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洛
尹洛
喜歡寫詩。

奶茶,識飲一定走甜

初試飲那走甜的奶茶,嘩,不得了,苦到不行了,完全不是想像跟習慣的味道。我記得我苦著臉像喝廿四味似的勉強將其乾掉。之後的好幾次,我都爭扎了好久,想著要不要走甜,還是要少甜算了。但那時的我不知哪來的毅力,決意所有放進口的液體都要無糖,於是乎又試了幾次。這幾次感覺還好,可能是有了第一次的經驗,覺得沒有苦味,不過當下還是覺得不太好喝。

我(和大部分有志考政府工的人)必須承認,多數的政府職位薪酬真的十分吸引。就拿每年都有得考又好很多人走去考的EOII二級行政主任為例,2016年起的起薪點是二萬八千多元。兩萬幾蚊啊大佬,試問除了專科如醫護等的人,有多少個能一畢業(或畢業只有幾年)便有這個水平的薪金?Fine,我知自己井底,又或是你真的很叻叻豬找到有這個薪酬的工作,但現實是,很多大學畢業的人,他們所做的工作與其學歷完全不成正比,更不用說薪酬,以及世上_街的老板是何其多。政府工是一個保障,一個在(近乎)任何情況下都能保證自己份糧有(大致)跟上通脹的工。

上帝總是帶走善良的人

在他沒有回覆我訊息超過一天的時間後,我收到他的短訊。正確而言是他家人的短訊,說他入了醫院,進了深切治療部。我得到的消息是他情況不算太壞,康復過程會很長但沒有生命危險。但我跟你說不擔心是假的,始終病情不重的話不會在ICU。那一刻我真的想立刻買機票飛去看他;不過在跟他交往不到一年的情況下,又不太想麻煩到男友的家人。他們的焦慮一定不比我的少。因此我決定視乎男友病情的發展再作決定。

當想到這塞車之旅將很有可能是我最後一次搭23號,就覺得很可惜和不捨。想想看,當年未進大學前來InfoDay搭的都是23號。平民又無知的我,在這之前根本對所謂半山的高尚住宅區和高貴的香港大學一竅不通,23號巴士是個媒介,成為我第一次接觸半山和大學的渠道。透過巴士的大窗,我總算能一窺半山的模樣,看看半山的人與物與街是怎樣的不同。沿途看到的小店,和多條從大路延伸開去的小路,絕對勾起了我的好奇心,也促成了我進大學後一下課便用腳去探索他們。

在對西、上環只有極有限認識的情況下,我決定第一條步行路線索性沿著23號上山經過的路1來走。從港大東閘出發,沿般咸道往東行,走到堅道再行至中環半山電梯堅道出口處下山到中環。這條路近乎都是平路,可以很輕鬆的走完,上完一天的課後走這條路也不會覺得很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