事既人會有咩感覺,會有咩想象。呢點正正係MTR今次係公關傳訊入面所犯既最大錯誤。

泛民到底仲有咩可以輸?

你佔中搞公投;我反佔中搞簽名,你有網上投票;我又有網上簽名,你要留身份證號碼阿嘛?我又留一個比你囉,縱然心水清既人都明白,反佔中一方係技術上故意縱容重覆簽名、虛假簽名,意圖推高參與者人數,但係都係個句,普羅大眾又有幾多人心水清?又或者有幾多人願意客觀分析事實?你可以話周融班友低莊,但係咁樣正中佢地下懷。

政見唔講,單純以廣告論說,頭先提過個三個廣告確實做到傳訊工作入面既基本條件:易明、入屋,搵一班演員扮市民,強調「一人一票=普選」,搵班學生強調普選要符合基本法原則,用幾十秒時間確立左「特區式普選=一人一票、合基本法」,簡短得嚟又易記,仲要搵埋肥媽教煮餸做比喻嚟洗你班港豬腦,將爭議性極高既問題完全忽略,港豬們根本唔需要記得普選既定義,只要記得肥媽教落普選好似煮飯仔咁,要就晒全家人口味,唔可以你話減肥就大晒話晒事,最緊要和和諧諧、河河蟹蟹,係你屋企負責玩煮飯既阿媽或者老婆個腦入面建立到呢一種意識,呢幾個廣告就已經好似好美X髮彩既效用咁樣,得左。

故事講述民主黨籍眾議院多數黨黨鞭Frank Underwood(Kevin Spacey飾演)係候任總統Garrett Walker(Michel Gill飾演)拒絕履行競選承諾—任命Underwood為國務卿後,如何利用手中人脈、職權、謀略,向所有背叛過佢既人進行比報復更大既行動—登上總統位置,滿足自己作為政客對權力慾既渴望同野心。


不設找續的商業道德

政黨同政治團體搞花市唔係唔得,細佬作為一個細細個就受資本主義文化熏陶既資本走狗,一路都覺得sell products係最有效籌募到經費同達到傳訊效用,呢個亦都係商業活動裡面最根本同最實際既功能。

再見了,MSN中的朋友

聽到我連MSN都不知是甚麼的她嘟起了小嘴很卡哇依地說了一句「咁蠢架」就轉身走了,正當那些年還是繼續毒得很可愛的小弟在想MSN和很蠢的關係時,她在街尾大叫了一句:「十分鐘後打比我,我教你個傻仔點用!拓!海!」那個天使般的笑容,就這樣殺掉了我人生足足十年的光陰。順利成章,三十分鐘的電話,你一言,我一語,天使的笑容成為了我第一個好友,每天見面之後繼續MSN的情況佔據了人生大部份的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