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倫
瑪倫
瑪倫
任職銀行PB 界。願來生化成神風,翱翔天際。

問題之核心,是香港人應該怎樣處理壓頂外力?回顧香港歷史,最近例子應數太平洋戰爭日據時代,日軍要求華人領袖協助統治,兩個鮮明對比-周壽臣與羅旭龢,「緘默」﹑「(消極)抵抗」﹑「懷疑」﹑「無奈合作」等立場的微妙,直接決定日後局勢丕變能否翻身的關鍵。周壽臣頗為消極,有一著名事蹟:日軍詢問如何改善日本形象,他回答不要隨地便溺,所以戰後仍能維持地位。羅旭龢就不同了,是「無奈合作」還是「通敵」,戰後英國政府開檔案清算其戰時行為,雖然無被起訴叛國,但自此永不錄用。

薪俸過高,害死勞工

教師跳樓哄動全城,特立獨行的肥仔亨發表評論,認為教席永續和薪酬過高才是悲劇源頭。

梁國雄上訴喪失立法會議員資格案件,最近被上訴庭駁回。這位金文泰中學輟學校友,發表與其學歷相乎的司法觀念,他說:呼籲法官勇敢,上訴至有兩名外籍法官的終審法院,將有可能勝訴。又叫「法官不為民做主,不如回家食蕃薯。」

可以削減香港人口之餘,更防範中國移民以各種手段入境侵害香港資源,例如,在公屋屈蛇及往醫院看診。或許有人批評毫無人道,話說在前頭,香港擁有批准拒絕入境的主權,旁人豈能說三道四?吾人亦絕不關心中國移民及中港家庭生死存亡,現在是中國殖民要消滅香港民族,豈能坐以待斃?

去到六四,諸君應有所聞在此略述。當年最早支持學運的,是四五行動及學聯,社會賢達默不作聲,不想變成激怒共產黨的反動勢力-歷史非常諷刺,他們才是本土派的始祖,幾十年後雨傘革命老調重彈——後來在杜學魁(即杜葉錫恩丈夫,曾經參加上述貝納祺設立之革新會,六十年代成為市政局民選議員,叱吒一時的社會運動先鋒)威脅退出下才支持中國民運。李柱銘不是什麼領袖,時代半推半就登上頂峰,什麼民主之父?!隔岸觀火才是看家本領,六四如是,七八十年代中國民運如是,先進托佬起事慘被排擠,主流門派後知後覺名利雙收,世人只識司徒華李柱銘,不知吳仲賢劉山青,香港歷史不公,欺人太甚。

學生選擇「蒼傲」這個親中組織,又有什麼問題?學生會是要競爭的。港大學生會從來不是民主派或本土派的關愛座,七十年代初它本來是國粹派重鎮,今日眾所周知的梁錦松﹑蔡素玉﹑崔綺雲﹑程翔﹑陳文鴻﹑劉迺強﹑陳毓祥等,就是國粹派成員。親中組織敢出選﹑能勝選,是一次當頭棒喝,問題不在他們的厚顏無恥,反而詰問為什麼本土派缺席了?是不是被政權連番打壓,心灰意冷變成犬儒主義?假如屬實,在此勸喻本土派退出舞台,不要丟人現眼,政治不是失敗者的競技場。為什麼什麼年青一代不再支持?

取消中港家庭入住公屋資格

中港家庭的形成,始作俑者是經濟條件欠佳的香港男人,無法迎娶本地女士

台灣總統蔡英文,回應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所謂「告台灣『同胞』書」,指出台灣絕不接受一國兩制。香港元旦遊行,有老人家高舉「只有兩國﹑才有兩制」的標語。在中港鬼話連篇的政治世界,得聽人語實為奢侈。

美中兩國角力,香港逐漸成為美國眼中釘,從科技貿易以至國家安全,美國逐漸清算香港過去罪行,港美兩地外交基礎及其法律,開始受到動搖。

「烈士後代﹑政治成份好」的郭襄及峨嵋派,與「社會賢達﹑名門正派」的飯民不相上下。儘管身世顯赫,從復國大業而言,旁門左道的明教才是中流砥柱,江湖武師﹑一介女流殊不足道。正教人鬼難分,少林窩藏成崑,武當宋青書﹑華山派鮮于通殺害同門﹑崑崙何太沖夫婦恩將仇報。峨嵋三代郭襄﹑風陵﹑滅絕一事無成,後者人格偏激,揮動倚天劍到處斬殺明教,實際延緩歷史﹑專搞破壞,滅絕師太一定收了蒙古人錢做漢奸﹑走狗﹑賣國賊啦!

香港人的雙重性格,不止八九十年代,現今愚民俯拾皆是。大雄飯民惡貫滿盈,當出現問題時,他們竟敢厚著面皮說:為何無人站出來對抗大雄飯民?大有人在,不過香港人貪圖安穩,厭惡變革,每次含淚投票,政客愈養愈惡,敗局愈踩愈深,民生不行唔在講,爭取民主或守護一國兩制?Sorry都是偽命題啦。

西方對中政策出現範式轉移,不是engagement,也不是containment,而是近乎衝突confrontation的格局。有些落後形勢的公民社會論客,還在懷念鄧小平韜光養晦,還在塗脂抹粉一國兩制。川普輕人權自由,重商貿利益,西方指導思想乃打殘中國威脅,凌駕於芝麻綠豆的香港一國兩制,更因為它是中國門戶而滅之絕之。切勿小看西方決心,近日美國嚴厲貿易制裁土耳其,該國貨幣大瀉及向卡塔爾救救,這種凶狠西方面貌前所未見,再用以前那種和平共存道德掛帥已經行不通。還有,美國是否信任實際親中的民主派,他們不被西方視為自己友大有可能。

獨派首領陳浩天,於香港外國記者會發表萬眾觸目的「香港民族主義」演說。

梁天琦盧建民出獄之時,「少年子弟江湖老,紅粉佳人兩鬢斑」,過期海鮮,也未可知。

泛民食客,害死煲呔

梁振英同志半途殺出,曾蔭權實際上被食客擺上枱,無端變成權鬥棋子。有聽過劉細良節目,應知他信奉運用建制內部矛盾理論,堡壘從內部攻破,成功的有蘇聯葉利欽,失敗的有中共趙紫陽。這個理論陰險地方,在於推別人去死,自己旁觀等待收割,等於六四事件香港人捐錢考察,中國學生陣前送死,事後移民走佬咁仆街。鳩噏當秘笈的劉細良,根本就是害死其前度上司的第一戰犯。

主持人將雨傘革命及暴力串結起來,陳浩天回應這條問題最為失色。他說明民族黨集會宣傳等和平手段,好像企圖與暴力劃清界線,真是如此又何必支援魚蛋革命義士?比較理想的做法,首先強調香港身為被害者的角色,不是鼓吹暴力,而是採取一切可行手法,對抗中國殖民者,以淡化正當施行手段。大家可以說,這是語言偽術,係又怎樣?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