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妄齋
無妄齋
無妄齋
是非忘所以,黑白觀自在

臺灣成個綜藝圈根本無好好咁將電視、網視同YouTube_Channel的優勢結合,知道借網絡的勢但捉到鹿唔識脫角,成日愁市場變不出錢但又唔敢投資落去培養市場同開發新媒體,想的就祇係「如何爭取打入對岸龐大市場」-而唔好意思,連最「好打」兼成功喺北國落地嘅黃金節目《康熙來了》,都因為蔡徐二人離開而到今年尾要摺了。而蔡康永呢?而家正不亦樂乎地幫對岸新媒體芒果TV(湖南衛視分支)主持《百萬秒問答》了。

若然咁多瓣人都係講多過做毫無實力的話,咁挑通眼眉的街坊,就自然會揀餅仔派最多的。呢個就係灣仔區議會「民主實驗」失敗後親建制派大舉回潮的主因,之前都講過唔重覆。返返去睇,青年新政打告急確實無用,洗樓亦一定唔夠有政黨同夠地區椿腳嘅嚟,甚至簡單講所謂傘後組織可能連保安都唔放你入去。被人後來居上,道義上當然係後來嘅唔著,但形勢比人強,都係無可奈何地認命。

亮星服鉛,延年益壽?

服食又叫服餌,主要係內服外物,透過口腹同外部自然界進行物交換嘅方術,換言之就係所謂「人體煉成」。而究竟服用啲乜嘢?葛洪所著《抱朴子》內篇有《仙藥》,講的就是服餌,以《神農四經》為本將入藥材料分為上中下三品,其中「上藥」即升仙之藥,據講服用後能「令人身安命延,升為天神,遨游上下,使役萬靈,體生毛羽,行廚立至」,成為偉大嘅魔法師(誤LOL)。

最近大家應該發現坊間執了好多藥房,開返食店,咁係咪轉而用美食就可以吸引外國客呢?香港既為金融中心,但滬港通以至未來的深港通,好多資金為了賺快錢,會持續流入大陸。本地的創新技術,都被紐西蘭追上來了,缺乏創意與競爭力,所謂的「可持續發展」,不轉弱才怪。

北國的消防編制,乃從屬於武警,換言之他們是軍人。但其服役年限有異於終身職的幹部,僅需服役兩年,其主因是節省開支,因為要訓練及聘用專業消防員成本太高(如香港消防員需於學堂培訓三年)。是以他們根本不可能累積足夠經驗,處理重大事故,就連較先進的裝備也不會使用,僅能如雷鋒式的救災,白白犧牲性命。

無論是新舊版本,日人在處理這一段歷史上甚為忠實。由於故事是以軍人、內閣及天皇為本位,展現彼此的愛國方式,所以不能硬將沒有提及他們的戰爭罪行簡單視為「隱惡揚善」、「美化戰爭」,從新舊版本那場聖斷投降君臣同哭的場面,可窺一二。

奪命鉛案

「市長黎士懷表示,政府初步結論得出『出發邨』食水含鉛量超標,係因為部份水喉接駁位使用含鉛嘅燒焊物所致,同時關於預製件問題,無證據香圳造嘅喉無事,香圳以外嘅有事。有關當局將會採取兩項措施,包括直接從天臺水箱引水到各個樓層,方便居民取用臨時供水;另外凡住戶單位以外的明喉凡有使用含鉛燒焊物的位置,將會安排即時切除,並以正確方法接駁。另外,政府跨部門小組會向住戶提供健康檢查,有需要的話將安排適切治療……」

以下為我們翻查當年事故資料所得,目的並非要指控當年誰是誰非,也無意勾起當事者的傷痛。相反,是旨在透過重溫事件經過及法庭紀錄,為讀者提供較為完整的說法及根據,並寄望從此杜絕坊間的主觀臆測,以正視聽,還世間一個公道。

張潤衡的水煎包

既然張擁有心理輔導的專業及接觸傷患的經驗,理應聽聞過Kübler-Ross_Model,描述的是當人遭逢巨變或災難以後,心理上經歷的五重階段:否認隔絕(Denial)、憤怒激動(Anger)、討價還價(Bargaining)、抑鬱頹喪(Depression)、接受現實(Acceptance)而由於上述階段有機會反覆出現,故此當醫護人員面對傷重甚至絕症的患者,縱使他們內心如何難過,但在病人當前必須保持冷靜,描述病情也會較為婉轉,讓他們在思緒平靜下來以後的漫長康復過程中,逐漸接受現實,並由身邊親友加以扶持。而對親屬好友的關懷亦然,直接叫他們「面對現實」,令他們在迷茫中陷入更深的黑暗,從來不是好方法。

後政改時代:七一前瞻2015

民陣、學民思潮及傘後團體於本月14日組織「全民拒絕假普選」遊行至立法會外舉行「滾動集會」,原設定目標為50,000人,結果據主辦單位公布僅得約3,000人參與,其落差之大,除反映民陣等傳統社運統籌組織的號召力急遽下降,更嚴重的是集會雖不設遭公眾詬病的歌唱環節,但「朝桁晚拆」式集會無法凝聚人心。倒是由親建制人士策動的「數字軍」比「雨傘族」人多勢眾,佔據了整片示威區令反對政改的市民淪為碟旁的配菜,即使學民學聯等呼籲到場聲援,也不過杯水車薪。

21世紀「族群」的內容變化,早就脫離純粹以血緣劃分的樸素民族主義,而是以價值及主體性的認同為核心。是以雖然有「異族血裔」參與其中,他們彼此也是戰友,也是我們的兄弟。這正好顯示香港的族群觀建立,不論本身出生於甚麼國家、族裔,也可透過不懈的努力,成為本港的一份子,包括原契丹國民,也是一視同仁,而基於這項前提下的身份肯認,才是真正的兼容並蓄,而非盲目的大愛包容。

大會的學生們呢?在集會燒了本書,慷慨激昂地講幾句,找人寫點小感想,就儼然成了所謂「後政改時期」的民主進路了。不禁問:世間有那麼便宜的事嗎?食人家口水尾的事,可以諒解,但你們自己的主張與實踐,究竟想好了沒有?當時雖然金鐘佔領尚未完結,李卓人循例提出修訂,泛民議員卻集體杯葛議案投下棄權票,請問現在自命擁有自主意識的學生,當時又有否著力推動、事後批評泛民的犬儒鄉愿呢?時至今天,又會否追究泛民缺乏承擔的責任呢?

震是年長之男,兌是年少之女,長男居上而少女從之,喻意女子嫁歸從男,而「歸妹」所指的乃係青春少艾未待夫家迎娶旋即急切自行投奔夫家,女先於男,在中華傳統上是失卻婚姻之禮,有乖倫常

這項安排的核心,全在於承託人及受益人,前者應為專門經營信託管理的公司,後者則大有可能為蔡(或其另立公司)本身。受益不作派發而全歸傳媒事業,大概可理解為公司有盈利而不派股息,但由於不能以同一間公司同時兼營授受的角色,因而股份受益人必須由另一個人或公司(可為空殼ShellCompany)擔任,也就是說,「左手交右手」而已,頂多就公開帳目對照而知道盈利去向。

你班友依舊沉迷8964圖騰上曬腦,時空同背景比較分析=0,有幻想無實際,重衰過拎臺灣太陽花學運嚟比。再者,由包圍特首辦畀人大到、十一衝金紫荊廣場又怕血腥鎮壓,一路講講講,結果解放軍未見,香港未出現半位「烈士」,而你哋到今時今日已經跌破一地眼鏡碎,都重未肯發完大中華學運夢-那邊廂「和平佔中」都終於肯認衰收皮鳥;

陰謀過盛,徒招重覆失敗

公眾及佔領者的主要質疑,是針對有個別人士藉運輸物資、人道救援、阻塞通道之名,以「協商」為用,意圖拆除鐵馬瓦解防線。早前陳健民、李卓人分別提出要在金鐘佔領區開放「人道通道」方便傷病者救援,看似合理。但事實上在反國教集會期間,市民大舉包圍政府總部及立法會,同樣出現有人不適狀況。當時我與身邊留守戰友旋即移開鐵馬,讓出通道予救護者通過,事先並無預留所謂「人道通道」,由讓路到返回靜坐的過程卻有條不紊,可見根本無需畫蛇添足。讓出通道的結果,反而是削弱防線,為警方攻堅造就便利,弊大於利。

頁 2 / 8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