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花先生
鏡花先生
鏡花先生
只是一個喜歡寫作的人而已。寫作範疇以動漫為主,但時而會寫寫對音樂、小說、影視以及遊戲等東西的感想,還請多多指教!

想當年那套得獎的內地動畫《心靈之窗》,根本是直接用「影印道」把新海誠的《秒速五厘米》搬字過紙地重描一遍了。現在這個《巴啦啦小魔仙》也不過是模仿了人家的《光之美少女》而已,其實真的是有進步了。

supercell的青春群象

回顧以上的三首作品,不難發現ryo在創作以「青春戀愛」為主題的樂曲時,借用的其實都是日本流行文化的相關作品中最常見的元素-觀星還可能比較少見,但像夏祭跟櫻花,卻一定是日系青春劇的必備的元素。身為外國人,如果你問我甚麼東西最能代表日本的春天和夏天的話,我第一時間也會回答這兩樣東西吧…嘛,雖然當時supercell在歌曲的創作題材上比較缺乏新意,又不停自我重覆同一條作詞套路;但正如我在上文所說,青春主題+輕快曲風+甜美聲線這樣的配搭實在太過完美,所以也難怪大家都聽得很高興,不會覺得膩就是了。

我是問為什麼「現在都拍不出」,而不是為什麼香港拍不出這類的電視劇。因為事實上就是早在90年代,香港的電視台早就拍過以商戰及人性為題材的「爭鬥劇」了,而且還要是相當經典的作品。這裡所說的電視劇就是《大時代》了。小弟是位90後青年,《大時代》播映期間我還沒有出世。但這套劇的經典程度,在於就算你沒有正式看過一遍,但或多或少也會知道其故事是在說甚麼-至少我知道主角叫丁蟹,還有故事以股票市場中的爭鬥為主軸。

《紅蓮の弓矢》不但歌曲本身動聽,歌詞內容緊扣作品主題外,甚至還達到帶動作品本身的人氣的效果。以 tie-up的角度來看,也算得上是首相當成功的作品吧。能夠寫出一首如此成功歌曲,其背後的製作人當然也不是甚麼省油的燈。一手包辦了此曲的作曲、編曲跟作詞工作的,就是著名的作曲家 Revo了。Revo 最為人所熟悉的,就是由他主理的音樂團體 Sound Horizon。

《進擊的巨人》的故事,講述世界上突然出現了名為「巨人」的怪物。巨人身型龐大,破壞力驚人,人類在對上它時往往只能無力地被殺害。為了避免遭到巨人的攻擊,人類只好在自己居住的城鎮內外築起三道圍牆,讓巨人無法進內。於是,人類就此生活在一個被巨人的恐懼所支配,也被圍牆所困,猶如囚牢般的世界了。

這就要說到高垣彩陽學歷了。和很多女聲優的出道方式不同,高垣彩陽並沒有就讀過任何聲優學校,而是直接通過選拔賽獲得進入聲優事務所的機會,最後並藉此成為職業聲優。高垣彩陽的學歷,是於音樂大學畢業,而主修的則是聲樂。所謂「聲樂」,就如同學習怎樣用樂器演奏樂曲的「器樂」一樣,就是一門學習怎樣用人聲演唱歌曲的學科。這就是為什麼我會說高垣彩陽的歌藝一定是眾女聲優中最厲害的一位了,因為人家可是專業地學過該怎樣唱歌啊。

我只是覺得同樣都是愛情電影,相比起那些單純也單調地在販賣甜蜜感覺的「情人節電影」,看這套情節及對白富詩意,感情描寫也深刻而細膩的《秒速5厘米》,或許會是一個更好的選擇而已。如果是情侶二人一起看的話,在為男主角的遭遇而感到苦澀的同時,不妨也緊握那坐在你身邊的伴侶的手。這樣的話,或許你就更能夠明白自己現在是多麼幸福了。

當香港社會到達了一個最動盪的時刻之時,就連一向被認為「情歌氾濫」的流行樂壇,也能像這樣生出一些蘊含政治意味,為當時的社會作標誌的歌曲。畢竟所謂的流行文化,其實某程度上就是一個反映當時社會生態的風向標。就算香港樂壇早就被「愛情」這個主題所佔據,流行曲早已由初戀到失戀都唱盡。但只要政治的風吹得夠強烈,強得我們都不得不去面對它的時候,屆時就自然會有歌手站出來,用歌聲唱出屬於我們這個年代的心聲了。

隨著時間流逝,在個人對動漫的喜愛已經不如以往般熱烈的當下,我反倒得到以另一種角度去重新檢視動漫的機會。至今我仍然堅持「動漫迷」並不一定是「宅男」的想法,但與此同時,我卻開始明白到動漫這種作品,確實是和電影及電視劇等類型相近的作品有著根本性差異,而導致喜愛動漫的人更容易與社會脫節,或是被社會視作異類。接下來,我將會分享一些個人通過和其他同屬動漫迷的朋友討論而得出的兩點想法,以說明上文所述的情況的箇中緣由。

在現今世代中會上網的人多的是,人人都可以是一個所謂的「網民」。所以我們很難單單藉著「《天與地》獲得很多網民支持」這個觀察,就此一概而論劇集的支持者主要是屬於那一類人。但至少,我們能從「《天與地》收視低迷,但在網上卻極具人氣」這點上,歸納出以下的兩點結論:第一,就是此劇的支持者大都並非一般慣性觀看TVB的劇集的家庭觀眾。第二,就是此劇的支持者大多於網上十分活躍-而這就是《天與地》能在「一人一票」的制度下能力壓一眾高收視劇集,奪得「最佳劇集」寶座的主要原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