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妄齋
無妄齋
無妄齋
是非忘所以,黑白觀自在

先食為快:Jamie’s Italian

食物尚有進步空間(而我亦相信佢哋會不斷調整),服務態度相當好,用料全部非大陸入口(菜蔬好新鮮,下次要試吓沙律),環境氣氛一流,價錢更祇係同意粉屋之類差不多(銅記平均每人消費$200左右,都差不多了罷?),計落係物超所值的-Thus問我我肯肯定會回頭幫襯。呢條路線喺銅鑼灣呢片英雄地,應該站得住腳

迄今性傾向歧視尚且未成為法例,未來同志爭取婚姻合法化之路祇會更形艱難。這項議題近年突然躍上政治舞臺,既源自同志晉身議會並為平權奔走呼號,亦得力於性別平權組織經年的努力開花結果,鼓勵社會上愈多人勇於承認同性取向;與此同時,保守傳統婚姻制度及宗教團體對此現象極為反感,甚至懷有敵意,基於他們堅信同性婚姻恍若動搖社會安定,一旦開始商議立法的可能,必將成為本港政治的「第三軌」(Third Rail)-一旦碰上,注定不能善罷甘休。

藝術本身未必充滿巧思,但必須是透過作品真誠地與觀賞者對話,端視乎創作者的表意手腕,與有否為此傾注心力。即使其創作內蘊乃至動機未必能夠言喻,甚或觀者未有足夠的經驗智慧瞭解,但作品本身就立在此間,呈現的面貌任由受眾直觀地以不同的視角探究。共同感通之有無,並不需要過於依賴創作者加以言語述說,或瞭解創作歷程歷史背景等元素,除非你有志投身藝術事業或是深度愛好者。

民國八年(1919年),北大學生上街了。胡適多年後回憶道:「一個常態國家,政治的責任在成年人,年輕人的興趣都在體育,娛樂,結交異性朋友;而在變態的國家,政治太腐敗,沒有代表民意的機關存在,那麼干涉政治的責任必定落在青年學生身上。變態國家的年輕人為政治,不但要犧牲自己的學業,興趣,最後可能還要犧牲生命。」以上這段金石良言,不僅振奮人心,爾後亦滋長成中華學運中的革命養份。但五四的時意義及精神已有頗多前人議論過,今天就談點別的五四故人往事。

頂禮膜拜 天朝心態

平凡的出使,卻成為史上最著名的外交禮儀事件之一。馬使至中國後所遭遇一大難關,是覲見高宗的儀節問題。因為在中華帝國,從來「陪臣」勤見皇帝,均須行三跪九叩之禮。他認為若然遵從,則等同大英帝國被視為滿清屬國,失卻國與國之平等,堅持不允;大清朝臣卻以為祖宗禮法不可廢,而且洋使不執禮是為桀驁不遜,故更要以儀禮治夷人,教他們「一到殿廷齊膝地,天威能使萬心降」(管世銘《韞山堂詩集》)。

「Holy shit!」在不同的語境底下,顯然具有受冒犯而辱罵回擊、或者惡言相向的怪責之意,而非是王教授所言「不是辱罵人的說話」,甚或祇作「Holy shit, thank you」之類驚喜感激的解釋方為合理。在此無意評價黃同學是以甚麼態度對待衛衣字眼,而其真實感受至此亦僅可訴諸惟心,但按通行的解釋重新審視,在感嘆讚美抑或蓄意羞辱官府之間,大有可議的餘地;莫小看區區一個辭,箇中分歧未必是你能想像的。Holy shit, that’s hilarious, isn’t it?

兩黨共派出十七位代表「無限期絕食」,以絕食明志,喚起市民對普選的關注,試圖突破困局。初時確實得到部份社會人士呼籲接力參與。然而所謂的「接力」固然消失得無影無蹤,就連本來參與絕食的「重量級人物」亦相繼退出,一如《十個救火的少年》。有網友翻查各傳媒報道紀錄,大部份參與絕食者最多堅持五天已告退出,截至四月十二日下午四時,僅餘三位成員

嘉義農林之所以能夠參戰甲子園,必先奪得全島冠軍。人哋在結尾係輸日本嘅頂班賽事,係各地區賽勝者之間嘅較勁,而且每隊勁旅一路走來百折不撓,在場外日夕訓練,在場中用血淚汗水換取勝利,而非大吹甚麼階段勝利的阿Q精神論。陳文錯用馬後砲,以最終輸掉比賽高舉「體育精神」,但完全無視人哋未輸前一路搏命打,未到最後一分鐘都唔放棄任何一球,連對方教練都因而盛讚;從來唔係一開波就成班球員柴娃娃快樂耍球「釣勝於魚」,專注過程體驗而不重視結果。

擁有電腦及智能電話的朋友,生活中大概已離不開Facebook。而當見到有趣或說中心事的分享,亦情不自禁地會按下「讚好」—一個姆指竪起的小圖標。而因為工具之便,祇要身處有網絡的地方,我們隨時隨地可發放訊息,由是資訊爆炸一發不可收拾,來不及看但又不想錯過的東西就以點讚權作書籤。故未閱按讚「Like咗先講」的狀況愈見普遍,亦間接造就了「9 Like」之風盛行。

雖然在宣傳的言辭及手法上我不盡認同今次「驅蝗行動」,而理念及目標亦有可資商榷的地方,但他們的行動擺脫過往以政黨或大聯盟為首的社運框架,體現群眾力量因為網絡互動而放大,不再是過往由傳媒壟斷話語權,一面倒地以「和理非非」為由反對示威。此役也許是無心插柳,但任何為本土社運進路探索更多可能的舉措,我是樂觀其成的。

此卦乃以勤勞互勉。邑社舊,可革新;井清冽,不可廢。寡飲不盈,眾飲不涸;往來汲取,無人相爭。無損汲具,則吉而無凶也。井水湧上,用而無窮;德不居功,故曰剛中。若是:水汔乾、繘繩敗、瓶桶破、惰於取用,乃不知及時惜福,是以凶也。而以瓶桶汲水,勞取而後得飲,井水雖富,手口不動,則仍如天地間無水也。

My Robert Go Recipe

整Robert Go ((編按:大家應該知道即是蘿蔔糕)),其實唔難,各師各法。見到人地阿媽的分享,心血來潮,以下介紹自己蒸糕的方法,做法簡單味道好,送禮自用保證唔會失禮。

雞佔中環,人又如何?

雞農無心插柳,既無商討復未公投,拉隊一佔之下,政府立刻派出代表談判。雖略嫌有勇無謀,然示威堵路之技均為社運人士嫻熟之套路,關鍵僅在運用是否得時,及能否癱瘓要衝產生威脅罷了。此役雞農動員不多,效果卓著,固因官府驚懼「群雞亂舞禮賓府」,亦因雞農堅決之勢不可當也。反觀書生引領之「佔領中環」行動,連日協商宣傳,決心未見,倒是面臨民主黨及真普聯的內憂,乃至港府及中共的外患,不斷綏靖姑息,對方藉諮詢步步進迫但仍堅持要待政府報告出臺方謀定後動。所謂不進則退,久聞樓梯響無人下樓來,自然沒有人會認真當一回事。

施政變撕政,扶貧不扶貧

即使審核標準較為寬鬆,新移民家庭亦能夠免除居住年份而受惠,有傳即使擁有自置物業亦可豁免資產計算,但對未蘊含於基本家庭條件(計畫申請以至少二人家庭為準)甚或揚棄工作制度者而言,如未婚母親或群居的低收入青年,究竟有否必要提供長期金錢補助?美國的賺取所得稅抵免(Earned Income Tax Credit,EITC)尚且因計畫將亟待援助的年幼子女、主婦和退休長者家庭皆摒諸門外,引來公眾非議。試問僅以家庭為單位籌謀,對於不屬於此類區間的弱勢人士,談何社會公平呢?

略談元旦電子公投

是年元旦,佔中行動趁民陣遊行之際,同步就普選議題進行全民電子投票。雖然戴耀庭教授聲言這次試行僅為累積經驗,協助市民熟習投票程序,而負責計畫的鍾庭耀教授則稱是回並非民意調查,然而在政圈及學家仍著力分析投票結果之際,相對地政府則對結果冷淡,回應指參考價值不大。何故出現這種落差,並非單純出於社運人士指斥的政府妄顧民意,而是從動機以至方法均存在缺陷。

在上世紀六十年代的美國,正是面臨困境。由於醫療資源嚴重短缺,技術乃至醫護人員亦不足,因此醫院的倫理委員會每天被迫要應付醫療道德上的兩難:當腎臟透析機會開放時,篩選配額有限的名單,安排條件合適的病人接受透析治療(洗腎),而且大家也知道除非有換腎的可能,否則未被選中的病患將人將會命不久矣。牽涉其中的當事人,把此類重覆且重要的決定無奈地稱為「扮演上帝」(Playing God)。

頁 3 / 812345678