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時零分
凌時零分
凌時零分
因在凌晨時有很多寫作靈感因而改筆名為凌時零分。文筆差,出文慢,喜歡開無數的坑洞虐待自己。

自從鄭婆婆的喪禮後已有一個月,這一個月來我都食不下嚥,我總是想著應如何替婆婆她找到伯伯,這個月內我問遍了以前的老街坊,可是沒有人知道伯伯的消息。

過了不久,鄭婆婆又來光顧我的餐廳,這次是我給她下賬單。「呀發請給我兩杯菠蘿冰。」

「夫妻本應共患難,同甘共苦的。」雖然她是笑著回應,可是在她的眼中我看到她的堅定。

「Eric我只說最後一次,我們結束這段關係吧!我累了,我找到男朋友了,想跟普通人一樣談戀愛,結婚和生子… …」

呀中從小就喜歡音樂,中學的時候更參加了不少歌唱比賽更獲得不少獎項。而且他的夢想是想當一名歌手,但可惜呀中的父親不喜歡,他父親是一個傳統的人,他只想呀中踏實的做人,想他找一份穩定的工作因此經常吵架,有一次吵架更氣得暈倒。

「喂!我交了男朋友喔!」我像平日一樣拍打著你的背,裝著興奮揚起僵硬的笑臉道。可是當你聽到我的話後,像是感到難以置信,一動也不動地呆在原地。難道你認為沒有男生會喜歡我嗎?所以驚呆了?

原本我以為他知到「靚仔」是什麼意思才走到蔡老頭那兒,把他所點的東西價錢寫到賑單上。怎料他竟然不知道,還以為客人在叫他。可能因為他從小在外國長大,對香港文化不熟悉才弄出這笑話吧。

「喂!我交了男朋友喔!」妳用力地拍打著我的背,興奮地叫道。

王老伯每次都笑她吃法奇怪,笑言不會像王老太一樣吃一個蛋撻都這麼麻煩。

「是哪一個警察這麼厲害,可以把那個犯案多次都能脫身的犯人繩之於法呀?」好姐一邊低頭看著報章,一邊喃喃自語。

在跟Zoe 遊戲的第二個月時,我跟Angel 已發展地下情,所以我對於這場遊戲的勝算十分有把握。在最後一個月時,我都趁著最後的時間,都會找空經常跟Zoe偷情,不想浪費最後的機會,幸好Angle 對於我經常說忙碌,不能跟她約會都沒有多說什麼,只會很體貼地說沒關係,小心身體,不要累倒。

Zoe 舉起酒杯,喝了一口Manhattan 道:「我想玩一個遊戲,在3個月內你絕對不能愛上我,如果你愛上我的話你就輸了,那麼我們的關係亦完結。」

在中學的時代,我們總找一些方法令自己看起來不太俗氣。把裙子縮短、不扣頸喉的扣子、穿著大一碼的灰色外套等等… …我們會覺得這些幼稚的小改變會令自己比較好看。

記得以前讀幼稚園嘅時候,老師為左令我地認識植物,體驗一下大自然嘅奇妙同生命力嘅奧妙同過程,就派左每人少少綠豆同一粒蠶豆比我地咁多個同學仔,叮囑我地要畫圖記住植物嘅成長過程,係一份好有趣嘅功課。

我花了十分鐘才理解到自己發生什麼事了。昨晚,我跟認識了十年的好友上床了!那個由初中認識,口臭毒舌閒時都會說一些話氣我,逗我的王豐晉… …明明以前曾經同房都沒有做過任何事,但我跟他上床了!

「妳覺得被佔了便宜的話,要不跟我以結婚為前提交往?跟你結婚我沒所謂。」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