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
動漫評論|次元新聞|民主政治|電腦科技|關注音中|網頁製作 @kagamitam.com

七一 你會在哪?

對那些哈韓和師奶,說什麼都似乎是廢話。RubberBand最後選擇辭演又怎樣?這個短短四小時的音樂節本來就沒多少樂迷是因着本地樂隊而來的吧。甚至這些哈韓族,即使出演的韓星理解到這個Show 是維穩性質,奇跡般的辭演,又如何?一樣會選擇留在家中,或是與友人出去唱K食飯睇戲,對吧。

進擊的動漫與政治

先前提及《AM730》主要提及和衆多網絡評論人提出的,大陸猶如巨人入侵香港,一開始有人甚至認爲作者是以香港和大陸關係爲創作藍本,也有更多人指出這種觀點的問題所在(最重要就是時間性)。將香港人代入劇中圍牆內的人類,只是單單的「角色代入」,對號入座,各自表述;而韓國傳媒所指作品是形容中國與日本的國際關係,還有「讚揚軍國主義」等等的觀點,卻並非對號入座,而是推測作者的觀點。批評韓國「混亂猜測作者意思」的,大有人在,但是,這正正就是所謂「作者已死」的道理。

進擊的兵庫北 - 花澤香菜

首先對應標題,先送上一副「進擊的兵庫北」爲題的改圖。實際上,雖然很多人中上「香菜毒」,不過有更多人不喜歡花澤香菜(稱爲 「香菜黑」),於是香菜一次在綜藝節目上略崩的笑容就被一些香菜黑不斷惡搞。小鏡經常會在社交網站Google Plus上見到這類惡搞香菜的圖像,亦有一個專門惡搞香菜的羣組;大陸彈幕視頻網站AcFun亦經常以官方的名義去惡搞香菜。有些人認爲並非香菜本身的問題,而是香菜迷太煩人,甚至有些香菜迷連香菜的聲音也認不出。不過比起聲線相對比較單一的香菜,其他變化更多的聲優或許更難認出,小鏡認爲這只是對聲優認知不夠深入的問題罷了。

前陣子的Secret Page風潮,還有好幾篇載於輔仁媒體和破折號關於學生會的文章影響下,「校內民主」成爲了其中一個熱議話題。有人認爲學校是一個小社會,那作爲普世價值的「民主」是否也適合於這個小社會當中呢?。談到「校內民主」,筆者首先想到的會是一個遊戲 - 《戀愛與選舉與巧克力》(日:恋と選挙とチョコレート)。

爭取校內民主的中學生

與香港一海之隔的澳門,一如網絡無界限的特性,和香港一樣最近流行Secret Page。以前亦提到過獨裁學校不喜歡Secret Page,澳門氹仔坊衆學校其中一位匿名的學生就透過本站所提供的Secret Page 代管服務,委託本站代管該校的Secret Page。在代管的同時,看到了其中幾則投稿都是關於一個名叫「F.C.T 學生民主聯盟」的專頁,勾起筆者的興趣,以本站的名義對他們進行了訪問。「學生會成員是由老師欽點,不但沒有民主認受性,而且任期是至到該成員離校為止」。因避免校方打壓而匿名的專頁管理員在Facebook上接受了本站的採訪。

秘密與回憶

似乎Secret Page風氣未止,舊校的Secret Page算是姍姍來遲,終於五月爆了出來,四天已獲得四百餘讚好數和近四百條「秘密」。雖遠不及數千Like 的各大院校Secret Page,但對於一所人數不足一千人的中學來說(暫忽略小學部),似乎人氣亦不算小,至少不少同學都感興趣,繼續把一包又一包的花生打開。

學生會?

由一開始不爲人知,直到全校大多數人支持後,除了創辦專頁的人一一被學校高層個別約見之外,學校高層亦透過全校早會等多人的場合,多次暗示這種「搗亂性質」的活動不會有成果。當時其中一個方法,據悉直到現在仍然有所使用的方式,就是透過「聖經真理」,嗯,沒錯,是透過他們悉心翻查並引述的聖經真理,企圖用「屬靈的感動」讓我們停手,頗有高教主的行爲作風(高教主與我舊校的關係亦甚爲密切)。最後我們當然沒有成功。

所謂「虛淵出品,必屬精品」,這回自稱「對這個世界愛的深沉」的虛淵老師搭上星際題材,這是暗示着他所愛的世界不單單是限於地球,更要傳遍宇宙麼?(誤)於是一連兩日將已經播出的部分四月新番看完之後,又步進餘下的時間都在坐臥不安等待着下個禮拜更新的循環了。而當中《翠星のガルガンティア》(下稱:翠星)這部新番特別引起我的留意。除了因爲編劇是虛淵老師外,動畫製作商Production I.G和題材(宇宙歸來×機戰×獵奇)也讓我加倍留意。暫時不負所望,《翠星》首二話也相當不錯,成功把我拉進每週跪坐等下週更新的循環。

再談中文字幕組

字幕組商業化壞與否,不由得我一人去定論。俗語有曰「世上沒有人喜歡廣告」,不少人亦不能接受在電腦上看動漫的時候,與在電視上一樣有廣告的話,字幕組的觀衆就只剩下追求發佈速度的和本來的所謂「腦殘粉」,某種意義上表明透過廣告的商業化必定失敗。澄空慢慢步向商業化並無不妥,然而在豬豬字幕組商業化當初,澄空的人曾經口誅筆伐,說豬豬字幕組「無愛」「滿身銅臭氣」之後,到今天卻慢慢步上同一條道路,實在可笑。

基督「村」遊記

離開了繁華的香港,來到紐西蘭第二大城市基督城已經快三週了。基督城面積與香港相若,人口卻相差好幾倍。數據上來看,香港的總人口7,136,300人(2012年年中),人口密度達6,544/km² 。而紐西蘭第二大城市基督城,總人口390,300(2010年6月),人口密度只有863.5/km²。單看數字絕對不能感受到基督城的荒涼程度。簡單來說,去找最近的店鋪,需步行約30分鐘。有些人更戲稱基督城爲「基督村」。

中文字幕圈的點與滴

讀到思兼《談動畫翻譯》一文,突發奇想,希望將筆者在字幕組工作的經驗,將民間的翻譯工作當中的過程帶給大家。(利申:筆者曾於豬豬字幕組論壇部工作,後來曾轉到ACGMTHK字幕組(臺灣)、DHR字幕組(臺灣)、SAKURA CAFE字幕組(三地)任職分流、現因紐西蘭網絡太爛的問題已辭去所有分流職務,轉職繁化及網頁設計工作。)

悠閒中、吵鬧裡

在下午兩點到四點這個時間,這絕對是老人們的時間。更時值考試時期,小學生和中學生也沒兩三個。唯一的學生,在桌上也擺放著一大堆書本在辛勞複習。而拿著筆記本、穿著普通T-Shirt的我,有點像在打報告的學生,也有點像在工作的網絡工作者。可惜我兩者也不是,只是微小的一個旁觀者。

港傭治港

對於接二連三發生各種問題的梁振英政府,我實在不懂為什麼有些人會主張「包容」他們,說什麼不是「聖人治港」。由小學開始老師已經在教導學生誠信是如何的重要,傭人欺騙僱主,這罪大惡極,立即「炒魷」,遣返原居地。政府欺騙市民,一樣罪當「炒魷」。今天他們誠信破產,掩蓋自己犯法僭建的事實,他日他們一樣可以欺騙市民,私吞稅金等等。你放心付錢去僱用一個會欺騙你的政府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