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妄齋
無妄齋
無妄齋
是非忘所以,黑白觀自在

事態嚴重,既涉及郭家輝私隱,泳總、奧委會名譽,乃至於代表香港的運動員選拔公平,公眾利益及知情權,何以竟由當事人私下道歉了事,而非堂堂正正地召開記招,解釋事情來龍去脈?還有,不同機構及個人能否先全面瞭解事件經過,整合說法,才一次過公開交待,以免你一言我一語自相矛盾,引發更巨大的公關災難、信任危機?

職工盟勞工權益基金

「勞工權益基金」並無甚麼正式的成立手續,僅將2013年碼頭工人罷工時的籌款所得,放進一個銀行戶口;存於戶口中的錢,因指定了特定用途,就從此稱作「基金」,如是而已。是故所謂「基金由成立至今四年的銀行紀錄」,並非職工盟於銀行開設了一個基金,而祇是職工盟單方面稱一個銀行戶口內的存款為基金罷了。假如該戶口內沒有不屬於該「基金」的金錢進出 (這完全依靠職工盟單方面的自律),那麼該戶口的月結單就可當作「基金」的結存記錄。

唾面自乾的黃碧雲

事後,黃碧雲遭受輿論嚴厲責難,頓成眾矢之的。一方面,她一反議會常態,包攬平素反制「拉布」、縮減議事程序佔時的角色,成為撕碎議事抗爭行動的罪人;更自詡親北京陣營不敢出手,「急市民之所急,笑罵任由人」,一副捨我其誰的態度。

牛角、傳媒、港男港女

事件真相之所以180度反轉,究其責任,傳媒必然先行。他們是最有資源和責任查明事件,取得第一手資料,再行報道;若然其後查明有錯,則必須及時訂正報道。可惜,傳媒操守早已敗壞,成了急於追求Eye-catchy_Stories的嗜血鯊魚,罔顧是非曲直,報道愈Juicy愈Sensational愈受歡迎。

李: ……係咪要認錯,若果你以七警作為一個例子,香港有健全嘅司法制度,邊個話呢個七警有罪,係法庭,係咪?但係亦有上訴機制,大家都接受嘅。若果佢上訴其間,將來得直,警務處長出嚟道歉咗,點呀?追返,「哎吔,我道歉錯呀」咁?係咪呀?大學裏面,有一個學生犯咗錯、犯咗法,校長出嚟道歉,跟住學生上訴,話佢無罪,校長點呀?「對唔住呀我兩個月前出嚟道歉錯咗」喎。

你即使頻繁與心儀對象約會,但永遠走不出「懲罰」的圈圈,得不到對方的愛,就似兩條平行線,一直守候在對方身邊,彼此卻無交集之日,無疑是錐心泣血的折磨。正因如此痛苦,逃離困局就成了坊間許多愛情文章書藉探討的話題。

利市

有網友就指出,呢個係臺灣規矩,講的不是香港情形云云,但是否有根據,講解者也不盡不實,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最後,又變成口同鼻拗的問題。

中國政府之所以由前途談判其間開始認定美國插手香港事務,其中一項根據是美國國會不斷透過立法干預香港。一切始於1984年4月24日,共和黨藉眾議員JackKemp向國會提交決議案,支持香港公民的自決權

其實青政同本民前發言或展示計畫的時候,你會發現一個根本的邏輯或次序上的衝突。青政不時強調「手段」,做事方式,所以會多談地區工作、政策倡議,何以主張民族自決,也是透過這個手段達至最終目標,即是「那四個字」,可能現在不能說;本民前習慣則不同,他們由目標講起,進而推導至手段。這是我們在提出構想及政見,各自組織先天上的決策順序,但不影響最後我們要走的方向。

本土派雖然挑戰固有政治組織而漸成氣候,但暫時未有足夠實力承接由泛民主派流失的支持者。要持續發展,必須開闢新戰場:晉身議會。

新東補選真贏家

基於是次由本民前作為出戰代表出選,故此也經選票肯定而奠定其地位——新東的江山就是由本民前負責攻取。選舉的宣傳不但對選舉有利,往後他們在社運表現也更受注目,而今次所得選票也成為他們的行動基礎;而且所得的集體支持,不但惠澤本民前,也對曾積極參與助選的組織在9月各選區的經營,有極大幫助。

旺角大戰後的溫和派進路

除了公民黨派出律師協助被捕者、同時又發表聲明割蓆以外,一如上述,反對派政黨與傳統社運圈不約而同地「各打五十大板」,針對暴力行為批評,重申理性力量,卻缺乏相應行動,在變故當中沒有扮演任何調和的角色;令許多抗爭者甚至旁觀食花生的市民,會覺得大學生組織及「熱狗」把照顧被捕市民的責任延攬—即使行動本身他們並無策劃,涉嫌參與者亦屬零星。

這場分獎禮,本質就是一場對《毛記》的大型市場推廣,針對較年輕受眾的特徵而舖排,再透過活動本身及跟進的傳媒報道、觀眾口碑建立特定形象。以軟性文化及次文化為主軸的傳媒不在少數,然能夠貫穿新舊世代參與其中而不覺違和,再得到讚賞的,則甚少,其較溫和觸及時政的面相,在如此政治氣氛下仍得到不少贊助商青睞,更是難得。

向大學開刀,梁振英玩火

根據Now新聞報道,據指梁振英在一些閉門場合以大學資源充裕為由,呼籲商界勿向大學捐款,若有餘財可捐助科研以至中小學,席間各大院校校長及商界人士為之譁然。此舉不禁令我想起歷史一則。

IS一路以來係透過極端伊斯蘭主義思想維繫成員,除咗本身組織以外,亦會從外部吸納,於是乎組織自此化整為零。祇要你Endorse佢嗰套,就可以自製炸彈、購置槍械行事,我形容為有點像「特許經營」——一係,你係散步遊勇或潛藏組織,但服膺IS理念,做咗單嘢成了死士,IS就追認你,攬單嘢上身;一係,你本身已經係浮面的武裝組織(例如索馬里青年黨Al-Shabaab),同IS結為盟友,共享國際恐怖大茶飯。而呢種方式,亦係IS呢個後起之秀逐步超越Al-Qaeda的主因。

「不道德」

某日,村內酒吧來了一位身長五尺的陌生客人。鎗手見獵心喜,出言相激,然而浪客不置可否。鎗手火大,決意要挫敗他,開始出言侮辱,時而譏笑人矮貌醜,時而嘲諷鎗枝陳舊、衣衫襤褸,恍如喪家之犬云云。浪客聽罷種種,卻是不發一言,繼續低頭喝酒。

頁 1 / 8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